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点绛唇

    姜衣璃的手沁润如玉,透过相握的手心,传进心扉。

沈墨欢由着姜衣璃牵下了茶楼,挤进了拥挤的人群中去。

午时过后,用过午膳的人们纷纷走上了街,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姜衣璃牵住沈墨欢,在拥挤的人群里渐渐的也感觉到有些费力。

但是,握住沈墨欢的那只手,虽然纤弱,却异常的用力。一步,都不曾放松过。

沈墨欢闪避着擦肩而过的路人,只觉得午后时分天气闷热,挤在人堆里,就连呼吸都显得稀薄起来。身后莹竹的呼唤也越来越小,沈墨欢抿了抿唇,手上带了力,就将前面领着自己走动的姜衣璃拉回了身旁。

虽然她是很喜欢看姜衣璃为了她挺身在前的模样,但是眼下若是再任着姜衣璃这样毫无目的章法的胡乱行走,恐怕走到日落西山,也未必能真的走出这条街。

姜衣璃被沈墨欢突如其来的一拽拉的失了平衡,身子一个踉跄,就险些站不稳,摔下去。她扶着沈墨欢的手站起了身,不满地蹙眉看了沈墨欢一眼,刚欲说话,就见沈墨欢伸出一只手稳住她的身子,一手推开身前的行人,带着她钻了缝隙往前走去。

姜衣璃只感觉到身后一双护着自己的手牢固若磐石,之前举步维艰的脚步如今在身侧的人牵带之下,变得自如起来。

沈墨欢的脚步很快,也不知她是怎么做到的,面对着眼前一堆堆的行人,竟能毫不费力气地插着缝隙而过,不出半柱香的时间,就带着她走出了街道,停在她来时的那辆马车前。

瞧着眼前近在咫尺的马车,姜衣璃兀自眨了眨眼,半晌才回神。她目光忽闪,佯作无意地扫过沈墨欢一眼,随后目光就落在来时的路上,眼里的光芒掩盖在午后的阳光下,难辨真假。

这条路少说也有几里的路程,之前她跟莹竹步行花费的时间不下一盏茶的时间,而如今,人群拥挤,沈墨欢却能带着她不消半柱香就轻松走出来。

低头看着脚下的泥板路,姜衣璃的目光黯淡,紧抿着的唇,似是怕泄露自己此时过多的情绪。

吞噬小说网

“嫂嫂在看什么?”沈墨欢走到姜衣璃身侧,低头看了眼姜衣璃垂首不语的模样,问道。

姜衣璃闻言,抬起头来,望去沈墨欢的片刻不动声色地淡然一笑,“莹竹不知被遗落到哪里了,现在都没有瞧见出来。”

“怕是没那么快。”沈墨欢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看着眼前拥挤的人群,道:“怕是还要等上一炷香的时间。”想了想,沈墨欢看了眼临街口等待的几辆马车。“这时太阳最是毒辣,我看不如我们先回去。”

她说着,视线就寻到了她与张钧晟来时的那辆马车,招了招手,就见车夫会意地点了点头,驱车赶来。沈墨欢这才回过头,对姜衣璃道:“下人们都识得钧晟和莹竹,咱们先乘一辆马车回府,待会吩咐车夫若是瞧见莹竹,就要她在这街口等钧晟一道回府去。”这样,也不怕自己待会回去,沈家二老问起之时,她没法交代了。

姜衣璃自是明白沈墨欢心下此刻做的打算的,但是她却只是抿着唇,看着沈墨欢嘴角衔着一抹淡笑的模样,想着她总是掌控着眼前的一切,得心应手的自如,就觉得心里一阵不甘。之前的自己,现在的张钧晟,哪一个不都被她玩弄在鼓掌间。就像是在如来手里的那只可怜的猴崽子,颠来复去的逃,最终都逃不出那可恶的五指山。

沈墨欢见姜衣璃只是不做声地望着自己,煞有咬碎牙的冲动。她也不避讳大街上几百双眼睛的打探,径自弯了身子凑近姜衣璃,嗅着她身上的馥郁芳香,声音如裂帛般击响在她的耳畔,嘈杂的周边都作了陪衬,越发显得她此时轻悦的声线动听异常。“或者,嫂嫂是要等着钧晟来了,咱们三人一起回去?”

