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终章

      黄昏成亲,昼夜交替的时刻。阴阳调和,相生相长,大吉大利。

  可两个人的出现,让这吉日吉时,变得不在那么美好。

  “恭喜大郎,贺喜大郎……”

  说这话的女子倾国倾城,眉眼皆笑。

  李太平笑脸相迎,可说出来的话,却不那么好笑。

  “大巫光临寒舍,实叫小子受宠若惊。”

  钟离子曦大巫的身份,一直以来知情人皆闭口不谈,如今被李太平一口道破,顿时引得四方宾客惊诧咋舌。

  钟离子曦扭头看了一眼身旁中年书生,只见那书生微微一笑说道:“大郎有所不知,为了战胜异族,子曦用几十年时间,才博得铁摩勒大汗信任。才有了晋阳之战的大获全胜。”

  李太平笑看着陈启年摇头道:“把黑说成白,颠倒是非的本事,果然还是皇家人拿手。启年大帝,你说是吗。”

  佛陀道了声佛号,抢在陈启年之前双手合十道:“子曦之事,老衲可做见证。”

  佛陀开金口,这是要把事情坐实了。聂三礼抢出一步,冷声道:“钟离子曦你们洗的白,勾结天下城和拓跋家造反的事,天下皆知。你们如何洗,如何堵世人悠悠之口。”

  陈启年微笑摇头道:“孤是启年大帝,孤想问问,有自己造自己家反的吗。”

  李太平上前摆手道:“诸位造不造反,跟小子大婚毫不相干,我看不如诸位移驾皇城,那里才是说大事的地方。”

  陈启年摇头笑道:“大郎错也!你现在要娶的,正是孤为新帝挑选的皇后,怎能说毫不相干。”

  李太平被陈启年的话逗乐了。“陈聪,那还是个孩子。你若想找茬,用不着拿一个孩子当借口。”

  “孤有说过是陈聪吗。”

  李太平狐疑的望着陈启年,却见陈启年打怀中取出一道圣旨,指着一身白衣,面如冠玉的佛子,朗声道:“佛子,天之骄子,陈家血脉,聪不如也。今传位世间真佛,愿佛光普照大地,还百姓安康……”

  圣旨是不是陈聪写的已然不重要,重要的是佛子身体流淌的血脉,是否乃陈家的。而陈启年用最简单的滴血认亲,证明了佛子真身。

  陈启年笑道:“佛子生有七巧玲珑心,因为他的母亲便是七巧玲珑心。”

  只见钟离子曦望着佛子温柔的说道:“孩儿,你是钟离家和陈家的血脉,你是天生的帝王命格。”

  “真是狗血,真是离奇,三位真是让小子刮目相看。你们想天下佛国也好,想佛子人间帝王也罢,我李太平管不着,可若拿我娘子开玩笑,某可不管你是谁……”

  佛陀道了声佛号:“小施主,可还记得显通寺老衲之话。放下,天地任你遨游……”

  “放下?我看是放屁。”

  佛陀看着李太平摇头叹息,不由双手合十低头念了声佛号。“善哉,善哉。小施主,可惜了!”

  忽然李府上空传来一声冷笑。“可惜,可惜,吃在念佛几百年,你依旧还是假慈悲。”

  话落,李府多了个牛鼻子老道。

  敢跟佛陀这么说话的,世间怕是没有几人了。那么眼前这个牛鼻子老道,不用说在场诸位宾客也猜到是谁了。

  佛陀皱眉道:“本以为,你应该老死了。”

  道首摇头笑道:“你没圆寂,我怎敢羽化。”

  道首看着眼前陈启年等人,不由摇头笑道:“四圣入大兴,好大的阵仗,吓死个人啊!”

  说着,却转头看向李太平等人道:“怕吗。”

  李太平瞧了瞧一身新衣,苦笑道:“白瞎这身衣裳了。”

  本来新娘子要等拜天地才隆重登场的,如今闹成这个局面,却也等不及了。

  当慕品山扯了盖头,便见李府上空有剑山十七座,有真龙遨云间……

  佛陀抬头看了一眼,不由双手合十道:“善哉,善哉。都是为天下众生请命,何苦多造杀戮。依老衲之意,武斗不如文斗。”

  天上的人没说话,院子里的人都看向道首。只见牛鼻子老道点了点头,看着佛陀笑道:“老和尚想干嘛,不用打哑谜,尽管划下道来。”

