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方案 种子

    “那真是有缘。”两人在房间内对峙着, 里梅用白仓望刚才说过的话回应道。

    染井吉野是来找他们的,为什么?

    他把目光放在那本打开的书籍上,从书籍中流淌出形成这片在外界也具现可视的领域的力量有着浓郁的恶感。身处在镜面上, 仿佛自己也被彻底掌控着。染井吉野来势汹汹,即使用着温和的语气,现身时直接展开领域的行为体现出来的可不是好好说话的态度。

    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近距离让他观察到了更多的细节。书籍和笔也许就是染井吉野的能力, 和书写,不,可能是和文字有关……是什么?类似言灵那样的术式,还是……

    那支钢笔的笔盖已经被打开, 要是那支笔进行“书写”,接下来的情况可能会不太妙。说到底, 染井吉野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在他施展领域之前,无论是他还是手机里的那位合作对象,都没有任何察觉。不管怎么样,按照染井吉野刚才所说, 他和黑白熊的交谈一定也被听清楚了。

    心里分析着,里梅没有主动说话。里梅的打量白仓望都看在眼里,他坦然接受对方的目光,迎着这样的目光, 伸手将悬浮在空中的书籍捧入手心。

    “我是来找一位故人的。”白仓望说, “江之岛小姐, 可不要提前逃跑。”

    江之岛——

    里梅反应过来了, 染井吉野说的“故人”, 就是他手机中的黑白熊, 江之岛盾子。

    衣袋中的手机震动, 稚嫩的属于黑白熊的童音从他怀中传出,“什么?你这家伙是谁啊,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是认识的人吗?”里梅小声说。

    “人家可从来没有这样的记忆!”黑白熊说着,“讨厌啊,这样不就让人更加好奇了吗——”

    里梅重新拿出手机,他把屏幕调转方向面向白仓望,让屏幕里的黑白双色的玩偶熊能看清外面的景象。玩偶面部的一双大眼睛眯了起来,它盯着面前的黑发少年,斩钉截铁地说:“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是从哪里来的追求者吗?啊呀,我这么可爱,被看上了也没有办法~”

    “嗯?他说找我们,难道是……”里梅一愣,这是他完全没想到的展开。但仔细一想,黑白熊说的话反而是很合理的解释。毕竟他们和染井吉野素未相识……等等。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噗,里梅酱也太好骗了!”黑白熊捂着嘴笑出了声,它在屏幕里向白仓望挥手,嘲意十足地说,“但是我想逃走你也阻挡不了我,别急着放大话~”

    “……”里梅保持沉默。

    黑白熊的自信让它无所畏惧,又或者它是故意想看看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样的展开,才特地留在这里现身说出这一番在里梅看来称得上是挑衅的话。

    既然与他无关,不如……

    “就算你把手机留下,人家也会跟着你的哦,里梅酱~”

    手指微动,还没等他动作,从手机中传出的声音打消了里梅的念头。

    这只神秘的虚拟玩偶熊此刻寄生在他的手机上,现在把它留下反而破坏了他们的合作,他的计划又会继续延期,得不偿失。计算好了利弊,里梅说:“我怎么会把自己的手机丢下呢,我只是想让你和老友叙旧。”

    他面不改色,语气严肃认真,百分之百让人能感受到他的肯定态度。

    两人看起来关系很“好”,再让他们继续话题,时间会被拖延下去……不,也许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在谈话的这段时间,琴酒和伏特加也快要回到车上了。

    白仓望不打算浪费时间。他手中的钢笔在指尖轻盈地翻转,笔尖落于纸张

    上,被持在手中的笔如同行云游龙,流畅自然地落笔成字。

    他的动作吸引了里梅和手机中的黑白熊的注意。白仓望说道:“既然你们也对我很感兴趣,择日不如撞日,一起来我这里做客吧。”

    笔尖轻敲书籍上的纸张,清脆的响声仿佛在无边际的空间中回荡,对方施展了什么他不了解的招数。里梅感受着周围的变化,猛然从原地跳开。他落在几步外,原先站着的镜面已经覆盖上了一层厚冰,隐约可见冰层下有什么黝黑的东西在蠕动着。

