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70 骤起波澜的瓦罗兰

      诺克萨斯历,公元930年。

  以蒂莫西斯大公为主导,南方五大军阀组成了南诺克萨斯帝国联盟,在最高统帅部的抗议中,南帝国联盟公开了布鲁斯特堡的恶魔入侵事件始末,并宣称【不死者】魔面领主莱斯特与恶魔进行卑劣的交易,用帝国子民的灵魂换取恶魔的帮助才让翡翠领发展至今,

  与此同时,南帝国联盟号召全大陆的势力和国家派遣联合使者共同审查菲德莱特与恶魔勾结的证据,整个过程虽因翡翠领势大而无人响应,却成功引起了包括北帝国最高统帅部在内的其他势力的野心。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统合全大陆势力对抗甚至覆灭翡翠领的绝佳理由,毕竟若是翡翠领真的有对抗举世皆敌的实力,翡翠领绝不会蹈光养晦这么长时间。

  有了共同目标的诸国之间加强了联系,为了掩人耳目,一场场密谈在阴影中悄然进行,一时之间,在众人头上压制了九百多年的顶级势力翡翠领似乎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所有人的敌人。

  德玛西亚雄都,王国皇宫。

  已经步入中年的嘉文二世放下手里的加急军情,想到翡翠领带给德玛西亚的一次次屈辱,皇帝喟然长叹。

  “终于,终于引起公愤了吗?哈,没想到在我死之前还能看到这么一天,只是,那可是翡翠领啊,连先王都感到恐惧的国度,仅凭这些凡夫俗子,真的可以战而胜之吗?”

  王座之下,八个贵族大臣眼观鼻鼻观心,毫不动摇地注视着自己的鞋尖,就好像鞋尖上有小红花一般。

  皇帝怎么想的他们并不在意,他们只需要在皇帝做出‘错误决断’的时候否决皇帝的决定,毕竟,唯有保证王国的利益才能保证家族的利益。

  与五十年前不同,现在的德玛西亚可不是嘉文二世一个人的。

  脸上的复杂之色一闪而过,嘉文二世低头扫视着座下的八个逐步蚕食皇室权力的贵族大臣,脸色重归肃穆。

  这些大臣一个比一个恭敬,干的事却一个比一个不当人,可恨自己那个时候才刚刚接手王国权力,再加上被翡翠领前来索要诺克萨斯之手尸身的使者扫了威严,为了保住皇位,他只能选择妥协。

  说到底,自己能有今天这般处境与翡翠领脱不了干系。

  “诸位爱卿,若本皇派遣使者加入这个‘审查使团’……”

  “陛下!万万不可啊!审查使团事关重大,若是翡翠领秋后算账的话,王国会有多少英勇忠诚的战士死在不义的战争中?

  此举既劳民伤财又容易引火烧身,倒不如稳坐一方,放任帝国蛮子狗咬狗,无论翡翠领胜负与否,王国都是得利的一方。”

  “是啊,王国之所以国富民强正是因为先王遵循祖训,做到了绝不入侵他国,轻起战争的德玛西亚正义,陛下,祖宗之训不可违背啊!”

  “陛下,依我来看,倒不如趁此机会加强与翡翠领的合作,若是能把翡翠领拉拢过来,未来王国必然可以高枕无忧……”

  “什么!你是想让陛下屈服于翡翠领那些恶徒吗!?陛下岂是那等软弱之人?”

  乱七八糟的建议纷至杳来,八个凑数的大臣很快就吵得不可开交,嘉文二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好想把这些括噪无能的家伙送上断头台,可惜是真不行。

  主要是如今的王国也并非铁板一块,皇室和贵族之间离心离德,大臣和家族之间各为其主,贵族势力如同一张纵横交错的蜘蛛网一样盘根交错联系紧密,牵一发而动全身,除非真的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不然的话贵族绝无放权的可能。

  再者说,王国军一共十五万,光盾家族只掌控着两万的雄都禁卫和无畏先锋团千余人,剩下的军权,包括对德玛西亚光照会的控制都在大贵族的手中,

  为光盾家族站台的只有掌控着无畏先锋的冕卫家族和搜魔人军团的克里斯曼家族,冕卫家族被忌惮冕卫的大贵族联合打压,目前冕卫家族只能等在无畏先锋的训练场上与木人战斗,没有任何出头之日,

