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露华浓

    姜衣璃呆愣着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动弹。她的双眼静静地盯着那条素白的锦帕,心下犹如打鼓,一下一下空落落地震动。

沈墨欢不明所以地看着姜衣璃僵直的身影,好奇地走上前去,还未说话,就见姜衣璃率先绕过她,走到床前,俯身拿起那枚锦帕,回身看着沈墨欢的脸上,苍白且楚楚可怜。

“怎么了?”沈墨欢毕竟是未出嫁的姑娘家,自然是不明白这条锦帕意味了什么。但是姜衣璃闻言兀自咬紧了唇瓣,僵硬了半响,就连苍白的脸颊都慢慢地憋出了娇艳欲滴的血色来,却还是说不出一个字。

想着,她放下手里的锦帕,转身看了沈墨欢一眼,眼珠咕溜一转,倏地明眸轻笑,几分狡黠的模样。沈墨欢瞧着诡异,还不待问出口,就见姜衣璃执了她的手,凑到了嘴边狠了心咬下去,只听得沈墨欢‘嘶’地一声惊喘,食指之上已被姜衣璃咬破了口子,鲜血凝成一滴鲜艳的血珠。沈墨欢来不及反应眼下这突变的一切,竟是忘了抽回手去。只是蹙着黛眉不解地看着姜衣璃,任由她用之前那枚帕子将自己的手缠紧,接着松开。

姜衣璃顾不得沈墨欢疑惑的眼光,只是转身开了门,巧妙地掩在门口挡住沈墨欢的身影,随即将手中的锦帕递给丫鬟。瞧见丫鬟端着锦帕离开,姜衣璃这才转身反手掩了门,折回来走到了沈墨欢的身旁。

回身就见沈墨欢手上的伤口依稀还在淌着血,姜衣璃取出自己的手帕,对折几下,赶紧弯身去替她按住伤口。末了,才看着沈墨欢,面带抱歉地道:“对不起,那帕子,是我爹要求证我跟你哥哥昨晚...”说着,她面色一羞,垂下了眸子,继续解释,“可是你也看到了,昨晚我跟你哥哥什么都没有做,自然是骗不了我爹的,所以才出此下策。可是我若是咬破我的手指取血,我爹一看我的伤痕便明白了,到时指不定如何责怪我...”

“所以就借了我的血?”沈墨欢自是聪慧明白的人,一听就明白了缘由。她释然一笑,瞧见姜衣璃越说越垂下去的脑袋,只觉得跟之前那个情急之下坦然处之的人大相径庭。想着,她轻笑道:“小伤而已,并不碍事,我也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嫂嫂不必低着头。”

姜衣璃听到沈墨欢的轻笑,更是羞迫,她折过身去,不看沈墨欢笑得娇艳的面容,一个劲地咬着唇不言不语。沈墨欢失笑,却也不便再多说什么更引得她难堪,只是将之前姜衣璃借与自己拭血的帕子移开,就看见止了血的指腹上,两排小小的牙印凸现出来,显得几分突兀,却又可爱地几欲引得沈墨欢失笑。她一心只道这姜衣璃外表看上去这般娇弱可依的模样,没想到情急之下,下口竟也颇带几分狠劲。

想罢,却见姜衣璃沉默了半响,这才慢慢地迟疑着转回了身子,似是想起了什么,她扑哧一笑,半是认真半是打趣地道:“不过,都说绣城沈大小姐一笔千金,这右手更是价值连城,我如今咬伤了你,这笔账可得怎么赔?”

沈墨欢闻言,抬眸就瞧见姜衣璃笑得狡黠又古灵精怪的样子,微微一怔。平日里,姜衣璃面对沈家二老也好,自己也罢,就连对待家里的下人,都是小心翼翼面色淡然的,谨言慎行,乖巧柔顺地就似没有自己的思想,如今瞧见她对着自己明眸娇笑的模样,才觉得眼前的这名人儿鲜活起来,犹如花开极致的芙蓉,美得不可一世。

瞧见沈墨欢盯着自己出神,姜衣璃好奇地走上前几步,却见沈墨欢似是被姜衣璃的脚步惊动,回身看着她,黛眉若柳梢般姣好,明亮的眸子犹如被秋水吹开般漾起微微的涟漪,对着自己卷睫轻笑,身下紫衣映着脸上无华的面容,煞是好看。“话虽这么说,那也得看是什么人伤的。”说着,她将姜衣璃之前借给自己的帕子收进了袖子里,笑道:“这帕子我拿回去洗干净了,再来还嫂嫂。”

