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背影离

    姜┪实耐回#铝д税胂欤词且桓鲎忠菜挡簧侠础

她默默地垂下了眼,走到姜┥砬埃材似蹋呕氐溃骸耙铝p幻靼椎囊馑肌!苯┪派凰季加猩竦捻油凵窭锎盼o盏墓饷!耙铝В阃宋彝盏慕痰剂嗣矗俊鄙舻统粒唇薪铝p唤徊!暗慕痰迹铝p桓彝!

“是么?”姜┞砸怀烈鳎有渥永锬贸鲋暗哪敲督跖粒莸浇铝媲埃实溃骸澳悄愀嫠叩馐窃趺椿厥拢俊彼底牛陆铝撇磺逦话悖从醒5呐辽沓实浇铝a矍啊!霸缟涎诀叩堇吹氖焙颍磷踊故鞘模灰嫠叩愀巧蛞菅馐乔宄刻郊γ似穑皇鼻槎!

姜衣璃抬眼看着素白的锦帕上,绣着的大红喜字上,那枚刺眼的暗红血迹,遂又垂下了眼去。知晓隐瞒不去,所以索性不再徒劳辩解,她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处,接过那枚帕子,微微摩挲着帕身上早已干涸了的血迹,不禁想要失声大笑。

早知道,早知道一切还是如此,早知道一切都瞒不过爹的眼睛,她又是何必,何必不认命,想着有一天能够逃离。想着,姜衣璃摩挲着血迹的指尖犯凉,笑得绝望而无奈。要是早知如此,也免了一场掩饰。以为抓住沈墨欢就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却不知不过是徒然,命运织就了一张庞大的丝网,谁都逃不过。只是她偏偏遇见了沈墨欢,所以开始渐渐地反抗,甚至是开始相信有所转机有所救赎,所以才试图挣扎,最后才发现,留下的,终不过只是一个挣扎的背影。

姜衣璃默然垂着眼,握紧了手里的锦帕,柔软的丝布在手心里被握到发皱,最后连掌心都赶到了疼痛,却已然麻木。“衣璃知错了,还望爹原谅,下次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很好,衣璃,过来。”姜┥裆1011汉停焓终薪铝e呓媒铝e呓裁忌钚Α!拔抑滥愦有〉酱蠖际歉龉郧傻暮19樱宰雍茫艘泊匣邸5彩窍不赌悴呕崆敉蜓⊙≈心慵藿蚣遥胂肽阒暗娜兆樱胂氲档幕啊!彼底牛┗毫嘶河锲淖沤铝中牡氖治屡袷担唇薪铝Э刂撇蛔〉叵胧栈厥秩ィ中慕ソケ埂!澳愀隳镆谎焐褪歉銮橹郑坏┒饲椋磺芯筒皇茏约嚎刂屏恕5背跄慵藿蚣沂保抑坏滥巧蛞菅饪∫葙觅危侨嗣粤担坏廊赐嘶褂猩蚣掖笮阏庋拿钊硕?蠢吹挂氐靥嵝涯悖唤鍪巧蚣业哪卸土蚣业呐疾灰槟睿悖靼琢嗣矗俊

姜┳詈笠痪浠疤氐氐募又亓擞锲忠补室馔享撤呕毫艘舻鳎铝6恢倍寄靥钡阶詈蟛呕夯旱睾狭撕涎郏棺叛勰溃骸盎氐幕埃铝靼琢恕!鄙羝銮逶茫匆蝗绯戮晒爬系囊衾趾校挥懈星椋サ鞫廖耷樾髌鸱

瞧见姜衣璃低眉顺目的神情,姜┞獾囊恍Γ酒鹕砝矗昂昧耍背讲辉缌耍乙哺枚砘馗恕!彼底牛┮煌手暗难仙餍Γ姑夹Φ溃骸耙铝В愕雒畔蛏蚶细娲前伞!