姜衣璃面色一红,被沈墨欢的质问一口气堵在了胸口,半晌才喘口气来。她瞪了沈墨欢一眼,却见沈墨欢毫不惧怕的轻笑出声来,逗得姜衣璃恨不得上前去堵住沈墨欢的嘴,也叫她尝尝自己之前被她噎住的滋味。

可惜面对眼前近在咫尺的沈墨欢,姜衣璃到底是没有了这么做的力气,她只是撇开了头,率先掀开帘子上了马车。随后,揭开身前的窗帘,笑望着沈墨欢,道:“墨儿还不上来?莫非是想等着张公子来了,你俩一道回去?”说这话时,姜衣璃的笑容越发的清丽难言,却叫沈墨欢唇边的笑意顺势就僵在了脸上,微微地抽动了下嘴角。

她早该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大意不得。要是小瞧了她,轻易戏弄了,最后就会落得自己一鼻子的灰。

沈墨欢心底恨恨地想道,她自己不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么?

忿恼地想着,沈墨欢也随之掀帘坐上了马车,挨着姜衣璃坐下。马车很快就驶动起来,两人彼此挨着,坐得亲密而自然。回程的路上,沈墨欢微微歪了身子,贴着姜衣璃的侧身,头只需一偏,就能靠住姜衣璃的肩头。那平日里看上去瘦弱的双肩,此时靠上去,沈墨欢才知道,并非如她往日所看到的那般l小,清晰突显的骨骼却并不磕人,头搭在上面,只觉得一阵心安的柔软。

就似姜衣璃的人一般,明明看上去自持拘束一如寻常大家闺秀,初瞧上去,只觉得一颗心都被封建的家教束缚的迂腐顽固,心里坚定固执的刀枪不入。但是真正接触了,才会知道那颗心,其实比谁都要玲珑剔透,都要柔软惹人怜惜。

沈墨欢这么想着,心就觉得柔软起来。她微弯着唇角,觉得姜衣璃在身旁的感觉,煞是美好。她伸手,轻轻环住了姜衣璃的手,手贴上她纤细不赢一握的腰肢,就感觉到姜衣璃一僵,微微挣动了下,却在沈墨欢强势的牵握下,逐渐放松下来,也忘了挣扎,任由沈墨欢将她整个人都霸在怀里。

世上所有的喧嚣似乎都在此刻静止,两人这般静静地依偎,天光都静谧下来,悄无声息。

但总有不解风情的人,譬如车夫,又譬如这短暂的路程。

两人依偎片刻,就感觉到马车一个前倾,随后就听得车夫隔着车帘道:“少夫人,小姐,到府了。”

沈墨欢低不可闻地叹息一声,听在姜衣璃耳里,却引得姜衣璃一声轻笑,只觉得眼前蹙眉不满的沈墨欢就像是吃不够糖的孩子,见她直了身子松开自己,随后整理着自己的衣裳。姜衣璃也随着她直了身,跟在她身后下了马车。

进了府,就看见循声迎出来的管家。沈墨欢低声询问几句,才知道原来沈老和张濂已经用过午膳,现在正在各自的院内休息。沈墨欢兀自松下一口气,随后吩咐管家不要声张,就挥手叫管家退下。

在沈墨欢交代的时候,姜衣璃就默默站在一旁看着,直到沈墨欢挥退了管家,随后牵住了自己,就往后院走去。

此时的沈府上下都很安静,大抵上沈家的人都用过午膳回了自己的院子休息着了,所以后院里走动的下人也极少,偶有几个下人经过二人,都只是低声行礼过后,就低头快步离去。

姜衣璃随着沈墨欢走进后院,看见两人阁苑的分岔路,刚想挣开沈墨欢的手,往自己的院内走去,却感觉手上牵制着自己的那只手坚定如磐石,饶是她如何扭动,都乖乖安置在沈墨欢的手里,抽不出来手来。

“你...”姜衣璃讶异地皱眉看着沈墨欢,却见身前的那个人连个正面都吝啬给予自己,只留给自己一个异常坚定不容回旋的背影,她的话也未能引得那人回头看上一眼。“墨儿,这是要去哪儿?”

不敢太过大声惊动了别人,姜衣璃只能压低了声音问道,却见沈墨欢也不说话,只是牵了她往相反的路上走去。姜衣璃自然知道这条路走下去就到了沈墨欢的卧房,但是她却完全想不出沈墨欢此时带自己去要做什么。

拐过长长的走廊,就看见与自己阁苑相似的一间院子,看着上面的‘女悦轩’三个镌刻的大字,姜衣璃才知自己已经随着沈墨欢走到了她的轩房里来了。

想来,姜衣璃虽然嫁进沈家多时,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沈墨欢的院子。

之前的相处里,她从未想过要来这里走一走,如今真的走进这所别院,却又不舍得移动脚步离去了。

“嫂嫂想不想去我的卧房看一看?”沈墨欢低声问道,唇角的笑意依稀,看在姜衣璃的眼里,犹如蛊惑般晃动。

沈墨欢边说着,已经边不由分说地拉了姜衣璃的手,朝着自己的卧房走去。轻推开那扇古木门,就能闻见一阵清淡的墨香扑面而来,姜衣璃被这股子香气侵袭,脚一软,不受控制地走了进去。

