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启

    绣城郊外,唢呐声热热闹闹,一路随着大红的喜轿吹出了城。

百姓们掂足瞻望,绣城百姓历来善织巧手,淳朴素静,这般热闹的嫁娶,真是百年难得遇见的奇况。

直到大红的迎亲队伍出了城,城内站于两道的人们还不肯散去,纷纷三三俩俩聚首啧啧谈论。

这槟城大户姜家嫁女,嫁的又是临城书香门第沈家,难免瞧在外人眼里是一段佳话,如今看这声势,果真是与众不同,场面壮大。

姜衣璃坐在摇摇晃晃地轿子里,无精打采地掀掀眼皮,满眼绯色,却一时间想起了腥红的血,乍眼看去,刺眼地疼。

耳边的唢呐吹了许久,一声声震在耳里,她听得厌倦,掩耳却触到满头饰品扎手,只得无奈收了手,偎着轿身,昏昏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转醒之时,却听得耳畔唢呐声竟变得蔫蔫无力,唢呐手明显已经气力不足,一声响过另一声才接起,连齐奏的节拍都被打散,七零八落。

可是除了唢呐声,姜衣璃分明听得其余的声响。好奇地凑近窗沿,才听清原来淅淅沥沥地,竟是下了雨。

真是奇了。

清晨时太阳还红的似火,她只听得身边人人皆说今日是好天气。谁孰想,待得慢慢靠近夫家之地,却偏偏下了雨。

《仙木奇缘》

雨水并不大,淅淅沥沥地细碎小雨,打在大红的花轿上,染红了整片天空。

喜娘们心里觉得晦气,但是面上却也只道是天不作美,说罢便加快了脚步往着临城的夫家赶,巴望着婚礼结束讨了赏银立即折身回程。

可是,只有姜衣璃一人静静地倚在轿子一边,闭目不语。

也只有她知道老天为何要下这样一场雨。

大概老天定是明白她此行的目的,所以,先替她哭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