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棋子身

    第二日清晨,太阳刚复升起,姜衣璃就起了身。

莹竹端了水盆进来,伺候着姜衣璃换过衣裳洗漱过后,就随着姜衣璃走到梳妆台前,替她梳着头发。

姜衣璃安坐着,瞧见身后的莹竹巧手伶俐的模样,淡笑不语。不须片刻的功夫,就见莹竹麻利地替姜衣璃绾了头发在脑后,用玉簪束好,颈后剩下的长发分成两缕,分别垂在左右胸前。额前细碎的头发向右边梳顺,颊边垂下的几缕发丝落在耳前,衬得脸蛋小巧下巴尖细。

“少夫人可喜欢?”莹竹俯下身,脸上是颇为自得的神色,好似身前姜衣璃的美都是她精心装饰而出的一般。

姜衣璃淡着眉眼,听到莹竹邀功般的话,笑应了声,便站起了身。“莹竹,待会吃过早膳,我去请示了婆婆,咱们就出门。早膳过后,你去吩咐管家备马车。”

“这么早?”莹竹不解,“不是跟小姐约好是午时么?”

姜衣璃淡笑着,回道:“要提前去书苑见个人。”说罢,就转了身往门外走去。莹竹见姜衣璃离开,赶紧跑上前去替她开了门,随后随着她走出了门去。

吃过午膳,姜衣璃就请示过了沈家二老,得知她是与沈墨欢出门,沈家二老只是摆了摆手应允,并没多问什么。姜衣璃退出了内堂,直到坐上了马车,心里还默默地想,若是想要出门,沈墨欢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理由。

这么想着,马车很快就转过了沈家的那条巷子,驶进了大街。拐过几条街道,就能望见不远处坐立的沈家书苑。待得马车停在了书苑前,莹竹便利索地率先跳下了马车,随后伸手扶了姜衣璃下来。

刚走进书苑,就见闻声赶来的王管事,见到姜衣璃,赶紧弯身招呼道:“少夫人,小姐之前吩咐小的说您午时才来...”说着,王管事哈着腰,赔着礼,“所以小的一时大意怠慢了少夫人,还望少夫人见谅。”

“王管事不必在意,确实是我来早了。”姜衣璃扶起王管事,随后问道:“墨儿呢?”

王管事直了身,闻言赶紧朝着后院的地方伸了手,道:“小姐还在忙,要不要我去知会小姐一声?”

姜衣璃笑着摆首,“墨儿忙就先忙,不必去打扰她了。”说着,姜衣璃四周看了看,才回头看着王管事,道:“王管事若有事就先去忙吧,我在书苑内四下看看就好。”

王管事闻言,犹豫了片刻,但见姜衣璃身后还跟着丫鬟,该是不会有什么事才对。况且自己手头上确实还有事要做,怕是也逗留不了多久,所以王管事也就依言点了头,朝着后院退了下去。

望见王管事离去,姜衣璃静静地站了会儿,见四下的人都走了,才回身看着一旁的莹竹。她从怀里掏出了些碎银子,伸手递给了莹竹。“你难得出一趟沈府,就不要跟着我呆在这了,自己出去转转买些喜欢的。”说着,不忘补了句。“不过记着,一定要在午时之前一刻钟回来,明白么?”

莹竹捧着手里的银子,一双眼睛怔怔看了姜衣璃半晌,才明白姜衣璃的意思。她点了点头,知道姜衣璃大抵是不想自己跟着,所以也就机灵的不再多说什么,转身拿着银子走出了书苑。

身边的人都走了,姜衣璃这才拾了脚步,朝着后院走去。还未走出几步,抬眼,就看见林悦然站定在大堂台阶上,身子懒懒地偎在堂柱前,正双手交错在胸前,目带戏笑,一双美眸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姜衣璃停了脚步,丝毫不被林悦然眼里的笑意蛊惑,一刻也不曾停顿地朝着她身边走来。

“支走了所有的人,该不会是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林悦然的声音慵懒中又带着几丝娇媚,一如她靠在柱子上的身子。

