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两相看

    明日姜家老爷就要到来,沈家忙活两天,该准备的该安排都处理妥当,一切忙碌之后,沈府又恢复了往日的清闲宁静。

吃过午饭,姜衣璃照常叫丫鬟莹竹搬了椅子,懒洋洋地坐在走廊边上,拿了本书,慢慢地看。

金灿灿的阳光刺得人眼迷,没看一阵就觉得酸胀不适,姜衣璃索性合了书,沐浴着阳光,全身都暖洋洋的,姜衣璃闭了眼,支着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头打盹。

没睡一小会儿,就感到到身旁的莹竹轻轻地推着自己,一声一声地唤。姜衣璃这才恍恍惚惚地睁了眼,迷蒙中就看见身前的阳光被一个纤细娉婷的身影遮了大半,睡眼朦胧地循着那人的身子往上看去,刺眼的光线绕过那人的头顶,直直地刺进眼里,姜衣璃还来不及看清她的面容,就迫得移开了眼。还来不及再次撇头看去,就听得几声柔浅的笑声清晰地传进耳畔里,几分清淡,几分悦耳。“嫂嫂刚才睡得可真甜。”听得这番笑言,姜衣璃这才得知眼前的人是谁。她回过头,用手遮挡着刺眼的阳光,这时才瞧清了背在阳光之下,隐于一片阴影之中的沈墨欢。

沈墨欢今天着了一身水蓝色的裙衫,水吟吟的颜色衬出她一张素淡雅致的面庞分外的美丽,肤如凝脂,笑无华,相得益彰。三千如墨般幽黑的青丝轻便地束在脑后,头上无任何的装饰负累,反倒映出十分的清秀难言。唇边依稀如往常地衔一抹淡淡的笑,却不知是在笑姜衣璃之前的娇憨模样,还是无意挂起的淡淡笑弧。

“小姑子怎么来了?”姜衣璃微微支起之前打瞌时滑下去的身子,坐直了身,微垂着眸子,为之前的失态模样感到几分羞赫。说罢,姜衣璃偏了偏头,看了看沈墨欢的身后,瞧见确无其他人后,才暗暗松了口气,松懈了之前一直绷直的身子。沈墨欢将这一切默默地看在眼里,末了才轻笑道:“嫂嫂放心,今天只有我一人。”

姜衣璃刚刚松下口气来,就听到沈墨欢看破了自己之前举措后的一番笑言。她面色一羞,垂下头去,之前兀自松下的那口气现如今又重新堵住了胸口,她不知所言,只是一径地咬着唇。暗自懊恼间,却见沈墨欢微微俯了身子,看着姜衣璃,依旧笑得浅淡悦目。“今天天气这般好,嫂嫂就打算在这儿睡过去?”姜衣璃闻言,淡淡一笑,抬眼看着沈墨欢,歪头问道:“那不然还能如何?”

“要不,我带嫂嫂出城放风筝?”沈墨欢佯作沉思地想了片刻,随即抬头说道:“这时正直三月,城外护城河边的杨柳偎水而生,长得极美极好,是现时整个绣城最美的景致,碧水蓝天,杨柳环生,我想这时在那放风筝,一定别有一番情趣。”

姜衣璃低头随着沈墨欢的话遐想怔神,光是听着就觉得眼前有幅画卷慢慢展开,难免心生滋动。可是转瞬一想,又甚觉不妥,于是姜衣璃淡了嘴角难得浮起的一丝笑颜,眼神复杂地看了沈墨欢一眼,随即别开头去,道:“其实,我一人呆在府里也未曾不可,小姑子大可不必为了替我解闷而这么做。”说着,却听见沈墨欢闻言扑哧一笑,待得姜衣璃不假思索地抬起头去看她,就看见淡淡的金色光圈下,沈墨欢周身因沐浴在阳光下,浮起一层淡淡的光圈,眼底的笑意一层深过一层,明眸皓齿,对着自己启齿欢颜。“嫂嫂多想了,是我想嫂嫂陪我出城游玩呢。”

