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醋意生

    沈墨欢的唇异常的柔软,同样的,女子的唇。

但是却有着不一样的触感和颤栗。

四唇相擦不过瞬间,可是随之带给二人的,却是冗长的沉默。

姜衣璃捂着脸,一手仍心有余悸地抚着唇,眼神迷茫,明明沈墨欢的脸颊就在眼前咫尺间,却没有勇气去窥探一眼。而肩上,搭着自己的那双手却慢慢地垂下去,这样细微的动作引得姜衣璃心跳一滞,促着呼吸静候着她接下来的动作。

不高兴了么?

还是尴尬?

姜衣璃心底下闪过无数的猜想,晃神间,下巴却被对面的沈墨欢微微地抬起,扭向了她的眼前。扭转的片刻,之间故意视而不见的那张素雅的面容,就被深印在了眼眸视线中。

“嫂嫂。”沈墨欢的声音愈发的低柔绵长,轻响至姜衣璃的耳畔,竟觉出一股子暧昧的气息出来。姜衣璃想要避开眼,奈何沈墨欢的面容太过令人沉迷,只消一眼,就再也移动不了。沈墨欢低唤着,随即朝着姜衣璃又凑近半分,两人之间相距无几,稍有动作,似是鼻尖便要轻触在一起。

姜衣璃脑子犹如一瞬间被人灌了浆糊,空白地什么也来不及深想,她只是一眨不眨地望着沈墨欢那双之前还被自己轻触而过的唇,唇薄而优美,嘴角弯起的弧度恰到好处,唇瓣微张,吐出的气息蛊惑着她拱手投降。

“为什么?”

姜衣璃蹙着黛眉,半是迷茫半是不解,她低低地凝看着沈墨欢问。模凌两可的问题,却不知她想问的究竟指的是哪一样。

沈墨欢摇摇头,滚烫的唇就贴上了姜衣璃的额,火般的炙热,熨帖得姜衣璃脑子轰然一炸,心跳有力地起伏着,丝毫不受自己的控制。她承接不住沈墨欢的热度,默然地张着唇微微地喘息,羞怯之姿,煞是惹人垂怜。

轻轻地一吻,沈墨欢这才抬起了头,松开了抬住姜衣璃的手,笑得似是而非:“这本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这种事,根本不是一个两个理由就能解释的事情。

当然,之后的话沈墨欢却没有说,她只在心底默念了一遍。或者是这突如其来的冲动和心悸,那般突兀和莫名,就连她自己也没有还理不出头绪来。只是这般想,便这般为。但是真要细究其缘由来,她却连自己都说不上来。

其实她似是明白,只是那般突然,莫名地叫人不敢再深想下去。

姜衣璃不躲不避地任沈墨欢施为,直到末了,她才茫然无知地睁着一双无助的眸子望着她,一付不得其解不明所以的神色。

沉默间,却听得门外管家气喘着走到了姜衣璃的卧房前,敲门道:“少夫人,少夫人。”声音急切,还依稀带着急促地喘息。

姜衣璃瞧了沈墨欢一眼,随即躲开去,走到门前,问道:“怎么了?”声音柔润,还带着之前情动时的娇艳。她问着,却没有开门。“回少夫人,老爷正到处找小姐不见,所以我特地来问问少夫人可有见过小姐?”

姜衣璃闻言,看了沈墨欢一眼,却见沈墨欢微一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发生了何事,她才转回眼,淡道:“不知公公找小姐何事?”

“回夫人的话,太尉张大人带了夫人和少爷特登门拜访老爷,现在老爷跟夫人还有少爷已经侯在了堂内,老爷正到处寻您和小姐过去。”

太尉张大人?

莫非是公公的门生,张濂?

