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风不止

    林悦然介绍完自己,就对着沈墨欢和姜衣璃浅浅地笑。

笑容清淡,却使人过目难忘。

沈墨欢并不急着说话,只是礼貌地回以林悦然浅显的微笑,随后,回首看着一旁的姜衣璃,笑问道:“如何?嫂嫂可喜欢林小姐的弹奏?”目光柔软如午后暖阳向姜衣璃铺洒过去,姜衣璃不料沈墨欢的问话,却还是如实答道:“林小姐的琴声悠扬悦耳,单凭耳闻,便能知晓定是习琴多年,琴技上自然是不必多言。”

“嫂嫂喜欢?”沈墨欢语气清淡若柳絮,但是姜衣璃总觉着她语气里间杂了一些平日里没有的情绪,却稍纵即逝,叫她还没来得及琢磨透,就从耳迹划过。姜衣璃凝神看着沈墨欢,看着她面色柔和,瞧不去蹊跷,才作罢回道:“比起喜欢,该是欣赏更为贴切吧。”

沈墨欢闻言,低眉笑着算作回应,随后转头望向一旁静默不语看着二人的林悦然,客气笑道:“我对于音律只是略知一二,如今就连嫂嫂都赞林小姐的琴技过人,那么,想必林小姐的才华是毫无疑问的了。”说着,林悦然翩然一笑,望了一旁的姜衣璃一眼,这才转眼看着沈墨欢,隐晦低道:“能为毓贤书苑所用,实乃悦然之所幸。不过,我有几句话,想要跟沈小姐言及,不知可否...”语调巧妙的停顿,微微的拉长了尾音,眼神也隐隐约约地扫过姜衣璃,笑得模糊不明。

《仙木奇缘》

姜衣璃是聪明之人,这一眼,立即明白了林悦然隐约地笑里透露的意味。她倒也脾气甚好没有生气,只是灵巧地捉住林悦然忽闪扫过的目光,直视过去,淡然一笑。然后,转向一旁的沈墨欢,却见沈墨欢只是默然不语,丝毫没有要挽留抑或驱赶之意。姜衣璃心下一沉,淡道:“我之前来的匆忙,还未来得及好好观赏观赏书苑,既然小姑子跟林姑娘有话要谈,那么我就不打扰了。”说着,也不待沈墨欢说话,姜衣璃就对着二人点点头,转身走出了内堂。

只是,沈墨欢望着姜衣璃的背影,总觉得熟悉的纤细身影之外,透着一层若有似无的疏离。

凝望闪神间,却听得耳畔一阵隐约的笑声响起,沈墨欢醒神循声望去,就见林悦然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沈墨欢的身旁,身影绰约,笑容清雅,却叫人忍不住心生一阵警惕。

“呵呵,貌似少夫人不高兴了呢?”林悦然掩着嘴低笑,带着几丝若隐若现的幸灾乐祸。“之前我希望她暂时回避,沈小姐却没有挽留她,看来,是心里受了气,不高兴了。”

沈墨欢心里本就在介意这件事,如今听得林悦然毫不避讳地直言,她这才微微蹙了眉,眼神淡然若湖面,却闪过一抹淡光。“林小姐之前说有话想跟我谈,不知所谓何事?”不知为何,沈墨欢越是打量林悦然的笑,就越是觉着蹊跷,所以她也不打算卖关子,直接挑明了话题。

“之前听师父提及说沈家二少夫人怀孕了,不知近来情况可好?”林悦然却似是不打算这么快就结束话题,她缓缓地走到了琴前,抚着琴弦,看似无意地问道:“害喜可厉害?一切都还安好吧?”

听到林悦然提及阮七七的名字,沈墨欢只觉得耳畔一阵轰隆震响,虽然林悦然问的寻常,但是不明就里的,从她口里听到阮七七的名字,沈墨欢总觉得心里一阵心颤乱跳,没来由地一紧。

她定了定神,还是不动声色地温浅一笑,“小嫂嫂今日里一直在府上安心养胎,一切安好。”说着,沈墨欢语调略微一转,佯作好奇地询问道:“只是不知怎地林姑娘会突然提起小嫂嫂来?”

“沈小姐有所不知,我跟七七可是姐妹呢?”林悦然伸手挑了挑琴弦,随后抬头对着沈墨欢微微一笑,“你说,作为好姐妹,问候问候姐妹的近况,有何好稀奇的?”