说着,就见身姿翩翩,转手朝着门扉处走去。走到门前,沈墨欢顿住脚步,回身看了姜衣璃一眼,道:“我先回房梳洗一下,待会与嫂嫂内堂上见。”言罢,便半开了门扉,只身离去。

姜衣璃站在原地,心里犹如花开千瓣,繁繁复复地生长开去。只因之前沈墨欢饶是有意,却有无意地一句笑言。

话虽这么说,那也得看是什么人伤的。

什么人,什么人?

姜衣璃蹙着眉缓缓地坐到了桌前,凝神想着沈墨欢的这句话,几乎要耐不住性子要抓住沈墨欢去问个明白。

沈墨欢,你说要看是什么人。

那么,我是你的什么人?

想着,姜衣璃别看眼去,看着梳妆台前的菱花镜,不解又陌生地看着镜子里那面带娇羞,颊沾霞光的女子,黛眉慢慢地揪紧。

姜衣璃啊姜衣璃,这种神情,这样的娇姿,可是被这样无心的一句话,动了心?

默默地坐在屋内凝想,却听得门外一阵地敲门声,姜衣璃叹口气整理好自己纠缠迷乱的心绪,望着门扉,问道:“谁?”说罢,只见门外沉默了半响,才听得沈逸砚轻咳一声,“是我。”

“哦...”姜衣璃低应一声,心不在焉地站起身,打开了门,就见沈逸砚领着她的丫鬟莹竹一齐等在门外。瞧见她开门,微微尴尬地别开了眼,道明了来意:“该去内堂用早膳了,爹娘和岳父都等着呢。”

姜衣璃低低地垂着眸子淡笑,默默地点了点头,随着沈逸砚走去大堂。

走进内堂,姜衣璃向着坐在大堂上的沈家二老和姜┳呷ィ抟馐兜厮南抡磐似蹋罢夷悄u薜纳碜耍钡接肷蚰兜难凵癫黄诙觯判睦镂1014谎辖粢瓶隧印2恢醯兀耸钡慕铝e痪醯蒙蚰兜捻泳拖袷卿鑫幸话悖苯约何ィ蚪俨桓础

问了安,一家人坐下吃了早膳,姜┟嫔恢贝畔苍茫蟾攀乔萍铝w蜕蛞菅獾暮檬鲁闪耍械叫老舶参俊q源羌湟采倭俗蛉盏南竽眩恢迸淖沤铝y氖郑白偶页!

姜衣璃看着姜┪兆抛约旱氖郑沉搜凵蚰干砗笳咀诺纳蚰叮南挛107上驴谄矗皇巧蚰冻考淙パ白约海窒抡娌恢阑岱5裁础o胱牛吞浇┑溃骸扒谱乓铝г谡饫锕貌淮恚闼阄乙彩鞘焙蚋没厝チ恕!彼底牛图蚶霞扑档溃霸趺辞准揖鸵吡耍坎皇撬祷挂嘧⌒┦比盏拿矗俊

“哎,亲家公有所不知,我之前是担心衣璃,可是现如今见亲家和女婿待她这般好,那么我便也安了心,回去跟她娘也有了交代。”说着,姜┛戳私铝6谎郏婧筇鞠14簧溃骸翱上Ъ依锷馐挛锓倍啵用怯只垢战邮旨乙担遗挛也辉冢腔岢鲂┦裁绰易樱曰故茄≡裨缧┒砘厝ァ!

沈老听着,便也释了怀,他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便多加逗留亲家公,毕竟还是生意要紧。衣璃有我们照顾着,亲家公尽管放心,逸砚一定会好生对她的。”说着,沈老想了片刻,才偏头对着姜┧档溃骸氨纠次以谛宄遣挤欢ㄖ屏思甘ド虾玫牟纤坎剂希胨透准夜模剂涎巯率鲁鐾蝗唬准壹弊乓撸率悄瞧ゲ剂鲜歉瞎げ患傲恕!毖杂锛洌蚶掀沉艘谎凵砼缘纳蚰叮婕刺嵋椋把巯虏蝗缛眯v断壮笞骰环枨准夜员砦颐堑男囊猓蝗缜准夜欠裰幸猓俊

姜┪叛裕痪兜匦Γ肮匚派蚣倚愕幕骶煜拢缃裼行乙欢檬詹兀墙车娜傩野 g准夜灾亓耍灾亓恕!鼻谱沤┫残p湛难樱蚶狭12炊宰派砗蟮纳蚰痘降溃骸澳丁!