  搜魔人军团也因为对法师的过度搜捕而导致国内‘稳定安康’,反倒是促成了搜魔人军团的大裁军,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自断一臂了。

  棋子太少,想要在一群盯着自己的老狐狸的注视下收回军权重掌王权,可谓是困难重重。

  原本他预想的破局点就在搜魔人军团上,只要放任一部分光照会的法师在民间留下血脉,再自导自演几场恐怖袭击,不出十年,德玛西亚就会变成搜魔人军团的天下,到时候借助克里斯曼家族必然能重新掌控王权,如今却似乎是有了更好的选择。

  翡翠领是很强大,但毕竟有那么多势力冲锋在前……万一呢?

  眼看大臣们还是吵个不停,嘉文二世也有些烦躁了。

  “够了!吵来吵去有什么用?你们难道已经忘记翡翠领带给我们的屈辱了吗?再说,德玛西亚正义是什么?我告诉你们!德玛西亚正义不仅仅是德玛西亚的正义!

  德玛西亚的正义在于无辜者遭受压迫的时候,会有一群不畏牺牲的勇士站出来亮剑!德玛西亚的正义在于面对邪恶和不公的时候,会有一个国家站出来为正义扬名!

  德玛西亚正义从来都不是龟缩起来偏于一隅,而是像伟大的建国者奥伦将军一样心怀坚定的信念,勇敢地带领着不甘于遭受法师压迫的人建立新的港湾,

  若是奥伦将军和嘉文达尔克先王只是一个见死不救,袖手旁观的懦弱者,岂会有我们今天的德玛西亚雄都?”

  眼见皇帝忽然发怒,几个贵族大臣也不由得收敛了几分,他们是被真正的幕后主宰推在前台‘伴虎伴君’的代言人,当然知道自己若是做的太过火被皇帝砍了,绝不会有人为自己做主。

  稍稍冷静了几分,有一个大臣恭敬道。

  “那陛下的意思是?”

  嘉文二世冷笑一声。

  “审查使团的行动必将公开透明,德玛西亚是信仰正义的国度,我们不会发起不义的战争,却也不会抛弃被邪恶控制的人类同胞,

  若是翡翠领真的与恶魔无关也就罢了,若是翡翠领勾结恶魔残害人类同胞,德玛西亚必将站在正义的一方!

  我愿派出使者加入审查使团,诸位爱卿,谁赞成,谁反对?”

  令人诧异的是,最终结果以大臣四票加皇帝一票顺利通过了派遣使者的决议。

  ……

  同年夏末,不朽堡垒。

  在斯温家族的引荐下,帝国大统领勃朗·达克威尔带着自己幕僚詹宁斯来到了堡垒的地下部分,穿过了数道魔法迷阵后,勃朗于一处隐秘的魔法庄园中见到了古老而神秘的鲜血主宰。

  尊贵的血祖名为弗拉基米尔,乃是猩红结社的主人,不老不死的鲜血法师,与传说中的苍白女巫抗衡的存在,

  此刻的弗拉基米尔就像是一个忧郁的王子一般操控着杯中的鲜血凌空飞起,缓缓浸染手中的白玫瑰。

  在无声无息间,白玫瑰转变成了血玫瑰,与注定死去的白玫瑰不同,血玫瑰的长茎长出了荆棘长藤缓缓缠绕在血祖的右臂上,鲜艳的花朵与血祖光洁的额头抵在一起,竟是在数秒之中重新焕发了生机。

  见证着超乎常理的鲜血魔法,即便是贵为帝国的大统领,勃朗也无法压抑身体本能带来的恐惧和渴望,双膝下跪表示顺服。

  这就是他的父亲伯纳姆所掌控的力量,一种能避开时光,打破生死循环的不朽之力。

  而他,即将得到这种不朽的力量,建立属于自己的丰功伟绩。

  “达克威尔家族,勃朗·达克威尔见过血祖大人。”

  “詹宁斯见过血祖大人。”

  似乎是才刚刚看到说话的两人,弗拉基米尔摘下绽放的血玫瑰,把花瓣一片片地撕开,丢进了酒杯之中。

  轻缀一口血酒,面色苍白的银发男人半眯着眼睛,狭长的眸子定格在勃朗的面容上,闪过一丝疑惑。

  光顾着喝玫瑰酒了,这特么是谁来着?

