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双面人

    下了马车,姜衣璃偏头正想请张钧晟进门,却见张钧晟仰着头望着书苑正中挂着的额匾,满脸的怀念。

“三年未归,真是令人怀念。”张钧晟自顾自言道,随后低头看着姜衣璃的目光里,带了几分不可抑制的兴奋。“嫂嫂有所不知,当年我便是在这里学的学问,直到三年前赴都赶考。”

姜衣璃怔了怔,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举动有些多余。这里根本不需要自己的领路,眼前的人,对于这里,怕是比她要熟悉的更多。她收了原本嘴里的话,只是回以淡淡一笑,倒是叫身旁的张钧晟瞧着那抹雅致的笑容,顿觉自己之前太过唐突了。

不好意思地以笑掩饰,张钧晟也不再多说什么,与姜衣璃一前一后地走进了书苑内。

迎接他们的,是上次姜衣璃就见过的王管事,见二人走进,赶紧迎上前去。

“少夫人,你怎么来了?这是...”王管事先是迎着姜衣璃而去,直到走近去,才打量着一旁的张钧晟,乍是觉得眼熟。“哎呀,这不是张公子么?”

张钧晟显然喜于王管事还记得自己,面上也露出了笑意,笑道:“没想到三年未见,王管事还记得我。”王管事闻言赶紧接道:“记得的记得的,老朽怎么会忘。至今老朽还记得当年张公子与小姐当年出双入对的场景,可真是煞羡旁人啊!”说着,王管事从回忆里醒觉过来,问道:“张公子是来找小姐的吧?小姐在后院呢,此时该是在主房里。”

“多谢。”张钧晟抱拳心不在焉地谢道,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离开了。但是他却还是望了姜衣璃一眼,见姜衣璃微微点头,两人就直朝着后院走去。

后院较于前院显得有些安静过了头,穿过一排长长的走廊,就瞧见一片花园景致,姜衣璃上次就与沈墨欢来过,自然也不陌生。她瞧着一字排开的楼阁,随后便扫见正中的房里,门扉敞开,偏头,就能看见沈墨欢站在房内桌前。

回头正想转告,但见张钧晟已经先自己一步找到了沈墨欢的芳影。姜衣璃心里微沉,却还是不动声色地随着张钧晟走到了沈墨欢的房前。

沈墨欢正在低头查看着桌前的一宗问卷,突听到门口一阵轻促的敲门声,循声望去,就见张钧晟右手食指微曲,叩着门扉,轻轻作响。再偏眼看去,却见一身粉衣的姜衣璃默然站在一侧,光线透过二人背后刺进眼里,瞧不真切她此时的神色。

“你怎么来了?”沈墨欢站起了身,微蹙着眉,话是冲着张钧晟去的。说着,就朝着二人走去,这才看清楚姜衣璃波澜不惊的面孔,凝着一抹娇艳。“先进来吧。”看了姜衣璃一眼,沈墨欢让了身前的路,招呼二人进去。

张钧晟之前听沈墨欢那句问话,隐隐透着一丝讶异,却全无喜悦之色。不咸不淡地迎了两人进去,沈墨欢请二人坐下,随后回头唤过下人送来茶水,走回自己的座位前。

《独步成仙》

“是你自己说要来的?”拈着茶盖,沈墨欢喝了口热茶,瞥了眼张钧晟,问的漫不经心。

张钧晟放下茶盏,看着此时沈墨欢的一张脸隐在茶水的雾气缭绕中,若隐若现,瞧不出神情。他只好回道:“我想你一个人在书苑里,所以想着前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说着,他看了一眼旁边陪着自己前来的姜衣璃,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就麻烦嫂嫂陪我一起前来。”

“这儿比不得翰林院,有什么可忙的?”沈墨欢的话一直不温不火,平静无波,倒叫身前听着的二人瞧不出什么情绪变化来,就更加摸不准究竟对于自己的到来,她把持着什么样的态度。“你还是早些回去吧。”

张钧晟之前一直摸不透沈墨欢的情绪,此时才隐约明白过来,沈墨欢对于自己的前来,并不觉得高兴,甚至已经起了逐客的打算。

姜衣璃一直默默地在一旁听着,见此时沈墨欢冷淡的话语,竟觉得几分不合时宜的窃喜。她抿着唇,笑自己之前也不知是被什么蒙了心,竟看不出沈墨欢脸上对着张钧晟之时的神色,并无一星半点的欢喜。

心里暗暗的想着,姜衣璃也不置一词,只一心想看看究竟张钧晟会作何反应。又或者,是想知道沈墨欢对于暗恋自己的人,究竟会多无情的拒绝。

之前的阮七七,如今的张钧晟。

而这以后,又还会有谁?

