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暗施计

    姜衣璃去到大堂之时,沈家一行人已经和张濂一家坐到了吃饭的桌前。

气氛很是融洽,只见桌上每人都是展眉欢笑的模样,倒显得她此时面色苍白,眉目不展的神情有些格格不入了。

依次行礼过后,姜衣璃才得以坐到了沈逸砚的身边。甫一入座,就见沈逸砚细心地叫自己的丫鬟翠竹替姜衣璃斟上茶,神色细心,但是姜衣璃却只是漠然喝着茶,心里明白这一切不过只是做戏一场。

那样表面的温和儒雅,再也不会害她生出一丝一毫的错觉。

想着,视线不自觉地抬起,就落在了坐在对面的沈墨欢身上。她伴着张钧晟而坐,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人为,但是二人却不见丝毫她与沈逸砚一起的尴尬和生疏,反而两人一阵低眉耳语,旁人就算与这二人不熟识,光看着亲密无间的动作,其间的那份熟悉情分,就能猜出个大概来。

也只有她知道,沈墨欢唇角的笑意温浅柔软,不知不觉间就这般鬼使神差地迷惑了人们的眼睛,叫人们都忽略了她眉眼里的那丝冷漠,尽是一丝的真情也无。

她看着张钧晟眼里的那丝笑意,心里隐隐地叹息一声。叹这痴心的人儿,将真心错付,却不知面前这对着自己笑的人,对自己究竟有多少的真心相待。也许是知道的吧?她想,大概是知道的,只是就算是假意的音容笑貌,恐怕也是不愿意错过一丝一毫。

犹记得姜母盖自偃桓端灰陨蚣业娜硕椋鞘北悴蛔〉靥鞠7歉龀斩f涫担蛐淼背醯幕八荡砹耍涨榈牟2恢皇撬桓龆眩娑宰拍巧蚰叮率撬硕际夭蛔∽约旱哪瞧招摹

意识越飘越远,再回神之时,已见下人们早已陆陆续续地端着菜盘上了桌,不一会儿,眼前所及之处就摆满了酒菜。姜衣璃抿着嘴,看着沈逸砚替自己夹进碗里的一片鱼肉,竟是一点食欲都无,看了半晌,才慢吞吞地拿了筷子,夹起含在嘴里。无骨的鱼肉鲜嫩得几乎入口即化,但是姜衣璃却觉得尝出了一股子的泥腥味,忍着恶心咽下了肚里。

没有食欲,一餐饭动筷子的时候便也不多。姜衣璃很早就放了筷子,坐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一桌子的人吃吃喝喝。沈老和张濂的谈笑声不时入耳,但是大体说了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清。沈母和张夫人亲密地执手耳语,一付姐妹的模样,聊得也颇为欢乐。姜衣璃几次打量,眼神都忍不住往着沈墨欢那边飘去几眼,但是每次望去,都只看得张钧晟偏头对着她极力讨好,而她兴趣恹恹地听着,时而露出几抹笑意,就叫张钧晟高兴得更加卖力的讨好。

只是,却不知她是无意还是故意,眼神自始至终,都未曾往着姜衣璃这边瞧来一眼。

一桌饭吃到最后,姜衣璃正想着尽快离席回屋,却听得一旁的张钧晟率先起身开了口:“爹,你之前不是一直想在绣城买些稀世古玩回去赠给皇上么?我刚才请墨儿明日陪我去逛逛,替您挑选几件上乘的玉器古玩回来,您看可好?”