  血祖努力地回想着自己对眼前男人仅有的一丁点印象,可惜的是,直到勃朗出了一身不知所措的冷汗,弗拉基米尔也没能想起来跪在自己身前的人是何许人也,只能依稀记得是自己好想是要找一个达克威尔家族的人。

  想不起来就算了,想必那个‘达克威尔’就是眼前的家伙了。

  健忘的血祖不动声色地淡淡一笑,举止投足之间尽显尊贵和优雅。

  他可以忘掉一切,却唯独不能忘掉贵族的从容和优雅,这是已经铭刻在灵魂里的东西,若不是骨子里的骄傲,他早已在暗裔的折磨下失去自我,沦落为力量的奴隶……

  言归正传,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两个凡人是谁,先随口赞扬一声准没错。

  慎重的弗拉基米尔最终选择用‘达克威尔’遣词造句。

  “达克威尔……一个古老而富有力量的姓氏。”

  闻听此言,勃朗心花怒放,自己的家族能让血祖如此看重,果然只有达克威尔才有资格执掌帝国王权。

  “能被血祖大人赏识,是达克威尔家族的荣幸。”

  弗拉基米尔点点头,不动声色地掏出了华丽的小本子,慵懒地考在椅背上用手掌拖住下巴,从容地翻到最新的一页。

  赶紧看一眼小本本,嗯,原来是自己跟苍白女巫闹掰之后,与冥界的莫德凯撒有一场交易来着,这个达克威尔是最适合的工具……

  并不知道弗拉基米尔正在回忆自己之前制定的计划,眼看弗拉基米尔没有回应自己的恭维反而开始独自阅读,不知道自己是否得罪血祖的勃朗有些发懵,

  勃朗不敢询问,只能无助地扭头看向身旁的詹宁斯,却见富有智慧的詹宁斯也是一脸茫然,一副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样子。

  【完了,被血祖大人讨厌了】

  想到这一点,勃朗差点没绷住,在勃朗破防之前,弗拉基米尔终于合上了小本本,想起了自己的安排。

  “勃朗·达克威尔,不朽者理应背负沉痛的代价,无法战胜欲望者必将会沦为力量的奴仆,你所追寻的并非正道,即便是要背负不死者的责任,你也要走上这条不归路吗?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血祖威严的声音让勃朗身体一颤,

  来了,来了,他所渴求的时光和力量近在眼前。

  跟超脱生死时光的力量相比,任何痛苦和重担都不值一提,他的父亲伯纳姆能抵抗力量的侵蚀执掌帝国百年,他未必不能。

  “血祖大人,无论背负何种沉痛的代价,我都愿意获得您的恩赐,成为您最忠诚的追随者。”

  并不意外勃朗会走上这条不归路,弗拉基米尔忧郁地叹息一声。

  无知的凡人总是着眼于超凡,却很容易忘记伴随着超凡而来的致命威胁。

  罢了,棋子终究是棋子,他已经给了眼前之人机会,眼前的帝国大统领却执意要成为力量的奴隶,

  说起来,整个帝国也不过是他画布中的一抹色彩,随手就可抹去。

  无所谓了,还没有喝玫瑰酒有趣。

  “走上前来。”

  “谢血祖大人赏赐!”

  勃朗跪倒在地,任由弗拉基米尔按手在自己的额头上,詹宁斯眼也不眨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现在,我便赐予你猩红之体,你必须按时替换体内的鲜血才能延续生命维持理智,记住了吗?”

  “记住了。”

  话音落下,弗拉基米尔的手心缓缓流出一片暗红色的鲜血,血液自勃朗的头顶覆盖而下,暗红色的鲜血逢孔必入,从五官七窍流入勃朗的身体内,把勃朗属于人类的鲜血抽出,逐步改造勃朗的体质。

  如同三个大汉同时从旱道上开疆拓土一般,无法形容的剧痛让勃朗恨不得亲手杀死自己,只是他早已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此时此刻更是连眼皮子都动不了,男人只能强忍痛苦,等待血祖的‘恩赐’结束。

  见证了血祖的‘猩红恩赐’是如何进行的,詹宁斯直接打消了疯狂的念头,他有种预感,血祖的警告绝不是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