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是也非也,一往而深

    沈墨欢望着姜衣璃转身离开的背影,扶住阮七七的手一松,嘴张了张,随即看着身前的阮七七和沈逸砚,最终还是默默地止了声。

叫住了又如何?

眼下的这般况景,就算叫住了她,也不过是给她多增几分难堪。

想着,沈墨欢微微推开阮七七,后退一步看着沈逸砚,唤道:“大哥。”沈逸砚闻言之时已经走上前来,笑着点点头,又看了姜衣璃的背影一眼,问道:“出门来?”

“嗯,与嫂嫂去书苑了一趟。”沈墨欢如实答道,却见身旁被推开一步的阮七七听罢立即皱起了脸,紧逼道:“去干嘛了?怎么想起跟她出去了?”声音微微提高,带着不饶人的强势。

《仙木奇缘》

沈逸砚见自己的妻子这般不饶人,赶紧拉住她,好脾气地笑骂道:“哪有你这样不讲理的,墨欢不过是跟衣璃出门去一趟而已,你就不依不饶问个究竟。”说着,他拉住阮七七不让她再说话,随后,对着沈墨欢笑道:“出门一趟,也累了吧?”见沈墨欢淡淡点了头,他让开身前的道来,“回去休息会儿,梳洗一下,内堂快要开晚膳了。”

“大哥,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七七说。”沈墨欢拒绝沈逸砚的好意,而是转向了一旁的阮七七,眼里有不容人拒绝的光芒隐隐摇曳。“一些女子间的话题,哥哥还是回避的好。”说着,转头看向沈逸砚的目光却一瞬间柔软下来,笑得浅淡。

沈逸砚略微一怔,不想沈墨欢会这么说,但是瞧见阮七七也没有拒绝的意思,便点了点头,由着沈墨欢带着阮七七走进了沈府,往阮七七的卧房走去。

被沈墨欢一路不言不语地带进了卧房,见到她面无表情地合上了门扉,阮七七坐下,望着她面色不复往常的柔和,在阴暗的光线里,显得几分不悦,挑眉问道:“怎么了?谁惹咱沈家大小姐不高兴了?”语气里满满的揶揄,漫不经心地响起。

“今日书苑里征了一名新的乐师,叫林悦然。”沈墨欢不答阮七七的话,只是随着阮七七坐下,自顾自地说着,随后一双明亮的眼睛望着阮七七,“你可认识这个人?”

阮七七原本手里把玩着茶盏,听着沈墨欢的话,黛眉一簇,手一垂,放下了茶杯。“为何这么问?”

“她说认识你,三言两语里总不肯绕过我俩当年的事情,一直紧咬着不肯放。”沈墨欢说着,眉心微微地扭紧,“我不知道你何时认识了一位这样言辞犀利的姐妹,但是,今后她在书苑里授课,一来二去的,被哥哥知道了,后果是什么你比我更清楚。”

阮七七闻言,却只是松开了眉头,展颜笑道:“你放心,悦然不是那样的人。”言罢,阮七七顿了顿,她似是想起什么,目光闪烁地望着沈墨欢,连唇边的笑意都变得柔软起来。“我知道,你今日单独跟我说这些,是在担心我。”说着,阮七七似是从这个想法里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她急切地伸出手握住了沈墨欢搁在桌前的手腕,“墨欢,你是担心我的,是不是?你担心我,所以你来告诉我这些,对么?”

回答她的,却是沈墨欢收回的手,和蹙眉不语的神情。“七七,我想你应该不需要我提醒你才是。”默默站起了身,沈墨欢的目光清亮却又凝重,一字一句说道:“你是大哥的妻子,是我的嫂嫂,选择了就不可能回头。”

“那都是因为当年你拒绝了我。”阮七七回答的理所当然,她挺着胸脯,不依不饶地随着沈墨欢站起了身,走到了她的身旁。“你明明知道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什么,你当年一开始就知道,可是你没有阻止我。当初没有,那么现在就更不能这样做,因为一切都太迟了。”