“是。”

姜衣璃闻言,柔顺地走上前来,搀扶着姜┳叱雒湃ァr怀雒啪图芗矣侠矗熳哦俗叩酱竺徘埃图蚶现俺米哦怂祷暗目盏保丫饕幌盗械睦裎锒际帐敖私├词钡穆沓道铮夜芗乙惨丫钤诹寺沓低猓Ь吹靥孀沤┨鹆私瘟薄

姜┛醋乓慌运托械纳蚣叶虾蜕蛞菅狻5蚰叮ψ抛饕镜溃骸扒准遥袢瘴也坏貌惶崆案娲牵娜盏昧丝障性倮锤峡垂稀!鄙蚶衔叛砸菜孀抛饕荆Φ溃骸安话拢庖簦娜崭檬俏颐侨タ辞准也攀恰!彼底牛饺艘徽蠛淹怕沓瞪献呷ィ蛞菅夥鲎沤┥狭顺担┳顺的冢宰叛矍暗纳蛞菅馕12x龈赖溃骸耙菅猓医尘驼饷匆桓雠雇闳蘸笠煤锰巯几毫怂!

沈逸砚略有迟疑地扫过站在马车一端默不作声的姜衣璃,怔忪点头:“是,女婿不会负了衣璃的。”说着,姜┱獠虐残牡仄补啡ィ醋沤铝ВΦ溃骸耙铝В准掖阏饷春茫乙簿桶擦诵摹d惴判模隳镉形艺展俗牛阒恍韬煤迷诜蚣揖秃谩!

姜衣璃闻言,娇弱的身子猛地一颤,姜┟挥新┕庖凰烤俣葱ψ畔蛏蚣叶系懒嗽偌帕寺沓嫡柿保矶ァ

迎着马车驶去激起的尘土,姜衣璃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处,直到姜┑穆沓凳蝗チ私治膊桓囱凹铝Щ故钦驹谠兀从兴酢

“大家都回去吧。”瞧见姜├肴ィ蚶下氏扔勺派蚰覆蠓稣凵碜呋兀倭酥崃硕簧i蛞菅庖菜孀抛呋厝ィ蚰陡照哿松恚醇铝Щ挂恢闭驹谠兀薅谥浴

一心只道姜衣璃是送走了父亲不舍伤心,沈墨欢走到姜衣璃身边,打量着姜衣璃垂下的眉眼里淡弱无神的模样,轻声问道:“嫂嫂怎么了?”说着,便见姜衣璃被沈墨欢的一声低声询问打断了怔神,恍惚间抬起一双柔弱无依的眸子看着她,那一眼,让沈墨欢心下一颤。只见姜衣璃那双原本安若无波的眸子里,此时浅显地印着两道浅浅的无助神色,叫人于心不忍。沈墨欢心生恻隐,朝着姜├肴サ姆较蛲似蹋挪虏獾溃骸翱墒墙弦吡松岵坏茫俊

沈墨欢的一声‘姜老爷’,却正中姜衣璃心底的疼痛软肋,之前临行前,姜┒宰潘档幕埃丝逃忠淮吻逦叵熘炼唷

你跟你娘一样,天生就是个情种,一旦动了情,一切就不受自己控制了。当初你嫁进沈家时,我只道那沈逸砚俊逸倜傥,惹人迷恋,不道却忘了还有沈家大小姐这样的妙人儿。看来爹还要特地提醒你,不仅是沈家的男儿,就连沈家的女儿,都不要妄动情念,你,明白了么?