这一句话落,却叫沈墨欢直觉性地扭紧了黛眉,却依旧按捺着性子,笑道:“哦?小嫂嫂何时有了林姑娘这个朋友,我怎么从未曾听她提起?”说罢,就见林悦然闻言咯咯一笑,眉眼如黛,眼波暗转,望向沈墨欢的眼神带着几分打趣,却清明地叫人无处可逃。“听沈小姐这么说,就好似跟你小嫂嫂交情匪浅一般。难道七七什么事,沈小姐都知道,也都要知道么?”

“我跟小嫂嫂自幼相识,交情颇深自是难免。”沈墨欢淡笑着,不动声色地避开林悦然投来的辛辣问题,避重就轻地答道。

林悦然当然听得懂沈墨欢言语里的玄机,却不点破也不继续追问下去,只是一径地笑,“交情颇深?是怎样的深度?”说罢,美若烟花的眸子里却泄出滚烫的光芒,叫沈墨欢避无可避。沈墨欢迎接着林悦然的目光,却还是波澜不惊地笑道:“林姑娘问的有趣,除了姐妹姑嫂之情,还能有什么样的交情?”答着,沈墨欢笑容可掬,语气无波无绪,叫人抓不住一丝破绽。“只是,我不知道,这些又跟林姑娘你有什么关系?”

“七七是我的好姐妹,我之前略有听她提起自己的感情之事,所以如今见到了沈小姐,难免心生好奇,还望沈小姐不要介意。”林悦然这一番话明着妥帖,实里却波涛暗生。沈墨欢对于林悦然的问话开始心生不耐,却还是适当的周旋,巧妙地将自己隔绝在这场暗战之外。“林姑娘能如此关心小嫂嫂,实则小嫂嫂的福气,我替小嫂嫂高兴,也感激林姑娘的关心,怎会见怪。”语调轻浅,处之圆润,叫人捉不住一点漏洞。

林悦然不说话,只是附和着沈墨欢相视一笑。心底却默默地绞紧,叹为观止。

好一个八面玲珑的女子,难怪,难怪当日阮七七会动心。

想着,林悦然却不再发问,她淡笑着瞥眼看着堂外慢慢渡步在青花石地板外的姜衣璃,道:“那么,我就不与沈小姐多谈了,叫少夫人等久了,那就失礼了。”言语间,林悦然转身抱起自己的琴,走回沈墨欢身边,“那悦然就先行告辞了,明日再见。”

沈墨欢略微点了点头,待得林悦然作势要走,却听得沈墨欢轻唤道:“林姑娘,请留步。”瞧见林悦然愕然顿住脚步,沈墨欢才走到她身前,直视着她的双眼,一字一句漠道:“有几句话,我想我有必要跟林姑娘说,林姑娘你是聪明人,聪明人必定懂得权衡利弊得失。所以,林姑娘也一定明白,不该打听的,还是妄加探听的好。不要挑战别人的耐心,也不要高估自己的实力,才是聪明人该做的选择。林姑娘,你说呢?”

林悦然闻言怔神半响,抱住古琴的双手不自觉地一紧,随即,她目光复杂地看着沈墨欢,许久才呵呵笑道:“沈姑娘所言甚是,悦然方才一时疏忽,还望沈姑娘莫见怪。”她微微俯了身,凑到了沈墨欢的耳畔,低笑着呢喃道:“沈墨欢,你在怕什么?”说着,林悦然嘴角挑起一抹了然的笑意,“怕我问起当年的事情,怕七七全部都跟我提及了?还是怕...”她望着堂外姜衣璃俯身摘起一朵嫩白的花蕊,抬头就看住了自己这边与沈墨欢如此贴近的身影,笑得意欲难明。“怕你的好嫂嫂知道,你当初的那些荒唐事儿?”