张濂闻言,只是与沈老对望一眼,面色带了笑意,却还是为难地蹙了眉,道:“墨儿这几日事务繁重,你这样冒然请求,耽误了书苑的事岂不是连累了人家。”说着,就见沈老笑着摆了摆手,道:“不碍事,明日叫逸砚回去书苑看管一天就好,钧晟就放心叫墨儿陪着你去逛逛玩玩吧。”

“谢世伯允许。”张钧晟自是喜色难掩,连连对着沈老行礼道谢。

一桌子人因着二人终于浮现的一丝亲密,而和乐融融,各个面带着笑意。离座后也犹有兴趣地一同前去庭院赏月,姜衣璃随意编了个理由,就先离席退了桌,折身往华仪轩走去。

走出了内堂,转进了庭院,姜衣璃才放缓了脚步,迎着月光渡步走着。

莹竹应了姜衣璃的特许,不用来伺候,所以今日姜衣璃身旁,就显得更加冷清。安静地走着,姜衣璃突然觉得有些冷,伸手拢了拢双肩,才惊觉莹竹不在,自也没有人替自己加衣。这么想着,就觉得更加冷了起来。

深院大宅本就是个人情味缺乏淡薄的地方,之前姜院如此,现在的沈府便也更是如此。想来大抵跟皇宫后宫也不差多少,得宠的人儿的庭院总是热闹的,身边簇拥的人总是络绎不绝,而失了宠的人儿,就只能忍着一世的清冷,身边没有贴心的人可以说话,就连问候都稀奇,最后也许死了埋了,都没有几个人知道,更不会有人为你落泪。

明明见惯了世间丑态,尝尽了人情淡薄,姜衣璃却在今天月满双圆之日,竟不自觉地觉得有些绝望和冰冷。

脚下的步子不知在何时停了下来,她低头看着自己的一双绣着荷花绿叶的鞋面,那双鞋手工精致,临了夏意,荷花在绿叶青翠的模样下更显得娇艳欲滴,只是这般的美丽动人,却是为了谁而绽放?

姜衣璃嘴角凝了一丝苦涩,这些日子里,每当心思逐渐开始动摇的时候,就越发的想起她的娘,那样一个曾经风华绝代的女子,那样一个就连自己都要忍不住心生怜意的女子,最后却还是因得一个痴字,落得了那样不堪的下场。

就算为了她娘,她也不能再动摇下去,这样的摇摆,迟早有一日是会步了自己的娘亲的后尘的。

想着,她身子一颤,心都开始觉得疼。

她不想,她甚至是害怕,成为那样一个疯狂的模样。

这般想着,姜衣璃继续朝着自己的卧房走去。刚复走出几步,就听得身后一阵脚步,回身看去,却见沈墨欢逆着月光走来。银白色的月光下,是随风吹起的青丝,挽起的几簇头发用一只碧簪束住,此时更是闪现着碧绿的光彩。

2k小说

沈墨欢瞧见姜衣璃之时,却不如她这般惊愕,只是微微借着月光朝着她点了点头,嘴角挂着几丝笑意,漫不经心地一如之前对着张钧晟那般疏远。

姜衣璃不喜这时的沈墨欢,不喜她嘴角这般顽劣敷衍的笑意,不喜她面上淡漠疏远的神色,面上的温存,心底的远离。但是她只是隐下了心底里的想法,停了脚步,望着沈墨欢朝着自己走来,微笑着点了点头。

“嫂嫂若是赏月,怎不去前院与大家一起?”沈墨欢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姜衣璃的身前,与她并排,笑问道:“那儿不是更热闹么?”

姜衣璃摇了摇头,淡道:“我习惯一个人了。”说着,就率先拾步朝前走去。

“哦?”沈墨欢随着姜衣璃一道走着,闻言只是微微抬了抬眉,随即也不知是想到什么,释怀一笑:“也对。”

沈墨欢的这声轻笑此时听在姜衣璃的耳里,只觉得分外的刺耳,但是她却还是忍下了心头的不悦,不再说话,继续走着。她不说话,沈墨欢也就不再说话,两人本就不是热闹之人,此时各怀了心事,就更显得安静起来。

走到了两人屋室阁苑的分岔口,姜衣璃先道了再见,随后便见沈墨欢也点头附和,随即转身朝自己的女悦轩走去。

她迟疑地望着沈墨欢的背影愈行愈远,咬着唇端看半晌,心下一个不慎,就将卡在喉间的呼唤唤出了口。“墨儿。”一声叫唤出了口,再反应过来之时,已见沈墨欢闻声回了头,一双眸子定定地望着自己。