    模糊不清的形状让人无法分辨那究竟是什么,倒映着一切的镜面此刻仿佛另一个世界,诡谲至极。里梅猜测着镜面下蠕动着的可能是之前远眺时看到的深海生物,那些触手也是像这样从镜面下的空间涌出的。用上了这样堪称杀招的招数来对付他,染井吉野果然并不像表面那样儒雅,是个下手狠厉的人。

    这让里梅对他添了几分欣赏。

    他不认为染井吉野说的“做客”是什么好事,可惜接下来他还有事要做,不然,他不介意现在切磋切磋。

    思索至此,房间内的体感温度骤然降低。急速降低的温度冻结着镜面。空气中隐约飘荡着冰冷的白雾,它们和蔓延在镜面上的黑雾碰撞,冻结的细小冰雪簌簌落下。那寒冷来自于里梅的力量,雪白的发在冷风中微微扬起,他说:“多谢好意,可惜我们还有要事。”

    “哦哦!打起来打起来~”突然发生的变化让黑白熊兴致高昂,但它的起哄没有人回应。

    白仓望说:“冰雪吗?雪与梅确实相称。”

    “墨樱也很风雅。”里梅回道。他面无表情地熄灭手机屏幕,把它放回衣袋。

    这让手机里的黑白熊有些不满:“喂!……等等,这房间里有什么东西?为什么给我带来一种好恶心的感觉……恶心到绝望反而有些赞——染井吉野!你把什么放进来了!?”

    “当然是邀请你做客的使者。”白仓望说。

    “里梅酱!你手机里有脏东西啊啊啊——”

    黑白熊吵吵嚷嚷,即使是里梅也好奇它到底遭遇了什么才喊成这个样子。但不等他再次拿出手机查看,没由来的危机感席卷了他的感知。就在他调动咒力施展术式时,身后突然跃出的庞大的黑影猝不及防地,从上空将他一口吞下。

    眼前变得一片漆黑,里梅在黑暗中陷入了沉思。

    这里到底是哪里……?

    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方形的发光源,里梅低头一看,那是先他一步来到这里的漂浮在黑暗中的手机自动亮起发出的光。出现在屏幕里的黑白熊让他再次沉默。

    黑白熊:“……里梅酱,你不是要逃的吗。”

    里梅:“……你不是说染井吉野拦不住你吗。”

    “不知道,还没来得及跑呢。”黑白熊捂脸呜咽着,但仔细一看,那脸上根本没有眼泪。玩偶熊嗷嗷哭了几声,就在手机内的虚拟房间坐下了。它盘着腿撑着脸颊,幽怨极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在手机里看到了什么?”里梅很在意,“什么脏东西?”

    他低头看着手机,甚至都不愿意捡起。

    暗藏的嫌弃黑白熊察觉了也不在意,此刻占据了心神让它难受的是刚才遇到的事情。提起这个黑白熊就不开心,它拍着地板,说:“影子!超——讨厌的影子!虽然第一次见,但是我就是觉得超恶心——啊——这片空间也让人恶心……什么时候出去了再叫我!”

    它主动熄灭了屏幕,这片空间又陷入黑暗中。

    里梅看着这片黑暗,抬手释放术式。蔓延的冰延伸无边际,却没有办法打破这片空间。这是实力

    的差距,又或者是这个空间的属性如此。

    里梅伸手摸了摸衣袋,怀里触碰到的坚硬细长的盒子还在,没有丢失。这让他紧绷的神经稍微舒缓,沉默地原地盘腿坐下,合上双目。在脑中浮现出的是刚才交手的短暂瞬间,这些片刻被他放慢复盘。既然已经陷入他人手中,现在也就只能养精蓄锐,随机应变。

