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情所起

    我只是想知道,你可也喜欢她。

沈墨欢耳畔还充斥着姜衣璃的那句淡淡疑问,瞥眼却看到姜衣璃眼里盈盈水光间摇曳的波痕,一圈一圈,慢慢的漾开,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清丽随着晃动击打着心扉。

在这样坦然的注视下,沈墨欢竟是张口无言,她只是默默地看着姜衣璃近在咫尺的面容,并不回答。

沈墨欢不答,姜衣璃便也不催,她只是淡淡地转了身,走到桌几前,将沈墨欢之前搁置未动的茶盏里的凉茶倒去,重又斟上了半杯热茶,朝着沈墨欢的方向推去。随后,一双清丽难言的眸子锁在沈墨欢的身上,缓缓移至她俊俏的面庞,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却又格外自然。“或者,不仅仅只是喜欢。”姜衣璃说着垂下了眼,落在桌面的视线叫人看不清她的神情,只有幽幽地声音似吟似叹地响起:“我看得出,她爱你。”

若是不爱,不会有这般强烈的感情。若是不爱,不会有这般浓烈的恨意。若是不爱,也就不会有这般坚定的执念。

只是...

姜衣璃在心底叹了口气,柔软的目光扫过沈墨欢,随即重又收回桌前。“可惜,你不爱她。当年没有,现在也没有,你忠于了自己,就负了她。”姜衣璃一点点的猜想着,慢慢地接受眼前这一切对于自己近乎于荒唐的事实,“或许该是,你当年拒绝了她,可是她偏生是个爱恨分明的人,得不到你的心,便要霸占在你身旁占有你这个人。即使知道,得到的不过是深情万重皆成空,徒劳而已,但是依她的性子,大概觉得这样也是另一种占有。”

至少,在之前的那些年里。

沈墨欢默默地听着姜衣璃一字一句的分析,却一直安静不语,直到姜衣璃不再说话,她才缓缓地朝着姜衣璃走去几步,盯着姜衣璃额前遮住眼眸的发丝,怔忪半晌,才失笑道:“为什么不继续猜下去了?”声音很轻,带着一种浑然天生的从容,却叫人忽略不得的清悦动听。

“没有继续了,我不是神,猜不出来龙去脉,至多只是知道了一个大概。”

沈墨欢依旧是带着一抹淡然的笑意,温软如水黛,含一点柔浅,煞是动人的模样。“你不觉荒唐怪诞?”姜衣璃闻言身子稍稍一滞,随即摆头垂眉。“荒唐。但是情之所起,一往而深,哪能怪她。”亦不能怪你惹了她多情。姜衣璃余光扫过沈墨欢,将最后一句话藏进了心底。

说着,姜衣璃想了想,事情慢慢地理出了头绪,荒唐愕然是一回事,紧接着的却是一阵的心闷暗恼。她抬起了眼,目带嗔怨的看了沈墨欢一眼,声音里微微地愠怒。“我不知道当年的事情是如何,但是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都任由着她胡闹,从今日她的乖张霸道就能够看得出来。沈墨欢,你还要这般纵容她到何时?”

话一出口,就连姜衣璃都惊讶于自己话里的愠怒,但是她胸口堵了一口气,愈积愈浓烈,最后竟连胸口都微微觉出了疼来。她看着沈墨欢,眸子里的光芒一点一点聚集成一种难言的恼气。“我不懂得你这些年花了什么样的心思,但是我只是明白,她对你误解颇深,积成了一种怨念。我知你是为她好,其中也必定逃不出你哥哥的各中牵连。”顿了顿,姜衣璃看着沈墨欢的眼里,隐隐透出一丝丝的心疼。“可是你呢?这些年的努力维系,她可有理解过你?亦或者是某日若是你哥哥知晓,他可真会心疼明白你的苦心?”

笔趣阁

姜衣璃从未连名带姓的叫过沈墨欢,就连微微愠恼的口吻都是沈墨欢第一次听得,她闻言怔神半响,才回神望着姜衣璃眼里静静泄出的担忧和心疼,纷纷凝结于眼睫之上,乘着窗外隐约透进的月光,晶亮闪烁犹如天际星辰。

“明明是别人的事,嫂嫂为何这般动气?”说着,沈墨欢却完全无视姜衣璃之前的动容质问,逼近姜衣璃一步,对上她双目的眼神灼灼如桃夭,叫姜衣璃无处可逃。“嫂嫂是在担心我?”是因为担心我,你才忘记了你一向客气疏远冷淡的性子,忘记了你一向谨言慎行自持甚严的作风,为了自己动了气上了心。

想着,沈墨欢心底一阵激切,对上姜衣璃的眼神也似是下了蛊,浓烈得叫姜衣璃害怕,却移不开眼去。她紧紧地咬着唇,看着沈墨欢逼近自己的脸庞,就连彼此的呼吸都能交融的距离,几乎要将彼此融化的温度,强势地灼烧着她的心扉,红透了双眼和脸颊,娇艳之姿掩不住的绽放开来。她想要退后,躲避开彼此之间铺天盖地弥漫开来的气息,却怎料身形往后一倾就撞上了身后的桌几,抵着桌几,退无可退。

沈墨欢身上淡淡的脂香混含着她的芬芳,由着彼此相贴的身子弥漫开来,犹如上好的熏香,诱惑着自己贪婪地嗅进鼻端,上瘾般的汲取。她动弹不得地看着眼前沈墨欢的脸庞,远看清远如山黛,如今近在眼前仔细地端瞧,更是觉得赏心悦目,犹如一幅山水黛青的水墨画,浓淡恰宜,惹人心醉的美丽。

“嫂嫂。”沈墨欢望着姜衣璃红透的脸颊上好似两朵俏云浮动,秋水般明亮的双眼此时好似被多情的手拨动,划开一圈一圈的涟漪,双唇微张,吐露着轻浅的气息。沈墨欢低唤一声,声音一贯的轻柔,却带了一丝似叹般的呢喃。“为何要对我的事,这般上心?”