说罢,林悦然的笑声渐渐响起,她微微直了直身子,离沈墨欢远了些,才复又笑道:“沈墨欢,你是什么样的人,姜衣璃不明白,我倒是清楚很。你当初既然能拒绝七七,那么现在,就该料想你的好嫂嫂会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你。”

终归,那姜衣璃也不过是个寻常女子罢了。

再对你有情绊,也不会真正有勇气越过那条道德的界限,有那个胆识去握住你的手。

你当初故意佯作不知七七的爱慕,避而无视,那么现在,就该料想到当日的结局,终有一天会加还到你的身上。

所以,你最好祈求自己没有动情,不然,到了最后受苦的,必定只能由你一个人分尝。

就像当初七七一样。

林悦然想着,嘴角慢慢地凝起一抹笑意,途经呆站在原地望着手里的花蕊的姜衣璃,林悦然稍稍停了脚,对着姜衣璃笑道:“少夫人,我先告辞了,改日再见。”说罢,不待姜衣璃醒神,就率先走出了后院。

徒留姜衣璃一人,望着她的背影怔神。

沈墨欢缓缓走到姜衣璃身边之时,见到的,便是一脸怔忪的姜衣璃。沈墨欢并不急着开口唤她,只是看着姜衣璃发愣的侧脸,许久才轻唤道:“嫂嫂?”声音很轻,带着几丝柔软,生怕惊坏了思绪远游的她。姜衣璃闻言诧异地回头,看到是沈墨欢才放松了之前紧绷的神经,却又随即收紧,暗暗地竟有些难以言喻的感觉慢慢地聚拢在心底。

“时辰不早了,咱们该回府了。”沈墨欢见姜衣璃低应一声后,垂下去的头颅,缓缓道。姜衣璃只是点了点头,便随着沈墨欢往马车里走。

马车缓缓地启程,可以车内的二人全无了之前来时的热络气氛,各自安坐在马车内一角,默默无言。

车窗帘子外的风顺着翻飞的帷布打在脸上,姜衣璃微微觉得有点冷,她回眼看了看一旁的沈墨欢,看到她精致的面庞下一言不发的容颜,紧抿的唇,消浅了之前淡笑残留的弧度,看起来心情似乎并不好。

“小姑子?”姜衣璃试探地唤了声,瞧着沈墨欢闻言撇头对着她低眉浅笑一如往常的样子,姜衣璃才微微安了心,却又很快接口问道:“刚才,林姑娘跟你说了什么?”

似是未曾料想姜衣璃会问起,沈墨欢面色微微一黯,随后复又笑开去,“没事,她说她是七七的朋友,所以话了几句家常。”沈墨欢避重就轻,却不想这一句几经慎重之后的话,却引来了姜衣璃一阵无言。

“你...对哪个女子,都这般好么?”姜衣璃低头沉思了片刻,想起沈墨欢口口声声唤‘七七’,想起她跟并不熟的林悦然贴近耳语,便又不自觉地想起她总是毕恭毕敬疏离地唤自己‘嫂嫂’。“若是我不是你的嫂嫂,你还会这般对我么?还会,对我这般好么?”

心里,就没来由地空落落的,竟有些发沉发疼。

沈墨欢被姜衣璃的问话惊的一怔,似是没有料到姜衣璃会问出这样的话,更没想到姜衣璃是会关心这些的人,她只是看着姜衣璃,神色复杂,想伸出手去轻触姜衣璃话落额际的长发,却终是止住了冲动,她看了姜衣璃半响,最后只是淡笑着问:“我对嫂嫂好么?”

长久的沉默后才听到沈墨欢这样一句笑言,姜衣璃沉思片刻,忍不住歪头去看一旁的沈墨欢,眼神一碰触却又有如触电般发颤发麻,惊错地立即移开。她别开眼,歪着头,蹙着眉思索半响,正要说话,却不料马车往前一倾,就听到车夫禀告她俩,已经到了沈府。

噎在口里的话,却还是来不及回答,只能吞进了肚里。

沈墨欢下了马车,就被恰巧出府的阮七七跟沈逸砚碰见,阮七七扔了手里的小玩意,转身也不顾有孕在身,唤了声沈墨欢就向着她这边跑来,任沈逸砚在身后怎么唤都不理睬。

姜衣璃走下来的时候,就正好看见阮七七扑到沈墨欢的身前,撒着娇要沈墨欢哄。沈墨欢赖不过她,又不好推开,只能笑着应承。

姜衣璃笑望了几眼,见阮七七作戏般使出浑身解数,就是不让沈墨欢得空往自己这边看一眼,她淡淡地一笑,转身朝着自己的卧房走去。

之前没有说出来的话,就都卡在了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