“你...”沈墨欢之前忍俊不禁地一声浅笑打断了姜衣璃的情绪,此时瞧见沈墨欢有些耍赖地讨求,颇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她张着她搁在膝盖上的书,反手递给一旁的莹竹,随后伸手拉起姜衣璃,道:“嫂嫂天天闷在屋里,迟早会憋出病来。出去走走,总是好的。”

沈墨欢说完就回过头去看着姜衣璃,似是在等她的一个点头一句应允。姜衣璃还未回答,余角就瞥见沈墨欢身后乖巧站着的纷竹手上的一只风筝,料想这沈墨欢怕是早就准备好了。随即轻笑一声,回转视线望向沈墨欢,似是无奈又似是叹服:“我还能说什么,你这番架势,怕是就算我不同意,你也会架着我出城罢。”沈墨欢闻言微微一讶,直到由着姜衣璃的视线牵引,看到自己身后丫鬟手里拿着的那只硕大的风筝,这才明白姜衣璃的话。她微垂下头,摸着鼻翼,一径发笑。

既然决定了要出门,沈墨欢便带着姜衣璃去向沈母请示,待得沈母同意之后,就驾着马车领着两人的丫鬟,热热闹闹地出了城。

出了府,姜衣璃就看见道路两旁开得正艳的桃花,满眼的桃色粉黛,一簇一簇的交相生长着。一阵风吹起,就看得满城的桃花纷飞,落在眼里,一片的人间仙境。

姜衣璃看得出神,不知不觉就到了城外。

之前的桃花艳丽已是惹得姜衣璃心颤,如今出了城,下了马车,放眼看去,才知人家胜景也不过如此。

杨柳千寻色,桃花一苑芳。风吹入帘里,惟有惹衣香。

金灿灿的阳光投射在碧波无澜的河面上,映照出一片金光彩霞,一阵微风拂过,便见河面顿时波光粼粼,被打散了的金光碎了一片,细碎的光落尽眼里,直叫人睁不开眼去。碧绿的杨柳偎水而生,环绕河边茂密生长,柳枝翠绿纤细,如同豆蔻年华的少女般婀娜多姿。

爱好中文网

姜衣璃之前也有遐想过沈墨欢所说的景色,但是如今真正见到,竟是比自己想像的还要更加迤逦,叫人目不暇接,喜出望外。

“小姑子所说不假,此处当真是美不胜收。”姜衣璃看得惊喜,间暇回头去对着沈墨欢莞尔一笑,笑容桀然,啧啧叹道。沈墨欢瞧着姜衣璃此时娇美的笑颜,心下微怔,她从不知道,眼前这素洁淡然的嫂嫂,笑起来竟是这样的鲜妍明媚。想着,沈墨欢微笑着走上前去,笑道:“嫂嫂若是喜欢,日后我们可以常常出门来这赏景。”

姜衣璃闻言,笑着点头,随后沈墨欢回身唤纷竹递过来手中的风筝,向着姜衣璃晃了晃,“嫂嫂可会放风筝?”话落,就听得姜衣璃不解地歪着头,好奇地问:“放风筝哪有会不会之说?”

“嫂嫂这就错了。”沈墨欢摇了摇头,端看着手里的风筝,细心说道:“嫂嫂可别小看了它,这也是需要技巧才能放得好的。”说着,沈墨欢弯下身随手摘下一片枯叶,掷向空中,瞧着它的走向,道:“首先,要掌控和确定风的走向,然后执着风筝,逆风而跑。然后起跑之后,还要注意风筝飞升的状况,直到感觉风劲够,风筝向上爬升时,才可停下来,慢慢放线。”

姜衣璃听着,这才方知原来放风筝竟是如此讲究,她伸手拿过沈墨欢手里的风筝,细细地端看,一边看一边细细地想着沈墨欢之前的话,慢慢地摸索着规律。待得她觉得已能将沈墨欢的话掌握记下,她才抬起头来对着沈墨欢淡淡一笑,一付跃跃欲试的神情,“让我试试,可好?”沈墨欢不置可否地一笑,随后作了个请的姿势,让出了身前的路,走到了一旁默默观看。