想着,姜衣璃心下一诧,不知该如何回复,只是别眼看了沈墨欢闻言面色一黯,转头应道:“我知道小姐在哪,你先回内堂吧,稍后我便同小姐过去。”

《我的治愈系游戏》

管家见姜衣璃回答,心下悬着的一颗石头当即落地,他连连应声,随后按着姜衣璃的话折身回了内堂。

听见管家的脚步声渐远,姜衣璃这才折回身,走到沈墨欢身前,却不去看沈墨欢的眼睛,之前被管家打断的温存她还记得,所以此刻一待头脑冷静下来,只觉得一阵难言的怪异和突兀,这份感觉就像是刺一般,梗在心头,使得她只是侧着脸,道:“走吧,看来家里来贵客了。”说着,姜衣璃转身往门边走去。“看公公这般在意,咱们还是不要怠慢的好。”

何止是贵客?

沈墨欢背对着姜衣璃,闻言的片刻心下默默地暗道,随即抚着额头,只觉得之前的温存在心底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打断,想着登门的宾客,一时间,心底竟百味杂陈,心生烦躁起来。

沈墨欢这边还在心底叹息着,姜衣璃那边却已经边说边伸手推了门,踏出了门槛,才察觉沈墨欢站在原地不动。正想回头去催,就见那人已经闲庭信步地渡了过来,脚下走的异常悠闲,但是眉心却总衔着一抹不悦。

来不及深究沈墨欢为何听见来人之后脸色就开始转变,绕过两个门庭,抬眼就看见内堂已经坐满了一干的人。

待得走近了,姜衣璃才看见主座上,左右两张凳子坐着沈老和一年过五旬,衣着体面光鲜的男子,一眼便知这人必定是之前管家口中的张大人,张濂。只见他虽年过五旬,但是脸颊尤带着当年的威武姿态,身子健朗,穿着不凡。两人身旁分别多加了一张凳子,坐着沈母和张濂的妻子,王氏。而下座,便是沈家长子沈逸砚,对面正对着一名玉面冠发的男子,身形宽阔修长,面容俊朗,带着温文儒雅之气,瞧见她们二人走进来,炯炯有神的目光停在她们身上,却带着礼貌的注视,分寸的另人生不出一丝恶气。

而姜衣璃分明看见,那名男子望见二人后,眼神只在自己身上不经意地转了一圈,随后便死死地锁定在了自己身旁沈墨欢的身上,目光一瞬间变得悠远深邃,半是痴迷半是笑意缱绻。

眼神里的绵绵深意,这般情思,无须多想,只一眼,姜衣璃便心领神会。

想着,姜衣璃心底一沉,瞥眼扫了沈墨欢一眼,却见她仿若视若无睹,一径和着自己走到堂中,越过那人的炯炯的目光,对着堂上的众人依次行了礼。

两人行过礼,张濂笑着唤二人起来,随后一双眼睛依次看过二人,才回眸偏过了脸对着沈老笑道:“老师,这位便是逸砚的夫人了罢?”说的正是堂前的姜衣璃。沈老捋着白须,望着姜衣璃正好抬起的脸颊,点头应道:“正是,她就是临城姜家大户姜老爷的女儿。”

“姜家?哪个姜家?”张濂皱眉思索片刻,才猜道:“纺织大户姜俊

沈老瞧着自己的门生讶然之色,笑得几分自在。“正是姜老爷。”

“好啊!好好好,逸砚能娶得姜家的女儿,当真是门当户对,金童玉女的一对呀!”张濂闻言就不吝啬地赞道,直夸得沈老抚须展颜。

姜衣璃承接着堂上众人的目光洗礼,思索着这客套话估计也说的差不多了。正想着,就见沈老抬手暗示自己回座,她垂眼又向着上座的四人示意之后,才转身坐到了自己的座前。刚坐下,抬眼就与沈逸砚投来的目光撞在一起,她微微一愣,正要以笑带过,就见沈逸砚率先移开了眼。

苦笑一声,姜衣璃也不说什么,默然地别开了眼去。

只是,对于沈逸砚的躲避和尴尬,不再会在意和难过。

想着,却见之前还坐在张濂身旁的王氏已经站起了身,不知道之前说了些什么,她已经走上前去牵住了沈墨欢的手,满眼喜欢慈爱地抚着沈墨欢的手,眼里分分明明写着欢喜。

她坐的位置只能望见沈墨欢原本淡漠素洁的背影,如今似是被握的不自然,竟带了些僵硬和尴尬,但是透过模糊的侧面,却能依稀看见她面上仍挂着温煦的笑意,唇角的弧度正好,不浓不淡,不过分疏远,却也绝不多亲近一分。