每响起一次,便在心底深深地刺痛一次。

那样的声音就像是魇魔,一如之前那缠绕自己多年的噩梦一般,犹如将自己拖进冰凉的湖底,没有挣扎,也挣扎不脱,万劫不复。

猛地一惊,姜衣璃从思绪里挣脱出来,她错愕地看了沈墨欢一眼,随即垂下了眼,渐渐地收起之前零星的无助,慢慢的淡下去。她微微地退后了一步,摇了摇头,这才淡道:“我累了,想先行回房休息了。”说着,姜衣璃绕过了沈墨欢,就要往自己的阁苑走去。却不料没走出几步,就见沈墨欢察觉出异样,随着姜衣璃离去的方向迟疑地唤住她,“嫂嫂。”

姜衣璃闻言顿住脚步,却不愿转过身去看沈墨欢,也不回答,只是静静地等着沈墨欢的下文。

沈墨欢绕过姜衣璃的身后,一双皎洁的眸子此刻正定定地看着姜衣璃,就似是要将姜衣璃看穿一般。许久,才半带试探半带肯定的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姜衣璃却只是垂着眼,默默地摇了摇头,淡笑道:“小姑子不必担心,没事。”

姜衣璃的话回得素淡疏离,就连脸上的神色都是隐隐约约的漠离,沈墨欢看着她垂在发下的一张雅致的面庞,却不知是隐在阴影里还是发自内心的冰凉漠然。她越发盯着姜衣璃的面庞瞧,就越发的想不真切,为何早晨还在自己面前笑得狡黠玲珑的女子,不过几个时辰之后,就变得麻木淡漠得几近面无表情。沈墨欢想着,伸手去握住姜衣璃的手腕,声音也越发的温柔软淡起来,“嫂嫂若是有心事,但说无妨。”说着,她暗暗揣度片刻,才试问道:“莫非是姜老爷发现了什么,责备嫂嫂了?”

姜衣璃闻言一怔,随即一阵心绪错杂地挣开了沈墨欢的手,甚至退离了沈墨欢身边几步,微微撇开头,道:“你什么都别问了,我很好。”说罢,不等沈墨欢说话,就率先打断,“小姑子,回去吧。”说着,就转过身子,朝着院内走去。

饭团看书

沈墨欢瞧见姜衣璃离去,却并没有立即跟上去,而是默默地站在原处,蹙着俏眉静静地打量了姜衣璃瘦弱冰冷的背影好半天,可以明显感觉到那付瘦弱的身子里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信息,无奈地叹息一声,才慢慢地跟过去,走到了姜衣璃的身侧。

两人一路无言,待走到了姜衣璃的阁苑前,沈墨欢才顿住了脚步,看着姜衣璃,见她微微偏过身子看着她,道:“那我先回房了,小姑子晚膳时分见。”沈墨欢自始至终都是蹙着眉不解地看着姜衣璃,似是从之前到现在,都未能从她这般的转变中回过神来。姜衣璃却没有给沈墨欢明白了解的机会,她见沈墨欢不答,便转身往自己的卧房走去。

“嫂嫂。”沈墨欢待得姜衣璃走出几步,才轻声唤道:“你若不想说,我自没有逼问你的道理。只是凡事不要闷在心里,迟早会憋出病来。”说罢,沈墨欢微微叹息一声,不再多说。

姜衣璃听到身后若有似无的一声叹息,默默地垂下眼,似是被这声叹息拨动了心弦,可是却也不过一瞬间的事。她咬着唇,隐忍不语,半响才淡道:“不早了,小姑子也回屋歇息吧。”沈墨欢闻言,听着姜衣璃一如既往漠然疏离的语气,无奈地轻笑一声,随即淡应道:“好,那我先走了,嫂嫂好好休息。”

姜衣璃隐隐地低应一声,却也不知这沈墨欢到底听没听见,只是到了最后,她听见身后沈墨欢的脚步声渐渐响起,逐渐远去,这才忍不住回头看去。偏眼就见沈墨欢的一身紫衣背影慢慢地隐出了视线里,背影纤细,隐隐透着一股子无奈。

瞧着那抹背影微微地怔了神,半响,姜衣璃才回过神来,哂笑自己的傻。收起眼底残留的哀哀,她也背对沈墨欢,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