沈墨欢不可思议地望着阮七七,一双柳眉搅得更紧,她无言地与阮七七投来的目光对视,却又很快撇开去,只觉得心乱如麻。她疲惫地闭着眼,淡淡地叹了一口气:“七七,你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你已是大哥的妻子,现如今还怀上了他的孩子,你怎么还可以说这样任性的话。”语气里是淡淡的无奈,夹杂着难以分辨的疲倦。

阮七七却不依,她握住沈墨欢的手,不顾沈墨欢一瞬间些微的挣脱,带着她的手抚住了自己平坦的小腹。触着那里面还很脆弱的生命,尽管什么都还摸不出来。“感觉到了么?这里面有沈家的孩子,那孩子间接也有着跟你一样的血脉,跟你一样的姓氏。他将会是你的侄子,说不定会长的跟你很像。”

阮七七的这番话,直叫沈墨欢觉得手心着了火般的滚烫,她惊愕地抽回了手,看着阮七七的眼睛充满了无数的情绪,既错愕哑然,又愤怒难当。“阮七七,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说着,沈墨欢上前扶住阮七七的肩膀,只觉得阮七七的笑容看上去叫人胆寒至极。“你这样做,会伤害哥哥,也会伤害到你自己的,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阮七七倒是不见沈墨欢脸上的惊异,只有淡然的神情,语气平静地叫人心惊。“我没有办法,除了这个办法之外,我找不到第二个方式一直呆在你的身边。”

沈墨欢随着阮七七平静地叙述,一点一点地松开了握住阮七七肩膀的双手,死死地盯着阮七七平淡无波的脸,就似是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一般。

她一直以为,当年的那一次拒绝,就算在阮七七的心里留下了抹不去的伤疤,但是这些年来,也该会随着时间慢慢的淡忘。毕竟之后的每一次里,她看着阮七七脸上的笑容,都不像是作假。

所以,每次阮七七提及往事,她都只是尽量的迁让,只满心以为是阮七七把这件事当做了要挟的把柄,偶尔要自己忍让时的借口。慢慢的这些年过来,她见着阮七七与自己的哥哥如此恩爱,也就忽略了阮七七心里是否还残留着未消的情愫。

如今,如今。

直到今日,她才知道阮七七心里竟还藏着这样大的密谋。一步一步走来,都不过是她算计好的步骤,顺从了自己的大哥,然后终于嫁进了沈府,这些都只是,帮助她达成目的的一个跳板,最终她想要的,居然是这样荒唐又可笑的位置。

沈墨欢只觉得心里没来由地下沉,她觉得荒唐的可笑,却又只觉得嘴角沉重,竟是笑一笑也吃力。

想着,沈墨欢慢慢地转身,朝着屋外走去。“你好好歇着吧,我先回房了。”说罢,她不顾身后阮七七的呼唤,径自退出了房门,几近失魂落魄。

无意识地往前走着,直到眼前出现了一道朱漆红木门,她才顿住了脚步,看着眼前的门扉,这才晃神惊觉,眼前的住处不似是自己的卧房,倒似是姜衣璃的房间。

摇了摇浑浑噩噩的脑袋,沈墨欢退开了一步,正要转身离开,却听得‘吱呀’一声,姜衣璃的丫鬟莹竹正巧推门而出,手里还端着一个提篮。见到了眼前咫尺间的沈墨欢,吓得险些惊吓出声。

“大...大小姐,你怎么在这儿?”稳了稳自己几乎要跳出喉咙的心脏,莹竹惊魂未定地看着眼前的沈墨欢,问道。

沈墨欢刚刚摆首,就见坐在书桌前翻看书卷的姜衣璃闻言抬起了头,平静温软的目光就落进了沈墨欢的眼里,就好似温煦的暖阳,瞬间抚平心底的潮湿。

姜衣璃未曾料想沈墨欢在门外,如今两人毫无阻碍的对看叫她心底一颤,她撇开了目光,随即拢了拢肩头的披巾,迟疑半响,才朝着沈墨欢这边走来。缓缓地走到沈墨欢身前,姜衣璃站定后,对着一旁呆站着的莹竹说道:“莹竹,还愣着做什么,再不出门天色就要黑了。”莹竹这才回神点了点头,越过沈墨欢,径自出了门。