沈墨欢心底微微一叹,却还是依着沈老的呼唤,走出沈母的身后,对着姜┑溃骸叭绱耍骨肭准依弦盼乙撇降胶笤菏榉俊!彼底牛阆刃型讼拢┐贰

沈墨欢是未嫁的姑娘家,自己的房间肯定是不能任外人进入的。所以,沈墨欢挑了沈家的书房来作画,然后命丫鬟纷竹将自己的笔墨画纸一一搬到书房里,然后请着姜家老爷以及沈家二老,和着沈逸砚和姜衣璃面对自己坐下,展开了画纸,静待着纷竹研润了墨,好下笔作画。

wcxsw.org

随后只见纷竹磨好了墨,退到了一旁,安静地站在沈墨欢身后。

瞥眼看了眼窗外满城□□盎然,沈墨欢微微一笑,执起笔,随后便见蘸满了浓墨的狼毫几下就勾勒出青竹的分明轮廓,再寥寥几笔,一颗娇美的花朵在竹林里悠然绽放,细小的细枝托着盛开的花朵,是不胜寒风的娇羞。

姜衣璃只见沈墨欢执笔,落寞,手腕流利,灵动如飞,瞧着她作画时一派肃然的神色,面上带着几抹挥之不去的艳丽,但是嘴角微抿,眼里是从未见过的认真。想着,却见沈墨欢几经放了笔,拿过纷竹递来拭手的帕子轻轻地擦着手。

“墨儿,还不快递来给亲家公瞧瞧。”

听到沈老的催促,沈墨欢淡淡应了声,随后执起那抹画卷,朝着眼前的众人走去。待得画作竖立在众人眼前,引得众人屏息惊叹,默默间,却听得姜┬ψ盘镜溃骸昂没没i蚣倚愕幕站抗耍辰袢找患媸谴罂劢绨 !彼底牛┰薏痪诘囟宰乓慌缘纳蚶系溃骸扒准夜腥绱艘幻钊硕压殖俪俨豢辖录弈亍!

沈老闻言,禁不住喜悦地呵呵一笑,摆手道:“哪里是我不肯嫁,是小女性子倔强,不肯嫁。”说着,他对着一旁的纷竹道:“纷竹,还站着作甚,还不唤人来将画作包好以便亲家公带走。”

纷竹急忙应一声,转身唤府里懂的装裱的师傅前来。

姜衣璃静静地听着二老的寒暄恭维,眼睛不动声色地盯着画作看,只觉得沈墨欢似是描了绿肥红瘦于笔端,临了盎然,轻舞了满城□□。不过是须臾片刻的时间,竟将景物描画到如此一绝的地步,姜衣璃心下啧啧称奇,不觉有看了沈墨欢一眼。

沈墨欢,你究竟是如何的一个奇女子?

想着,却见姜┐由蚰妒掷锝庸嘶鳎嘟瞧臣蚰妒稚弦慌判n傻纳撕郏刮唇狃瑁判┬硌k悠蹋105玖嗣迹椿故遣欢亟庸嘶埃沉私铝6谎郏抛矶宰派蚶系溃骸扒准夜医袢毡阋矸祷乇醭牵铝y哪锪傩星疤乇鹬鐾泄遥涤屑妇渑业奶夯耙易嬗胨遗碌敝谒党隼匆铝けπ撸韵氪枰徊剿较滤怠!鄙蚶衔叛裕12吹阃返溃骸坝Φ钡模铝В惚闼孀徘准夜靶幸徊桨伞!

姜衣璃闻言,垂头道:“是,公公。”

说罢,随着姜┳碜呦蛄俗约旱奈苑俊=朔浚患┨嘧乓徽帕常谧狼安谎圆挥铩=铝南乱怀粒谏狭嗣抛吖ィ刮醋拢闾媒┡肺实馈

“我问你,那沈墨欢手上的伤痕,跟你有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