那里面此时闪着绝妙的光芒,似是在期待什么,隐隐地燃着火苗,但是再待姜衣璃确认之时,却又看见的只是一片清明,仿似之前的一切,都不过是自己的一时错觉。

“你...”姜衣璃轻轻地吐出一个字来,迟疑地端看了沈墨欢许久,才得以慢慢地,又几近小心翼翼地问道:“真要跟那张公子出门么?”

沈墨欢的一双眸子在月光下越发的明亮,好似漫天的光彩,都亮不过她那双眼。她闻言,盯着姜衣璃许久的时光,才淡道:“是。”简短的回答之后,就不再出声说话。

“可是你说过你对那张公子没有感情。”

“不也是嫂嫂说的,郎未婚女未嫁,试试也无妨?”沈墨欢脱口而出的反问自然流利得仿若浑然天成,堵得姜衣璃一阵哑口无言,她低了头,许久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在心底暗暗嘲笑自己的矛盾。

不是希望她真能离自己远些的么?不是害怕她的靠近会使自己坏了心神的么?为什么此刻明明她都按着自己的初定去做了,却反而比当初更难过呢?

果然人都是贪心的啊,得到了就再也放不开,得到了她的温柔怜惜,就再也无法习惯当初的冷落对待。

想着,姜衣璃弯着嘴角,唇边的笑意却愈发叫人看着心疼。她点了点头,声音轻缓,仿若自言自语,“确实,那张家公子的确是不错的人选。”说着,她转了身子,朝着自己的庭院走去。步伐轻飘,有些萧索的意味。“是我多事了。”

沈墨欢瞧着姜衣璃自言自语般地转身离去,那样的模样,饶是无情之人见着,都能心生恻隐,更何况是她。她淡了眉眼的几分犀利,心底叹息一声,终是松动了心房。

“嫂嫂可还记得之前我在房里说过的话?”几丝隐忍,沈墨欢终于是道出了自己藏着的那丝预谋和目的。“只要你不喜欢,只要你说一声不去,那么我便不会去。”

说罢,瞧见姜衣璃闻言不受控制地一颤,步伐紊乱,渐渐停住了脚。她轻叹一声,不再多说什么。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房了。”说着,便转身离去,不再看姜衣璃一眼。

她有足够的耐心,等着姜衣璃自己慢慢想明白,对于自己看中的东西,她一向都有耐心去等待。

她一直都是霸道的女子,她明白。之前的岁月里,因着自己并不平凡的过去,所以她一直对待爱情都是一种旁观的态度,也曾见过别人为自己疯狂,但是她都只是置身事外,从不曾想过要去参与其中。也有特别的,比如待自己痴心枉然的七七,所以她有些愧疚,就开始纵容她借而弥补她的真心,却也仅限于此,不曾想过给予更多。

却不曾想,抱着这样态度的她,终有一天也会遇到这样的深陷。她之前的时光里虽然并没有想过要深爱一个人,但是如今当真遇上了,那么她也必定不会放过。之前不会的东西,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学习,只是她爱上的这个人,就如她的本性一般,就算不折手段费尽心机,也要得到。

所以对于姜衣璃之前的抵触,她并不想太过于去逼她选择,姜衣璃是被动的,适当的逼迫或许能达到预期的目的,但是一旦失了这个度数,便会损兵折将,将她逼出自己的世界。

反正她有大把大把的时光,跟近水楼台的机会,她可以慢慢地让姜衣璃对她松下心底里的那最后一丝抗拒跟疑虑。

想着,沈墨欢隐下了回头去看姜衣璃的那丝恻隐心动,大步转过走廊,隐出了姜衣璃的视线。

徒留姜衣璃一人,站在月光之下,凝望着沈墨欢离开的方向,神色黯然,嘴轻张,却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