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识真面

    姜衣璃看着沈墨欢握着自己的手,却是微垂着眸子,一声不吭。

她收回了手,叹口气,率先打破了沉默,道:“小姑子可是有话与我说?”

沈墨欢闻言,一阵哑然失笑,笑容柔和,就像是之前那场闹剧从未发生过,粉饰太平。“我以为是嫂嫂有话要问我。”姜衣璃蹙眉,随即才明白过来,她没有再说话,只是和着沈墨欢往前走去,走进了后院的花园。

转过走廊便见后院亭台流水,竹林美花。楼台水榭,相得益彰。姜衣璃走进小亭子坐下,沈墨欢也跟上来,坐在了她的身边。两人却均是不语,各怀心事,佯作赏花,却不知心思飞去了哪里。

“你哥哥...爱慕的女子,是哪家的姑娘?”默然间,姜衣璃懒得卖关子,开门见山地问道。沈墨欢闻言,低着头沉思片刻,才黯声答:“她没有家。”说着,沈墨欢起身走到朱红刻字的亭柱前,看着刀雕玉刻的诗句,继续道,“她是仙雀坊的头牌名妓,自小被卖给仙雀坊的妈妈,不记得爹娘不记得家。”

身子一怔,姜衣璃侧身看着沈墨欢,睁着迷惘的眸子,闭着眸子半响才强逼着自己镇定道:“你也认识那姑娘?”

“算熟识。”沈墨欢也不避嫌,淡淡答道。

姜衣璃闻言,扯起嘴角的笑却是异常的冷漠。她看着沈墨欢,以一种不容人拒绝的口吻,道:“那好,麻烦小姑子替我带路,我要去见见她。”沈墨欢闻言,波澜不惊的眸子这时才有了变化,她回过身,不加多想地摇头拒绝。“不行。”

“为什么不行?”姜衣璃也不甘罢休,上前一步,盯着沈墨欢眼里涟漪漾开的眸子,旖旎无限。“是我不能去,还是不能见她?”

沈墨欢退后一步,但是语气却不减丝毫气势。“都不行。那地方不该是嫂嫂这样的大家闺秀去的地方。”

“我不行,她就行?”姜衣璃显然是气急攻心,反唇相讥道。

沈墨欢这才明白姜衣璃的怒火出自何方,她低叹一声,试图上前拉住姜衣璃,却被姜衣璃先前一步退去,手腕划过,只握住丝丝凉风。收回手,沈墨欢沉吟片刻,才缓缓道:“她...是迫不得已。”

“难道,我就不是迫不得已。”姜衣璃嗤地轻笑一声,自嘲地声线响起。听在沈墨欢的耳里,异常的无助和悲伤。“我只是想看看,究竟是怎样的女子,使得我的丈夫对我一点怜惜也无,我想知道究竟是怎样的女子,引得我的丈夫连一丝侧目浅探都不肯给我。我只是这么想的,也有错?”

沈墨欢哑然,看着姜衣璃扶着亭柱摇摇欲坠的身子,想要伸手去扶,却又觉得不妥地收回。她山黛柳梢般的秀美微微收紧,越过姜衣璃看着身后的荷塘莲子,道:“你没错,谁都没有错。爱情这码子事,本就无对错可言。”说着,沈墨欢还是伸了手,扶住了姜衣璃,“嫂嫂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莫伤了身子。”

沈墨欢此时一番话说的声线很柔很浅,就像是青鸟划过水面,撩拨起淡淡水漪般轻浅,却又有如琴弦被人轻轻挑起一般动听婉转。姜衣璃这才抬眼去看身前这个美丽的女子,瞧着她美丽的眼里动容的神情,眸子里的涟漪一圈一圈的漾开,似是要将人吸进去一般的迷人。想着,姜衣璃自知自己之前失态,赶紧退开一步,躲开沈墨欢的搀扶,微微福了福身,淡柔地轻笑一声,道:“是我失态了,还望小姑子莫介意。”

“嫂嫂客气了。”

听得沈墨欢总是说得远近恰当的话,稍稍怔神。似乎这几次交谈下来,沈墨欢便是一如今日这般,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说的话永远都是得体恰宜,不让人觉得生疏,却也总是犹如隔着纱,走不近她身边,亲疏关系拿捏恰当,永远隔着一层迷雾的距离一般。

这般想着,姜衣璃也释怀地一笑,起先离去。“那我不多打扰小姑子了,我先回房去了。”沈墨欢闻言,依旧是那抹浅浅的淡笑,欠了欠身,让出道路来,“嫂嫂慢走。”

姜衣璃闻言,也不再多言。她点点头,带着丫鬟莹竹离去。沈墨欢瞧着姜衣璃那抹浅粉色的背影愈走愈远,只觉她的身影羸弱,就似风吹柳梢摆,摇摇晃晃。

“嫂嫂。”沈墨欢出声唤道,声音平滑,带着些许低哑。姜衣璃停下身子侧向沈墨欢,却没有回过头去,不知是不愿看到沈墨欢,还是不愿让沈墨欢看到此时的自己脸上的神情。“我知你心里难以接受,外人多说也是无益。但是望你莫恨爹娘,他们也是为了哥哥。”

