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赢了比试

    尤其是对魏若,徐丰元的本事大家都是知晓的,他全中并不让人意外,但是魏若身为一个女子投的五次竟然也全部中了!

    且不说她说她今天第一次玩,便是一直有玩,身为女子投壶如此精确也不由地让人感叹。

    不管今日最后输赢如何,这魏家小姐算是出了风头了。

    徐丰元也和其他人一样,看着魏若的目光里多了惊艳和欣赏。

    魏若的脸上也挂着浅浅的笑,目光时不时地望向陆煜鸿身边的侍从——手里的锦盒。

    大灵芝、野山参,都是极为难得的顶级药材,有了它们,能配好些顶级好药。

    徐瑶君此刻心中有些焦急了,看到魏若的笑容,便觉特别刺眼。

    徐瑶君心里嘀咕道:还没结束呢,现在高兴是不是太早了?

    虽然徐瑶君内心十分不服气,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现在魏家兄妹以一筹的优势领先与她和哥哥。

    第六轮:

    徐丰元:中;

    魏屹琛:未中;

    徐瑶君:中;

    魏若:中。

    第七轮:

    徐丰元:中;

    魏屹琛:中;

    徐瑶君:未中;

    魏若:中。

    又是两轮的比试,结果依旧没有发生大的改变,魏家兄妹依旧有着一筹的优势。

    只剩下最后一轮了,徐瑶君愈发紧张了起来,强烈的好胜心让她不想输掉比试。

    徐瑶君面色担忧,闷闷地询问徐丰元:「哥,怎么办,我们会不会输?」

    徐丰元面带微笑,语气轻松道:「输了便输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不想输给他们姓魏的!」

    「最开始的时候不是说了么,只是玩玩而已,不打紧的。」

    「可是哥你玩投壶还不曾输过!」

    「比试的公平公正,输赢全凭本事,没有常胜将军,你哥我自然也不会例外。再说了,魏大姑娘如此本事,便是输给了她也没什么好丢人的,你放平心态即可。」徐丰元道。

    尽管徐丰元已经极力劝说安抚了,徐瑶君心中的不满依旧未减轻半分。

    在她的心里,魏清若和魏清婉的风头就是不应该压过她的。

    最后一轮开始,徐丰元投出了他的最后一筹。

    不出意外,中了。

    人群当中当即响起鼓掌称赞声:

    「徐兄好本事啊!」

    「丰元兄这投壶的本事还是一如既往地厉害!」

    「丰元兄文武双全啊!」

    「……」

    面对众人的夸赞,徐丰元谦虚道:「今日也是运气好,才得以全中。」

    然后魏屹琛也投出了他的最后一筹,结果也中了。

    中了这一筹后,魏屹琛松了一口气,一开始他对这场比试的输赢并不在意,但比试进行到现在,他如若不中这最后一筹便是拖了他妹妹的后腿,这样的情况魏屹琛自是不希望发生的。

    至此,魏屹琛的八筹中了五筹,中了一半以上,也是他正常发挥的水准了。….

    然后到徐瑶君了,徐瑶君看起来有些紧张了,她一手持筹,目光凝视着壶的方向,半晌没有出手。

    大家看着她,也都不由地替她感到紧张。

    等了好一会儿,大家都要没耐心的时候,徐瑶君总算把她的最后一筹投出去了。

    只听得「咚」地一声,那筹如徐瑶君所愿,准确地投进了壶里。

    这一瞬间,徐瑶君的脸上浮现了笑容。

    紧接着她

    猛地转头看向魏若,魏若正不紧不慢地走过来。

    徐瑶君瞪了魏若一眼,用眼神警告魏若。

    魏若感觉到徐瑶君眼神里的不善,也猜测到她大概是不想自己投中赢了她让她丢了颜面的。

    只要魏若最后一筹不中,他们两家就能打成平手。

    但魏若并不理会徐瑶君的警告,站定后,便将注意力都放到自己的手眼上。

    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拖泥带水,魏若很利落地投出了自己的最后一筹。

    伴随着一声筹入壶的清脆声响,宣告了魏若的最后一筹也成功投中,她和徐丰元一样,八筹全中。

    同时也宣告了比试结束,他们魏家兄妹以一筹的优势赢下了今日的比试。

    见状,人群再次爆发出一阵叫好称赞声。

    人们对于魏若的称赞声甚至要比刚才对徐丰元的更热烈一些。

    因为徐丰元的优秀表现在他们的意料之中,而魏若的并不在。

    徐丰元走到魏若面前,真诚地向她祝贺道:「魏小姐,你赢了,我输得心服口服。」

    魏若浅笑着回答:「徐公子并未输给我,八筹徐公子都中了的,就目前的战况来说,你我算是打成了平手。」

    徐丰元道:「今日是兄妹局,我和妹妹确实是输给了你和魏兄的,所以也是我输了。」

    徐丰元的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意,表情温和,看起来他输的很是服气。

    陆煜鸿走上前来,对着魏若道:「没想到魏大姑娘不仅厨……不仅心思玲珑,还善投壶。」

    差一点陆煜鸿就要说魏若厨艺精湛了,还好脱口而出前想起了之前楚澜说过的话,临时改了口。

    「陆公子谬赞了,我也不过是运气好一些,不值一提。」魏若道。

    「连中八筹不可能是运气,就跟我们骑射连中靶心是一回事,偶中一回可能是运气,连中必是本事。」

    陆煜鸿说着就让随从将他准备的彩头给魏若:「今天我这彩头就归你们兄妹了。」

    魏若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陆煜鸿随从送过来的两只锦盒。

    陆煜鸿的随从将一只锦盒交到了秀梅的手上,还有一只交到了魏屹琛的随从手里。

    魏若将目光移回来后,对陆煜鸿道:「多谢陆公子厚礼。」

    「不必客气,这是你凭本事得的。」陆煜鸿道。

    魏屹琛见状也对陆煜鸿表达了感谢,而后便提议让魏若和徐瑶君先回去。

    徐丰元认同,对还沉着脸的徐瑶君道:「瑶君,你与魏大姑娘先回去吧,我和魏兄还有众友还有些事情。」

    徐瑶君还沉浸在输掉比试的愤懑之中,一时没听到徐丰元的声音。

    「瑶君?」徐丰元又喊了徐瑶君一声。

    徐瑶君这才回过神来。

    「你和魏大姑娘先回你们的茶室去吧。」徐丰元又重复了一遍。.

    耳丰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