沈墨欢的书房里很整齐,也很简单。只有一铺床,一个书桌,平常无异。要数最精致特别的,也不过是床头的那个梳妆台,雕饰着莲花的纹路,精美而不失雅致。

歪头打量着,就听见身后沈墨欢轻掩上门扉的声音。姜衣璃身子一怔,转身看去,就见黯淡的光线下,沈墨欢一张面容却闪着如玉的光辉,一双眸子定定地望住自己,叫她无所遁逃。

沈墨欢上前一步,身子就贴上了姜衣璃的,两人的距离一下子就被拉进到了极点。就连呼吸都能交融在一起,胸前彼此的青丝缠绕,显得旖旎妖娆。

这样的距离叫姜衣璃脑里警钟大响,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去一步,却被沈墨欢先一步伸过来的手缠住了腰肢,叫她退无可退。她睁着迷茫的双眼,望着沈墨欢逼近的脸颊,双手抵在沈墨欢的胸前,试图做最后的抵抗。

“嫂嫂还要躲?”沈墨欢说着,双手使力,箍紧了姜衣璃的腰肢,逼得姜衣璃只得与她的双眼对视。

姜衣璃双手虚软无力地搭在沈墨欢的胸前,却触及一阵柔软,就跟自己此时软绵的心扉一般无二。她望着沈墨欢,双眼澄净得仿若能滴出水来,她只能摆着头,低声笑道:“你也说了,我是嫂嫂。”她低着头,声音都柔若轻烟。“既是嫂嫂,又同是女子,怎么能有他想?”

“嫂嫂?”沈墨欢不以为然,“这不过只是一声称谓,就算我唤你嫂嫂又如何?你跟哥哥可有真正的夫妻之实?”

姜衣璃哑然,只能张着嫣红的唇,却一个字也辩驳不上来。

沈墨欢望着姜衣璃迷茫无措的神色,却更是贴近了她,语气那般轻,可是里面的强势,却叫人无法忽略。“你们没有。何况就算有,那又如何?”沈墨欢说着,一双冰凉的唇,就循着身子的靠近,贴上了姜衣璃额前的发。“与你拜堂的人,是我。洞房之夜陪伴在你身旁的人,是我。日日与你相对的人,是我。吻你抱着你的人,是我。爱你疼惜你的人,也是我。”沈墨欢的吻,在低声呢喃间,已经顺着姜衣璃额前的发,途径她小巧的鼻梁,吻到了她的脸颊。“最重要的,是你心里存着的那个人,也还是我。”

“都是我,全部的全部,都只是我。从来就没有过大哥的位置,一直一直,都是我。”沈墨欢的话那么轻,逼迫的姜衣璃颤抖着闭上了双眼,一颗心都仿若要颤栗起来。“这些,你都要否认么?”

否认么?

姜衣璃紧咬着唇,感觉着沈墨欢同样颤抖的唇贴近自己的脸颊,一阵辗转的厮磨,她紧闭着眼不敢睁开。心底里只是一遍遍回想着沈墨欢的这句话,直至心骨都觉得疼痛起来。

怎么否认,如今的自己还怎么否认?

姜衣璃心下苦涩,就像那双本该要推拒沈墨欢靠近的手,自己本来是想要将眼前这个人推开的,却怎想满腔的坚定,都化作了柔肠寸寸,在那人眼前绽放出最柔软的娇艳来。就连自己的手都已经挣扎不了,更何况,是自己的那颗心?

心生生地疼痛起来,但是却又尝出一种绝望的甜蜜来。姜衣璃颤抖的双眼,酸涩异常,一个不慎,一滴豆大的泪珠,就顺着眼角滑落到了唇边。尝在舌尖,竟然觉出了一股子甜来。

“别哭,衣璃。”沈墨欢吻住了姜衣璃唇角的那滴咸,声音如玉击响,异常的动听。响在姜衣璃的心底,连心魂都似是要在这句轻声安抚下颤栗起来。“相爱本该是件美好的事,至少,只要你爱我一日,我便不会再叫你落泪。”

说着,沈墨欢拂开姜衣璃抵在她胸口的那双手,吻在姜衣璃唇角的吻,就微微偏动,吻住了姜衣璃带着泪水的唇瓣。

四唇相触,起初只觉得碰到一阵柔软异常,当沈墨欢启唇,含住了姜衣璃颤抖的唇瓣,如吻住了一朵娇艳的花片。天地万物都俱静下来,徒留屋内二人,唇瓣仿若黏贴在了一起,再难分开。

连心房,都在这样柔软美好的最初碰触间,颤栗到疼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