林悦然说话间,姜衣璃已经缓缓地走到了她的身前,听到那番语带玩味的话,仍是淡着眉眼,面无表情地睨了她一眼。“我跟你之间的事,本就见不得人。”说着,径自穿过大堂,往着后面的小院走去。

“嗤”。林悦然闻言,轻笑一声,随后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随着姜衣璃的身影,走到了大堂后面的小路之中去。

这次出门见林悦然,姜衣璃已经是兵行险着,逼于无奈。她是沈府的少夫人,出门是一定要经得沈家二老同意的,莫说出门该找什么样的理由,就是真能出门,身家二老也定会派人跟随在姜衣璃身旁。毕竟她刚嫁到沈府,嫁进了一座她从未来过的城,沈家为了她的安全,也不会放她单独出门。所以,听得沈墨欢提出带她出门赏花,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要找机会见林悦然一面。

若是长久不与上头派来的人见面,就算她掩藏的再好,也必定会招到怀疑。

而将见面的地点定在书苑,也是姜衣璃思前想后才迫不得已下的决定。她之前知会沈家二老时,说的便是去书苑见沈墨欢,若是她约了林悦然在别处见面,那么事后回了府,沈家二老一问,这件事就会败露。

林悦然自然也是明白的,所以她安静地跟在姜衣璃身后不近不远地走着。两人穿过了大堂,避开了沈墨欢所在的后院,走上一条小路转进了杂院里,这才停下脚步。

此时还未到午饭时间,所以杂院里很安静,厨房的门是掩着的,听不见动静,大抵上厨娘们都偷了这点闲时偷懒去了。姜衣璃四下看了看,见没有多余的动静,才转了身,看向了身后的林悦然。

林悦然刚跟上来,一抬头就看见阳光下一袭淡衣的姜衣璃背着光望住她,目光沉定,好似波澜不惊的湖水,却如冻住一般泛着凉意。她迎着姜衣璃的笑意走上前去,笑道:“这眼神真骇人。”说着,她一双美眸灿灿,全无语气里的惧意。“我想大抵不需要我提醒你,你也该知道,距离你完成任务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知道。”姜衣璃面色素淡,就连出口的话都是淡淡的。她顿了顿,才继续道:“夫人交托我的任务,我自会完成。”

林悦然闻言,微眯了眼,饶有兴味的看着姜衣璃,嘴角的笑意愈加的放肆。“哦?你还记得你的任务?”说着,林悦然轻笑着,逼近姜衣璃,语气也在一瞬间冰冷下去。“你还记得你的任务是查出沈墨欢的身份,探清楚她的底细?”

“其实根本就不需要查,那些任务也不过只是个幌子。”面对林悦然迫人的质问,姜衣璃却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道:“其实夫人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知道她就是那个为太尉卖命的人,知道她身后隐藏着的力量,知道她秘密统领着一整个暗卫队,替太尉铲除那些阻碍着他的人。”说着,姜衣璃目光越发的沉静,她顿了顿,缓缓说出了事实。“夫人之所以派我去,不过是因为我是最佳的人选。不论我的过往如何,我终归还是姜家的小姐,嫁作沈家的少夫人也算是门当户对。而就因为我是夫人派去的人,所以我不会去跟七七争,也不敢去跟她争。她要嫁进沈府,我就必须得为她牵线,她要霸占着一整个夫君,我就必须拱手相送。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夫人能暗中保护她而做的手段。我不过是,其中的一枚棋子。”

姜衣璃的话很淡,就像是没有丝毫的情绪在其中,但是这般的陈述,却让林悦然蹙了眉。她望着姜衣璃,叹息一声,道:“你太聪明,看的太清,又是何必?”她失笑,“知道了,对你又有什么好?你该知道,作为一枚棋子,是不能有感情的。”就算你动了感情,也还是得不到成全。