  佛陀的意思很简单,要公平、公正、公开的打上四场,三胜者,定天下。

  佛陀说的很好听,可一点也不公平,不公正。

  在道首看来,人家那边四圣,而这边只有三圣,怎么算都不公平。不由笑道:“可有人数限制。”

  佛陀立规矩,道首提意见,很合理的事情。毕竟文斗是你佛陀提出来的,那么道首的意见是要采纳的。

  只见钟离子曦瞥了一眼娇美如花的慕品山,不由上前笑道:“我看不如这样,大郎和品山可算作一人,接下一场。不过,若是输了,新娘子可就归我们了。”

  没等李太平说话,聂三礼却接了话把,冷笑道:“女孩子打打杀杀不好看,不如由我和师弟……”

  钟离子曦摆手道:“你能做你师弟的主,还能做女儿终身大事的主吗。”

  聂三礼还要出头,却听天上传来一声冷笑:“几十年不见,依旧还是那么强词夺理。也好,就让你知道山上人的道理,用剑不用嘴。”

  剑圣发话了,这事便算定下了。

  圣人在大兴城比斗,显然不合适,输赢不说,这城岂不毁了。那么骊山算是个好去处,且是院长主动请来的。

  日落山头,云霞染红半天。

  骊山书院门前,钟离子曦踏上一步,望着院长笑道:“上次登门拜山,画未完,音却听,不曾尽兴。不知先生可否再赐教一二。”

  院长转头笑道:“意浓,笔墨伺候……”

  飞龙在天,有凤来鸣。

  钟离子曦一把七孔凤鸣骨笛,以笛为剑,以曲为气,携漫天红霞,化作凤与凰,将青龙按下云端……

  院长是读书人,动手却是差了一些意思,会败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钟离子曦,却也不意外。

  不过钟离子曦也不好受,被困兽犹斗的青龙,拉着凰来了个同归于尽。

  重伤与更重的伤,不用说,这一场李太平这边输了。

  第二场,张鸦九抢先一步,望着陈启年笑道:“你我曾为挚友,又为情敌,恩恩怨怨的理不清了。不如今日,用剑论个对错可好。”

  陈启年大笑道:“当年我因兄长入武道,这些年一直想与兄长切磋一二。如今兄长发话,小弟莫敢不从。”

  如今的陈启年不是最强的陈启年,若是皇城紫气还在,天下怕是无人是他对手,可现在紫气崩散,他却无必胜张鸦九的把握。

  铸剑山有十七峰,剑圣便有十七座剑山。是这世间杀伐最重的那个圣人。

  这一战十七座剑山尽落,陈启年败的不冤。却见陈启年丝毫不介意自己会败,而是微笑着抱拳一礼。

  “兄长,仍是小弟眼前不可逾越的高山……”

  张鸦九负手而立,摇头道:“过往恩怨今日断,你我从此是路人。”

  这话,显然不只是对陈启年说的,更是对钟离子曦而发。

  只见佛陀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善哉,善哉。皆是为民,这又何苦。道兄……”

  道首摆手道:“莫要说你那些长篇大论,想要打,咱们打便好了。”

  世间两位活得最久的泰山北斗,上演了佛道之争。一场惊天动地大战过后,道与佛却论了个平手。

  这个平手对两位老人家来说,得来是不易的。因为那是他们用余生光阴换来的。

  一场平局,各有胜负,那么最后这一场,便成了成败关键。

  陈启年和钟离子曦对视一眼,他们算了这么多,为得便是这一刻。看着儿子一战定乾坤,天下佛国。

  在陈启年看来,信佛可约束人心,使人向善,从此便可天下太平。为了这一切,什么高祖,什么炎黄二帝,他都可抛到脑后。即便千年后,百姓只知有佛,不知有华夏因何而来,他也不在意。

  极端的人,做极端的事。陈启年如此,钟离子曦亦是如此,那么他们的儿子,又怎会不是。

  对佛子来说,出家人父母是谁并不重要。能让佛光普照世间万物,那才他是一生所求。为了达成所愿,莫说做皇帝娶妻生子,就是要他的命,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而对李太平来说,外来和尚要念经,他不会反对,可让百姓只知有佛,不知有道,不知先祖,他无法接受。人不能忘本,忘了身体流淌着炎黄二帝的血。