唤走了莹竹,姜衣璃略微尴尬地看了沈墨欢一眼,只是稍稍让开了身前的路,低声道:“有什么话,先进来再说吧。”

沈墨欢张了张嘴,想说自己只是无意中走到了姜衣璃的门前,但是瞧见姜衣璃已经让开了身前的道路,便又抿了唇,依着姜衣璃的话走进了屋去。

合上了门扉,姜衣璃这才转身走到沈墨欢身前,一眼望见沈墨欢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神情,她心下担忧,却又说不出一句担心的话来,只好侧过身倒了一杯热茶,递到了沈墨欢的手里。

“先喝口茶吧。”说着,见沈墨欢接过茶,却只是低头端看着没有喝,她才耐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了?”

沈墨欢迎着姜衣璃探寻的目光抬起头来,望见对面的一袭粉衣人儿微带担忧询问的眼睛,她淡笑着摇摇头,不准备提及之前的事情,更不知要从何说起。

她心里再清楚明白不过,眼前的人,她的嫂嫂,归根究底不过只是一个寻常简单的女子罢了。

经历单纯的女子,大抵一辈子也不会料想更不会发生自己现下经历的这一系列荒谬的事情,所以,自己何必说出来引得她的担忧,又何必说出来吓到这个单纯的女子。

所以,沈墨欢只是抿着唇,对着姜衣璃的疑问淡淡一笑,粉饰太平的美好。

姜衣璃不傻,当然知道沈墨欢的淡笑并不算回答,只是不愿多说罢了。她嘴角默默地牵出一抹无奈的苦笑,却又随即用淡然的目光掩盖,只是移开了眼,不再看她。

你不说,也是正常。

我们本来也没有多深的交集,你大可不必事事都对我坦白。

我怎么会,怎么会傻到自以为这些时日若有似无的相处,就能让你对我信任,交付心事了呢?

“嫂嫂...”垂头想着,却听得身前沈墨欢倏地轻声唤道,姜衣璃愕然地抬头,就撞见了沈墨欢温柔缱绻的笑意。“是发生了些事,但是,不说不是不信任嫂嫂,只是不想这些事情叨扰了嫂嫂陪着我心烦伤神。”

姜衣璃微微怔忪,半响,才从沈墨欢带着满满笑意的眼里明白过来,她面色一赧,只觉得脸颊犹如被火灼烧般滚烫,她垂下头去,别扭地搅着衣襟,解释道:“我才没有介意...你不要误会。”

这番心虚气短的狡辩,只听得沈墨欢一阵低声轻笑。姜衣璃被沈墨欢这么一笑,羞得更是抬不起头来,随即,却感觉到沈墨欢拉过自己,缓缓地拉到了她的身边,声音犹如温暖的春水,缓缓地流淌过来。“嫂嫂不须担心,只要陪我一会儿就好。”

“怎么陪?”姜衣璃闻言抬头问道,一问出口,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根。

这是什么傻问题,当然是陪着坐一会儿亦或是陪着说说话,难不成还能陪着做其他的么?

姜衣璃啊姜衣璃,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在这个人面前,就接二连三的出岔子,笨拙的都不似往日从容不迫的自己了?

懊恼间,却见沈墨欢哂笑着,靠近了姜衣璃的身前,偎着姜衣璃的身子,缓缓地闭上了眼。

“这样就好。”说着,姜衣璃略微羞怯地往后一躲,下一秒,却又定住了脚步,低头俯视着身前的沈墨欢,瞧着她一头青丝铺在自己胸前,美丽的画面竟生出些许妖冶的气氛来,蛊惑着自己动弹不得。

而胸前沈墨欢的温度,隔着衣衫一点一点的传递过来,鼻端也嗅到两人交错在一起的香气,姜衣璃不受控制地伸了手,几经犹豫才慢慢地覆上了沈墨欢的头顶,抚着手里细滑的黑发,竟淡淡迷恋上了手心里微凉的触感。

满室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