轿车快速行驶在乡间小路上,前方出现一座村子。

    车子缓缓开进村子,我把头探出车窗,询问一位骑着电动车的阿姨:“你好,我想问一下,纪瑞书先生家住在哪?”阿姨仔细看了看我,又歪头看了眼车里的叶媄诗回答:“你找老纪啊?他们家是大户很好找!顺着这条路往前走,第一个路口往左转,山脚下的房子就是他们家!”我道了声谢,车子再次启动。

    根据阿姨的指示,我们来到一处硕大的宅院,虽然在乡下,但这家宅院明显比同村的房屋阔气许多。院门开着,院子里到处都是农户收获的果实。我们提着礼物,缓缓走进院儿里……

    “家里有人吗?”叶媄诗边走边大声询问着。房子还是死一样寂静,她提高嗓音又问:“你好!有人吗?!”这次屋里有了动静。只见里面走出一位妙龄女子,这个女子妙龄到说她是初中生,都会有人相信。我走上前询问:“请问,这是纪瑞书家吗?”

    女子点了点头,有些迷茫的看着我们。“你好!我是樊星,她叫叶媄诗,是我媳妇儿,我们前几天给纪先生打过电话,说要登门拜访。”我指了指身旁的叶媄诗。

    女子恍然大悟:“我记得!我记得!他和我说过,快请进!”

    我们跟随她来到屋里。客厅很大,不过家具却少得可怜。墙上贴着几副画作,每幅画底部都有类似的签名。女子把茶水放到我们面前说:“他早上出去办事了,估计呆会儿就能回来。”我和叶媄诗有些沮丧的对视了一眼。我随即转移话题,指着墙上的画问:“这些都是纪先生的画吗?”女子点了点头回答:“嗯,有些画都拍卖出去了,这几幅是他比较喜欢的。”我看着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作,仿佛置身他勾勒出的、似有似无的景象之中。“哇!不愧是大师啊!你爸爸好厉害!”

    女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突然尴尬的笑起来。“我是她老婆!”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她。叶媄诗忙打圆场:“我老公不会说话,没人愿意和他聊天的!”

    纪瑞书老婆笑了笑说:“没关系,很多人都认为我和老纪是父女,毕竟我年纪小嘛!”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了汽车鸣笛的声音,随着一阵脚步声,纪瑞书从门外走进来。看到我们从沙发上站起身,他有些惊讶。他把手中大包小裹的东西交给他老婆后,示意我们坐下,随后问:“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没提前打个电话。”

    “我们给您打了,但一直关机。”

    纪瑞书好像是刚想起来似的,慌忙喊他老婆给手机充电,而后又把头转过来说:“既然来了,就在这儿好好玩几天吧!一切都由我来安排!”

    还没等我们回答,他冷笑着,自嘲式的说:“当然,这村子屁大点儿地方也没什么好玩的,比不上你们城里啊!”我看了眼叶媄诗,她也扭头看向我,此时我们的想法应该是一样的……大师就是大师,连脾气都和普通人不一样!

    就这样,我们在他家休息了一晚。我这一觉睡的不是特别踏实,对于我这种敏感神经的人来说,只有睡在自己床上,才会有安心的感觉。

    第二天,我们早早起床。在吃早饭时,纪先生像是毫不在意的,把一个U盘放到桌上。“这是你们要的资料。”我有点儿惊讶,尽管我知道他一直在卖关子,但还是说了些客套话表示感谢。

    饭后,我迫不及待的把资料传给安宏天。当听到回信说一切办妥之后,我长松了口气。

    “终于完事儿了,咱俩这趟算是没白来。”叶媄诗靠在我旁边打着哈欠。

    “昨晚都没睡好,一直在想,要怎么向纪先生开口……”

    我有点儿吃惊:“你也没睡好啊?我以为你睡的挺好呢!”“看样子你也没睡好啊!”她瞥着眼看向我。她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听说这村子山上有温泉,一会儿去看看?”看我没回答,她问:“你想什么呢?”我叹了口气,看着窗外郁郁葱葱的山丘,内心忐忑无比。

    我们辞别了纪瑞书和他妻子,纪先生并没有过多挽留。相比那种虚伪式的寒暄,我更喜欢他这种“令人讨厌”的处事方式。

    不得不说,泡温泉真的可以放松神经。这个季节是旅游旺季,但这个温泉就显得比较冷清,可能是因为在乡下的缘故吧!不过这里的服务员服务态度还算不错。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微笑,这种微笑服务现在越来越屈指可数了。

    我们从温泉里回到客房。房间也是按照东北农村格局设计的,虽然朴素,但非常整洁。我简单梳洗了一下,再次回到房间,正看见叶媄诗慌忙的合上电脑,眼睛一直躲避着我。我擦着湿头发调侃着问:“干嘛呢?!在看成人电影吗?给我看看!”我从后面环住她,想要打开电脑,可电脑却被她压的死死的,最后她终于松开了手说:“哎呀!只是歌词而已!”

    我盯着屏幕问:“这是你写的吗?”

    “嗯,只是随便写的!”

    我大概看了两三行,缓缓的合上电脑。她满脸惊喜的问:“老公!你觉得我写的怎么样?!”我微皱了下眉,刚要说什么。就被反应极快的她打断:“不好是吗?”

    “不是不好,你应该专心在影视上发展,现在考虑做歌手,时机还不太成熟。”我强势的态度让她有些怯懦,她反问道:“那什么时候算成熟啊?”

    “我也不太确定,只是觉得现在太早了。”她认真的看了看我,眼神里满是遗憾,我清楚她现在的心情,但却找不到合适的说词安慰她。过了一会儿,她像是抱怨,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别人老公都支持自己老婆的!”我想上前安慰,她忽然起身:“我去洗澡了!”

    这次谈话就这么不欢而散。我不确定她为什么那么想当歌手,但我确定在日后的某天,我为了这件事后悔不已……

    我们在这个村子呆了将近一星期,才收拾行囊准备离开。临行前,我们又再次拜访了纪先生,纪瑞书的老婆硬塞给我们一大袋子当地的土特产,经过一番推脱,我们最终收下了那些东西。

    车子穿过森林小道,两旁的树木垂直挺拔,像一尊尊雷打不动的雕像,晚霞穿过树木间的缝隙照进车里,让人仿佛沉浸在强烈而又轻柔的冲突世界之中。叶媄诗手把方向盘,怡然自得的哼着歌,她的天籁之音与车内的音乐完美融合,魂牵梦绕的音律好似绵延不绝的山丘,萦绕在车里每一个角落。

    她转头看向我,我们四目相对,相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