不着边际的想着,却听得身旁的张钧晟的声音悠悠地响起,“既然来了,也不急着这一时回去。”似是打定了主意,张钧晟也硬了几分口吻。“墨儿若是忙,就不必顾我,我就在一旁候着。”

沈墨欢闻言,却只是放了茶盏,黛眉微挑,一手支着下巴,懒懒望向张钧晟的那一眼,带着一丝冷又含着一丝艳,嘴角弯出一抹笑来,看着叫人不经忍不住正经危坐起来。

姜衣璃心里叫了声绝,嘴角微弯,只觉得沈墨欢这一眼睨的张钧晟,直比千言万语都要具有威胁性。

“张公子,既然墨儿今日无空,我看我还是陪你先回府吧。”姜衣璃说着就已经站起了身,也不等他有时间拒绝。“若是怠慢了你,墨儿回去了也不好交代。请吧,张公子。”

这一下子,倒叫张钧晟怔住了。

他本想着之前一番请求,姜衣璃该是会帮着自己美言几句才是,却不想她此时竟是这副冷漠的态度,直叫人有些措手不及。

沈墨欢不说话,只看着姜衣璃站起了身子,对着张钧晟一袭不留余地的话语,竟突地觉得心情大好。

看着姜衣璃淡漠着眉眼,替自己出面逐客,不论怎么端瞧,都觉得,是一种至上的享受。

张钧晟见沈墨欢只是弯着嘴角,懒懒地支着下巴,继续低头看着桌前的卷宗。直到察觉到他的目光,才抬起头来,勾着嘴角道:“那我就不送了,慢走。”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张钧晟虽然对沈墨欢痴了心,但却还不傻,自也知道自己多留下去已无意义。只得微点了下头,也站起了身。

“何事这般热闹?”姜衣璃正要领着张钧晟离开,却见一声笑言婉婉从门外传来。循声望去,就见挂着一袭笑颜的林悦然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门前,笑得几分明艳。“不知可有悦然一份儿?”

沈墨欢本来之前的心情正好,突地瞧见林悦然,便瞬间灭了欢喜,黛眉微蹙,看着林悦然的眼底带着几分不悦和警觉。

上次两人的对话她当然不可能这么快就忘记,所以对着她,总是不自觉地生出几分警惕来,以她多年的判断,加之上次两人短暂的对话,便知眼前的这个女子,不仅仅只是一个琴女这么简单。

“怎么,”林悦然笑望着沈墨欢,“这儿看上去好像不欢迎我似的。”

沈墨欢挑了挑眉,笑得似是而非。“不欢迎你不也还是来了。”

“这话听着叫人伤心。”林悦然话里带了一丝可惜,但是面上却还是一径的笑颜,明艳过人。“既然不欢迎我,那么悦然也是识抬举的人,绝不会多留。我来这里,只是听王管家说,少夫人跟沈老爷的贵客张公子来了,想请少夫人去我那儿帮个忙。”

姜衣璃面色一讶,诧异地望着林悦然,却见她已经先自己一步回过眼来看了过来。“我听说少夫人会奏琴,而且精湛无双。我的琴最近不知怎地,音律总是不对,所以想请少夫人前去替我看看。”林悦然说着,朝着姜衣璃走去几步,目光诚诚,瞧不出一丝异样。“就不知少夫人可有空帮我这个小忙。”

“那真是不巧。”姜衣璃正蹙眉瞧着林悦然近在咫尺的笑颜,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诡异,还未开口,就听得安坐在桌前的沈墨欢开了口。“嫂嫂刚要陪钧晟回府,怕是不好意思了。”

林悦然也不急着回答,只是别有寓意地睨了一旁弄不清状况的张钧晟一眼,笑道:“张公子应该不急着回去才是。”她的眼睛带着一种无法言清的蛊惑,说话间,眼珠子一转,偏向了沈墨欢的方向,张钧晟便也犹如受了无声的牵引,也随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心下隐隐明白,也附和着点了点头,“不急不急,若是小姐有事,嫂嫂尽管先去帮忙。”说着,还不忘感激地对着林悦然笑了笑。

“你看,张公子不急着回府呢。”林悦然执了姜衣璃的手,但是话却是对着身后蹙眉不满的沈墨欢说的。她说完笑望着姜衣璃,一双眼睛闪着淡淡的光芒。“悦然实是苦于无计,才拜托少夫人的。之前我便听说少夫人的娘习得一手好琴,怕是少夫人也一定承了你娘的琴技,定能帮悦然这个忙。”说话间,似是料定姜衣璃闻言的反应,手还下意识地紧了紧。

姜衣璃一怔,手微微一缩,却很快沉定下来。她只是异常冷淡地睨了林悦然一眼,随后不动声色地笑开来,“能帮得林姑娘,衣璃自是乐于前去的。”

“那悦然就先谢过少夫人了。”林悦然笑着,率先松了姜衣璃的手,转身走到了门径前,“请吧,少夫人。”

姜衣璃心里没底,就连脚踩在地上都有些虚浮,但是她面上却无一有异,淡着一张脸率先出了门。也不看沈墨欢一眼,仿佛此时心里除了一层有一层裹紧的疑问和冰凉,再无其他。

林悦然尾随姜衣璃身后离去,跨过门扉,却不动声色地回了头,对着桌前面色阴郁的沈墨欢娇艳一笑,煞有几分挑衅的意味。

却又无不透着一抹诡异。

一路跟着林悦然进了她的琴房,两人皆是无言。

进了门,林悦然掩了门扉,就见姜衣璃转了身子,一双眸子如冰般盯着自己,嘴角抿起的是一抹异常危险的弧度,哪有半分平日低眉顺目的模样。

“你为何会知道我娘的事?”说着,姜衣璃眉心蹙起,心里警钟大响。“你究竟是什么人?”

林悦然却不急,她只是走上前去扶了姜衣璃的肩,按着她坐下,随后替她斟了杯茶,嘴里轻念道:“什么人?”啧啧品着,随即笑开来。

“我既是阮七七的贵人,便也又是你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