姜衣璃几近仓皇地瞥开眼,想要伸手捂住自己此时绯红的脸颊,却移至沈墨欢的胸前停住,支在沈墨欢与自己的胸膛之前,就好似一道障栏,勉强地隔出了一丝的距离,卡在彼此之间,这才觉得呼吸顺畅了些。

心脏跳脱的几乎要蹦出喉咙,姜衣璃却只是垂下了眼,手肘使力往外带开去,稍稍推开了沈墨欢,却也推走了心扉的那一丝暖气。她轻颤一下,慌乱地转过身去,背对着沈墨欢,双手扶着桌几,冰凉的桌面透过手掌一路凉至心底,这才唤回了她稍许的理智。“我不懂得你在说什么,你是我夫君的妹妹,我关心你也实属正常。”说着,她强行冷下了话语里的温度,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参杂其中。“还望小姑子不要误会才是。”

“如此?那嫂嫂方才该关切的,该是哥哥知道整件事后的心情震撼,而非我这些年的感受才是。”沈墨欢语气更甚于姜衣璃的强势,她望着姜衣璃轻颤的背影,眉心微蹙。“嫂嫂要否定么?”

姜衣璃张着唇微微喘息着,心脏跳动的太强烈,几乎叫她负荷不来。她只是双手紧抠着桌面,绞着眉,逼迫自己冷漠道:“小姑子,我想你是误会了。”说着,姜衣璃默然地闭了眼,唇瓣颤栗,许久才勉强自己继续冷硬道:“我不是阮七七,没有她那样的感情,不会对女子动丝毫恻隐之心,更不会对小姑子你别有他想。”短短几句话,却似是耗尽了姜衣璃所有的心神。

伴随着姜衣璃这句话的响起,沈墨欢近在咫尺的身子倏地退开一步,似是前一秒还坚定进攻的士兵被人踩中了软肋,疼不可遏。她一双清幽明亮的眸子打量了姜衣璃片刻,分分秒秒地打探,最后都一点一滴地凝成了嘴角的一丝苦笑。

姜衣璃看着眼前的沈墨欢依旧对着自己凝眸浅笑,但是没来由地竟是鼻头一酸,险些没掉下泪来。她别开脸,感觉到身前的人儿又往后退了几步,的脚步声却带出心底隐隐地疼痛和绝望而出。她咬了唇逼迫自己不去看沈墨欢,更不敢去求证此刻她的脸上是否带着被自己之前那样强硬的话伤害的痕迹,她只是垂着眼,听着沈墨欢脚步渐渐响起离去的声音。

“嫂嫂说的对,你不是七七,我也从未将你当作过七七。”沈墨欢嘴角的笑意很浓,却嵌着一抹伤悲,她垂头看着两人在月光下交错在一起的身影,心生一股子酸楚。“方才是我一时糊涂,做了越矩之事,还望嫂嫂见谅。”

刻意淡然的声线,却掩不住心底突生出的那一抹疏离。姜衣璃听在心里,几经张口打断,最后都只是攥着拳头沉默。直到沈墨欢言毕转身离去,姜衣璃这才敢抬起脆弱不堪的眼眸去看她的背影,却望见一袭淡衣包裹之下,那抹背影看上去那般柔软无依,就似是被人剥了茧,失去了生的活力。

她看着那抹身影慢慢地远了,远了,眼见着她就要途径自己院前的两个古树,绕过门庭离去。姜衣璃的心一点点的收紧,她只觉得自己此刻就似是被一颗不知名的线牵引,线的另一端缠绕的却是沈墨欢。

否则怎么会,看着眼前的那抹身影离去,自己竟是会感觉到这般的疼痛难忍?

想着,姜衣璃身形猛地一颤,朝着沈墨欢的方向追了过去,扶着门框,急急地唤道:“墨儿。”声音由于一出口的急切,音调稍稍上提,就似上好的碧玉击打着青石,说不出的清脆动听。

沈墨欢依稀听到身后有人呼唤,一声‘墨儿’似是梦里佳音,真正听见却只觉得一阵的不真切。她停下脚步,却没有立即转过身去,直到姜衣璃又一声低唤重复无意识地呢喃而起,沈墨欢才抑不住心头的激动翻腾,蓦然转身循着那道动听的声线望去。

只见凝眸浅望间,一袭粉衣人儿站定在视线的最深处,青丝拂肩,一双秋水般的眸子里眼含波光粼粼,注视着沈墨欢的视线异常的专注。她倚着红木门扉,半个身子掩在门扉后,半个身子玲珑浮现,只这么静静地站着,就好似一幅美人水墨般迷人。

姜衣璃站在原地踟蹰半晌,整个身子都恨不得藏进门扉里去。她看着不远处的沈墨欢,瞧着她慢慢地回过身子,望定自己,之前的一袭冲动就在这样的打探目光里泄了气。姜衣璃别扭地低着头看着自己粉黛的衣衫,支吾好一阵,才低叹一声,道。

“可否,再替我画一抹淡妆,描一次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