小书亭

林悦然看着姜衣璃,眼里带着些怜惜,却也只能化作一声绵长的叹息,在心底慢慢地响起。

“夫人派给我那样的任务,不就是害怕我会动感情么?”姜衣璃淡笑着,心底悲凉,犹如身置冰窖。身子越冷,脑子反而越加的清醒。“之所以派我去查沈墨欢,就是怕我日后动了感情,会为了沈墨欢而背叛她。我一旦开始替她去查,那么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不论将来我跟沈墨欢如何,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只要我的身份一暴露,沈墨欢就必定会伤心离我而去。”她说着,目光也不知不觉地垂下去,嘴角的笑意愈发苦涩起来。“而夫人早就为七七铺好了路,不论沈墨欢对我如何,我又对她如何,到了最后,都不会属于我。”

想着,姜衣璃心下悲戚,眼角却干涩,没有一滴眼泪。她抬了头,目光清明,嘴角笑意依稀,却叫林悦然清秀的眉越发皱紧。“而如今,我这枚棋子,就快要没有用处,要被丢弃了,对吧?”她抬眼,眼神飘渺,望去的方向正对着沈墨欢的后院。“一旦夫人察觉我的心思,就是我被舍弃的一日。”对于没有用的棋子,自然不会再给予保留。更何况,这颗棋子如今还挡住了原本计划好的线路。

“你还有路可以走。”林悦然眼里轻浮的笑意不见,只余下一股子犀利,她缓缓地开口,道:“本来当初你爹遣你进沈府,就是叫你在替夫人做事的同时,为他留意沈家的生意。如今不论是夫人那边还是你爹那,你都已经足够交差了。你大可以按着之前预定的脱身路线,叫沈逸砚休了你,回姜家去。”

回去?

姜衣璃转回视线看着林悦然,却只是淡笑着摇了摇头,“回不去了。”早就回不去了,自看见她的第一眼,自朝夕相对的那些个日夜,自颤栗心房的那一吻过后,就已经回不去了。想着,姜衣璃嘴角浮起的笑意愈发柔软。“就算可以,我也不会再回去了。”

“你...”林悦然不确定地望着姜衣璃,心里震颤,却说不上究竟是因着姜衣璃这般坚定的信念,还是因着眼前这般坚定的姜衣璃。她蹙眉,瞧了姜衣璃半晌,才淡道:“你当真,要为了她背叛夫人?”

姜衣璃似是看不见林悦然的错愕,只是淡道:“背叛夫人,只是为了忠于自己。”说着,她适时地收了话题,并不想再多谈这些。她不顾林悦然眼里的惊错,走上前几步,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么?”

林悦然不答,只是静静地凝视姜衣璃眼里的光芒,半晌,她才轻笑出声,道:“自是不会来向我坦白的。”说着,她敛去了眼里的光芒,重又笑开去。“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

见林悦然将话题点明,姜衣璃也回以淡然一笑,风华尽泄。“我知道夫人派你来,就是为了防止我有异心。所以条件很简单,我保证你不伤害七七,但是,我的事情,你不能向夫人提起。”说着,姜衣璃抬起眼,一抹深重的笑意就望进了林悦然的眼里。“我既已下定决定背叛夫人,那么必定不会在意生死。但是你不同,你该不会傻到要陪我一起拿命来赌。你的任务不过是时时刻刻保护着七七,而我与七七日日朝夕相对,要伤害她,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到时若是七七出了意外,怕是你也只有死路一条。只要你答应我不对夫人提及不该提的,那么我大可向你保证不叫你完成不了任务。”

“如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对于你而言,该是再轻松不过了,不是么?”

林悦然闻言,吐出一口气来,笑眼如丝,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光芒,道:“我有的选择?”说着,她也转眼瞧了瞧沈墨欢的后院,耸了耸肩,笑意深重。“我开始,有些同情沈墨欢了。”

姜衣璃却不置一词,她抬眼看了看天色,转身准备离去,却见林悦然一个偏身横在了她的身前,眼里带着笑意,语气也愈发的慵懒。“别怪我没提醒你,沈墨欢的身份不单单只是你知道的这么简单。她的身后,还有很多的疑问。”

“我知道。“姜衣璃经过她的身边,淡淡地答着,随即越过她往杂院外走去。走出几步,似是想起了什么,姜衣璃回头,对着林悦然轻浅一笑。“但是她在我眼里,身份从来都只有一个。”

一直一直,都只有那么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