姜衣璃在心底慢慢回想了一遍沈墨欢之前的话,随即几丝笨拙地举起了手里的风筝,等到一阵迎面的风拂过,她才逆着风小跑起来。她跑的并不快,歪歪斜斜地往前小跑去,却感觉不到风筝有飞舞起来的冲动,只是死气沉沉地被自己捏在手里,仿佛一松手,就会毫无反抗之力地摔到地上去。她挫败地止了步子,低头看着自己层层叠叠的裙摆,一层包覆着一层,繁复不便。气馁地垂下了举着风筝的手,之前的跃跃欲试被此时的失败击退了七八分。

沈墨欢站在一旁端看良久,直到此刻才走上前来,拿过姜衣璃手中的风筝,摸着鼻梁低低地笑,“嫂嫂别气馁,怪我之前忘了跟你说,提醒你换身轻便的衣衫出门。”说着,她放下了手里的风筝,柔浅的笑道:“看来这风筝是放不成了,咱们穿的都不轻便。”言罢,却见那双黑白分明的似世上最美丽的宝石一般明亮的眼睛轻轻一转,随即转过身狡黠地笑看着身后的两名丫鬟,笑得调皮。“我们是放不成了,但是看着别人放,不也挺有意思。”

“别人?”姜衣璃不解地歪头重复了片刻,循着沈墨欢回看的眼神看到了身后的两名丫鬟,看着二人穿着简单轻便的衣衫,这才明白沈墨欢的意思。她顿时不禁轻笑出声,与沈墨欢对望一眼,直笑叹道:“你啊你,可真是鬼点子多。”

虽这么轻叹,但是语气里是微微地娇嗔,全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怪责之意。

将手中的活交给了身后叫苦不迭的莹竹和纷竹,沈墨欢和姜衣璃无视二人眼中的反对,径自相携着走到一旁的树下,看着两名丫鬟手忙脚乱的放起了风筝,折腾了老半天,才两人合力将那枚硕大的风筝歪歪斜斜地放上了天空,缓慢地升起来。

四人在城郊外放下了主仆身份,也放下了沈家的那些规矩,嬉闹调笑,不知不觉就到了夕阳落山之时。眼看着夕阳即将落下,沈墨欢瞧着时辰已晚,便知会着叫两名丫鬟收拾妥当,准备回府。

吩咐之后,沈墨欢下意识地去寻姜衣璃的身影,却见姜衣璃俯身站在水岸边,清洗着双手。身姿极瘦,堪称伶仃,但这伶仃中却有种难以言语的清绝的美,媚入骨髓。身影清艳,妙曼多姿。

沈墨欢怔看片刻,凝望地微微出神,直到身后丫鬟轻唤,她才回神随应一声,然后循着姜衣璃的身影走过去。

漫江瑟瑟,晚霞如织锦,倒影在清凌凌的水中,就好像是整条江水都烧了起来,大片大片红的火焰。波澜不惊的水面犹如一面菱花镜,映出姜衣璃头上金簪熠熠,耳下玉坠玎,花样年华的面容,清丽难言的模样,如此美好。如仙如画的笑颜浮在水面上,仿若火焰上盛开的玫瑰,光彩夺目。

沈墨欢这般端看着水中佳人的模样,竟不忍心去叨扰这幅安逸的画卷。站在姜衣璃身后凝看许久,直到姜衣璃察觉沈墨欢,回过身来轻轻一笑。“一切都收拾妥帖了么?”说完,便见沈墨欢闻言,朝着她轻轻地点点头,笑容温和轻浅。

杨柳佳人,相映生辉。

这般美丽的场景之下,两人的视线偏撞在一起,片刻的凝视,带去心底微微地一颤。却不知是因为此时美丽的景物烘托,还是被眼前这般美丽的人儿迷惑。

两人互相端瞧沉默了不知多久,直到身后另一辆马车急匆匆地赶过来,沈管家下了马,朝着之前被惊醒,惊魂未定地二人赶过来。

“少夫人,小姐快回家吧。”说着,沈墨欢和姜衣璃瞧着管家额间因着之前赶路的急切而生出的细汗,看着他大气也不敢多喘地接着道:“姜老爷提前到了府上,老爷叫我来接你俩回去。”

说着,还不待二人回答,就伸了手拉着二人上了马车,往沈府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