    好在不久之前,他们已经在最优渥的土壤,把种子埋下。即使那枚种子不发芽也没有关系,怀里的存在告诉他,他还有另外的选择。

    就让染井吉野继续随心所欲吧,能率领着百鬼夜行的鬼王必定会带来更大的混乱,搅乱整个咒术界的浑水——直到真正的鬼王归来,这混乱的局势也会令他欣喜的吧。

    ……

    白发的少年僧人消失在黑暗中,房间内仅剩一人。

    白仓望合起书籍,抬头看向刚刚藏于黑雾,现在已经现身的黑影。

    “做得不错。”他笑道,“辛苦你了,月夜。”

    金黄的猫瞳愉悦地眯起,黑影化为小巧的小黑猫跃上白仓望的肩头。月夜蹭了蹭白仓望的脸颊,才跳回他身后的黑暗中,消失了行踪。但白仓望知道,月夜一直在他的身边,只要呼唤就会回来。

    这是进入东京副本不久,他对月夜下的指令。在分开行动后,能数据化的月夜就先一步离开潜入网络世界,意识到江之岛盾子的存在后,他更是让月夜专门搜查她的存在痕迹。正是有月夜在,存在在虚拟世界里的江之岛盾子才跑不掉。

    一切如计划那样,把有问题的对象先打包带走,等回到2005年的已经建立的星舰再一起储存。等回到星舰后,原本已经被他抓起来的江之岛盾子究竟还在不在呢?

    对此抱着好奇,白仓望重新化为黑烟飘离这处房间。寺庙里有些喧闹,不少僧人都向着同一个方向跑去。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可以听出来,是之前被羂索占据了身体的那位老僧人的尸体已经被发现了。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察觉到羂索的存在时他就已经查看过老僧人的身体情况。那位老人不像当初的诸伏景光身体素质好、生命力顽强,脑花离开后身体也随之死亡,是救不活的。

    尸体被留在寺庙里,被寺庙的人发现、处理后事,罪魁祸首就由他来追踪吧。

    黑烟飘荡,在离开前,白仓望先到了此刻无人的墓地,找到了萩原研二的墓。他观察着墓地以及墓碑周边,烟雾顺着泥土飘着,不一会儿,有一缕更浓稠的黑雾慢慢从地底往上飘,有些缠绵地绕上了鬼雾。

    它似乎很喜欢鬼气森森的鬼雾,顺着这一缕雾,有更多的黑雾被拉了上来。

    白仓望:“……”

    啊,这。

    这不是污染吗……!这也能吸引?

    他重新加深了对染井吉野“鬼”的一面的认知。就像污染喜欢带着负面情绪的咒力那样,或许鬼族的鬼气在污染看来也是十分有吸引力的。

    趁着四周无人,白仓望控制着放出的鬼雾勾走了这些污染,黑雾和黑雾不分彼此地纠缠着,被森冷的鬼气包裹着,更多的污染被吸引了上来。这时候,肉眼可见的黑色旋涡出现在萩原研二的墓前,有一个黑色的箱子随着缠着它的污染慢慢浮起,在污染被鬼气引走之后,箱子的样貌也清晰了。

    那确实是之前见过的水银汞柱制造的炸弹,只不过比起之前见到的,现在的它还很新。咒物的气息从箱子内部传来,宿傩的手指已经在里面放着了。

    白仓望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污染会缠着这个箱子,又或者说,黑白熊和里梅为什么要让污染跟宿傩的手指在一起。

    即使凑不齐二十根手指也没有关系,只要有浓郁的绝望,污染就

    会变得更强大。明明是侵略这个世界的污染,只要利用得当,就能变成最佳的养料,不受“副作用”影响的同时让“种子”发芽。萩原研二只是被波及的无关者,但因为他的好友们对他多年的思念,他的坟墓也变成了最合适的“栽培土”。

    炸弹和装着咒物的盒子在2002年就已经被埋下了,只不过它们被污染蕴养着,直到2005年萩原研二的咒灵出现,才被咒灵的气息召唤到地面上。咒灵出现,说明咒物附近的咒力已经旺盛到溢出了。

    说明……“种子”已经不需要更多的养分了。

    这是为了让两面宿傩以全盛状态复苏,而制定的方案。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