连姜衣璃都自愧不如的拿捏稳妥。

恐怕若是哪一日真与沈家为敌,就数沈墨欢最难对付。

看着看着沈墨欢素衣的背影,姜衣璃不知不觉怔怔地思绪渐渐飘飞,竟不觉地想起了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来。

醒神时,看到沈墨欢已经不知何时挣了王氏的手,身子已经完全地背对着自己,正面对着一旁的那名男子,声音似是隔了云雾传过来,一阵的清冷悠长。

“钧晟,好久不见。”

说着,就见那名坐着的男子闻言站起了身,身形修长,高出了沈墨欢许多,使得对面的姜衣璃正巧能看得到那叫钧晟的男子脸上此刻温柔的笑意,对着沈墨欢笑得愈发的亲切。“墨儿,自我离开书苑,我们已有三年未见了吧?”不待沈墨欢回答,他眼神变得深邃,兀自陷入了回忆里去。“那年你不过刚过及笄,还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模样,如今,倒真是大不相同了。”

想必,这个便是张濂的独子,张钧晟。

姜衣璃心下思量着,耳边却一直注意着身前二人的对话,却是许久都未曾听到沈墨欢的回答,半晌,才听得沈墨欢清冷的声音响起,“时间在变,人自然会变。过去是过去,哪能跟现在并提而论。”

此言一出,姜衣璃只觉听在耳里,别有一番意味,正看去,就见那张钧晟面色一敛,随即儒雅一笑,不以为意。“可是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墨儿,当年你的那个条件我如今还记在心间,你不会忘了吧?”

说着,就见沈墨欢瞥眼看了看高堂之上的四老,他们眼中那愈加明显的笑意,她又怎会不懂。奈何眼下这张钧晟的话说的露骨,她又不好当面拂了他的面子,只得求助般的回头看了一旁抿茶不语的沈逸砚一眼。沈逸砚收到沈墨欢的目光暗示,掩在杯檐下的唇角微露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

墨儿啊墨儿,未能想到吧,一向主意颇多,聪明伶俐的你,也会有束手无策之时。

沈逸砚边这般想着,边抬头看着沈墨欢蹙着黛眉一阵无言的模样,心下低笑几声,随后站起了身,对着堂上的四老说道:“张大人和夫人少爷连夜赶路而来,想必都饿了吧?”说着,头转向了一旁的沈家二老,道:“爹、娘,反正张大人一家要在府上停留几日,这些话留得日后再说也不迟,眼下还是请张大人一家用晚膳吧。”

沈老闻言,这才想起,一时疏忽的他赶紧站起了身,吩咐沈逸砚道:“快快快,逸砚,吩咐厨房开始上菜。”随后,沈老随着张濂一家比了后堂餐厅,道:“逸砚,带路。”

沈逸砚低应一声就走上前去,领着张濂一家朝着后面的餐厅走去,张钧晟本是有话想说,但是瞧见眼下这般场景,也只是温和地对着沈墨欢一笑,尾随着她朝着餐厅走。

张钧晟伴在身侧行走,沈墨欢总能察觉那目光俊雅地投射在自己身上,引得她一阵不自在,遂放缓了脚步,张钧晟一时间不察,两人便慢慢地拉出了距离。

走出了一段路,甩开了张钧晟的尾随,沈墨欢抬头看了一眼身前的一行人,未能瞧见姜衣璃的身影,这才顿了顿脚步,回头望去。姜衣璃瞧见一干人等走远,这才缓缓地站起了身,也正巧抬头寻去。只一眼,两人的目光便撞在了一起。

沈墨欢刚想说话,却见姜衣璃一双幽黑的眼睛此时正闷闷不悦地望着自己,神色幽怨,带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恼。

对视片刻,她撇开眼去,朝着沈墨欢这边走来,直到走到她的身前,却不待她说话,就越过她,故意视而不见,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