  还有一点,抢他的娘子,就算天王老子也不行,佛子又如何。

  佛子也是人,挨打一样痛,只要捅上一剑,照样见血要死。

  李太平和慕品山一路行来,风霜数年,早已心意相通,这一刻面对佛子,二人毫无惧色。

  双休同心,同气,剑意真气掀起滔天巨浪,将眼前金身淹没。下一刻,无数的剑,从天而降,钻入巨浪之中,如得水游鱼,游走切割着金身佛子。

  却见佛子身不动,眼不争,手中四股十二环锡杖,却猛地一顿。梵音起,净化万物,驱散游鱼,狂浪倒卷……

  李太平手牵慕品山,心神相通,共同抵御能够摧毁人心的梵音。

  佛子踏云登天,金身闪耀光芒万丈。下一刻,星月无光,一方金色手掌从天外而来,落向骊山……

  道首等人瞬间变色,因为那不是佛子的手,而是佛子从天门里借来的一只手。

  世间不应有的一只手,莫说李太平和慕品山接不住,即便几位圣人联手,怕是也接不住。

  此间无人能接得住的金色手掌,一点点落下。李太平回头看了一眼慕品山,忽然撒开手,笑道:“能牵娘子的手,是我李太平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知足了。”

  “替我好好活下去,替我把裘真那臭小子,教好了。下辈子,我再来寻娘子。”

  慕品山看着青衫离手,直冲天际,直面那方金色手掌,泪便湿了衣襟。

  她知道他要做什么,她不能挡着他,不能陪他一起离去,因为他有事,交代给了她……

  二十年后,大乾朝堂。

  福王,不,是皇上。打龙椅上站起身,将年富力强的陈聪按进只有九五之尊才能坐的龙椅之中。

  “孤,十年安天下,十年治天下。如今百姓安居,天下太平。现在我把这份重担交给你,望你以民为重,社稷为轻……”ъìQυGΕtV.℃ǒΜ

  陈不问和剑西来,搀着老迈的福王走出皇宫,走出皇城,走出大兴。他们要回东都,因为这场梦已醒。

  南宫守披甲殿门前,身旁是红衣绝美。二人望着离去的三道身影,久久不语……

  海岸边,大船扬帆出海,那是赛金花的大船。船舷旁一名佝偻脊背的老者,正牵着白衣美人之手,一同朝着海岸线用力的挥手。

  岸边,白衣美人一把夺过崔家家主的扇子,看着上面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美人,眼睛里却没有怒,只有历经风霜的微笑……

  云端上有城,城中摘星揽月楼,楼内有比女人还要美的男子。只见,一名胖乎乎很是可爱的中年妇人,捂着隆起的肚子,举起大黑伞。

  只见银发绝美转过身,一把将大黑伞抢了过去,无奈的摇了摇头,聂三礼救回来的怎么还是丫鬟,一点主母的风范都没有。随后将大黑伞扔出楼去……

  江湖风浪依旧,酒馆中一名腿很长的绝美女子,身旁坐着个不说话的黑炭头。此时正听着唱百戏的,话说着二十年前那场惊天动地的战……

  “大郎,真君附体,化骊山成剑,劈开天地……孤,断了天路,你们还敢把手伸下来,就不怕孤把你们揪下来打……”

  五月草长莺飞,大草原最年轻的大汗,一路疾跑来到一处大帐。看着门口一对小屁孩在那气鼓鼓的摔角,不由揪着脖领子将他们分开:“再偷偷打架,小心我到婶子哪里告状去。”

  两个小屁孩顿时蔫了,只见大汗这才笑道:“远方有客,来看叔和婶了……”

  蓝天下,青草嫩绿,花团锦簇。只见花团中青衫搂着白衣绝美,望着碧蓝如洗,微笑着说道:“那俩小子都能打架了,咱们落下的双修功法,是不是应该补一补了。”

  只见那白衣绝美用力的掐了男人一把,笑骂道:“是我落下了,你可没有。你当我不知道,新罗之行,你可没少和咱家的大丫鬟练那双修……”

  正说笑着,却见云端落下一袭白衣,宛如脱尘出世的仙子。

  只见那仙子来到二人身旁,俏脸一红的说了一句话,顿时把二人惊得合不拢嘴。

  “早听闻双修功法乃天地间的阴阳大道。二十年了,是不是也该让我修行一番……”

  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