说罢,沈墨欢只瞧见那抹身影缓缓地点了点头,随即很快就消失于转角。

姜衣璃回了府,就怔然坐在窗前,偶尔微风吹起她额前的发丝,带着荷塘莲子的清香。姜衣璃微微眯着眼,莹竹一直伴在她身旁,却猜不出这位少夫人都在凝神想着什么。

直到吃过晚饭,各个庭院都掌起了灯,莹竹点起了灯,这才走上前去问姜衣璃:“少夫人可要沐浴净身?”姜衣璃闻言,回过头来看着莹竹,缓缓摇了摇头,“不必,我想歇会。”

说罢,姜衣璃站起身,走到梳妆台前,对着莹竹吩咐道:“你给我打桶水来就退下吧。”莹竹乖巧地应了一声,就退了下去。

待得莹竹打了水回来,姜衣璃便早早唤了她下去歇息。莹竹关了门退下后,姜衣璃倒了半盆水,沁湿了毛巾,将脸上的淡妆清洗干净。随后,她望着菱花镜里那一张素淡白皙的面庞,微微自嘲。

姜衣璃啊姜衣璃,再美丽又有何用?

花开几败。总有一日,你也会像那些花儿一样,凋零衰逝。

想着,姜衣璃就这般呆坐在菱花镜前,久久未曾动身。再站起身来之时,她走到窗前,看到各个庭院的灯火都已熄灭了大半。这时,她才从自己带来的嫁妆衣裳柜子里,挑出一套当初调皮带出府的书生衣衫,就像之前每次从家里逃出府去时一般,熟练地换上,还不忘梳了个发髻,带上书生帽,在菱花镜前转了个身,瞧着以假乱真,才满意地走到房门前。

留着一条缝隙瞧着屋外的场景,只见下人们都已经忙完自己的事务,三三俩俩打着灯笼朝着下人房走去。趁着眼前灯火昏暗之际,姜衣璃灵巧地闪出了房门,瞧见一拨下人离去,才走出后院,一路躲躲藏藏,却也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走过了后院。姜衣璃渐渐摸清了方向和诀窍,她藏在草丛树干之后,瞧着下人管家离去,这才钻出了草丛。正要沾沾自喜,一回身却不察身后侯在原处的人儿,一个不留神鼻尖就插过那人的胸襟,顿时鼻子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姜衣璃疼地眼泪都溢出了眼角。

摸着鼻子一阵呜咽呼痛,待得好过一些,姜衣璃这才抬眼去看眼前的那罪魁祸首。抬眼,看到那人的面容,姜衣璃险些没惊声叫出来。只见沈墨欢背着月光,隐在阴影里的面容瞧不真切,只是即使如此,却仍感觉那双湖泊般的明亮的眸子,正灼灼地映在她的脸上。

姜衣璃睁大着眼睛,看着眼前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沈墨欢,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她想要逃,却发现沈墨欢嵌在她的前面,压根无路可逃。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嫂嫂大半夜的不睡觉,这是要去哪儿?”沈墨欢拦了姜衣璃的去路,横身站在她身前,两人相近无几,饶是姜衣璃眼下恨不得钻个地洞藏起来,都苦于无力回天。姜衣璃拉低了帽子,死死地垂着头,支支吾吾了大半天,才粗着嗓子道:“我...我不知小姐你在说什么?”

沈墨欢一双美眸半眯,瞧着姜衣璃在急切羞窘之下找的搪塞之语,只觉这理由好笑至极,一时间,看着眼前的姜衣璃只觉又是有趣又是无奈。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姜衣璃的书生装扮半响,随后嘴角弯起一抹促狭的笑意,眼里一丝狡黠的光芒稍纵即逝,手快的叫姜衣璃还来不及阻止,就见她头好不容易挽起的发髻就连同那顶书生帽被沈墨欢一齐扯了下来。顿时月光之下,映照地姜衣璃没有束缚的一头青丝滑落,没有簪子的绑缚,乌黑如墨般的青丝如水银泻下,铺了满肩,女儿长发,三千青丝拂面,藏无可藏的娇颜憨态。

沈墨欢看着姜衣璃长发披肩,白皙的面容不染霜华的模样,淡笑着道:“这下嫂嫂可是认得我了?”

此时自己的女子妆容已经完全被沈墨欢揭下,姜衣璃自知自己已是瞒不过沈墨欢那双明净的眼,只得一手拢了青丝于左肩,看着沈墨欢的眼睛,气势不让地问道:“既然你都发现了,那你打算如何处置我?难道还要将我的事告到公公婆婆面前不成?”

说着,却见沈墨欢只是盯着她,似是出了神般沉吟半响,姜衣璃在沈墨欢的注视下,之前的气势一点点地泄了气。她垂着头,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等着沈墨欢的处罚。孰知沈墨欢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淡淡地问道:“你就这么想去见见她?”

“是!”知沈墨欢话里的‘她’指的便是沈逸砚心心念念的那名女子,姜衣璃答得坚定,甚至没有一秒的停顿思量。沈墨欢看着姜衣璃望着自己那双盛了月光的眸子,不知道这个本来看起来几分柔弱,服帖逆来顺受的女子,怎么一时间竟是变了一副模样。“即使我拦了你这次,你下次还是会想方设法逃出去见她是么?”

姜衣璃闻言,只是轻咬着下唇,半响,才复又抬起眼来,看着沈墨欢的眸子灿灿若星芒,美得皎洁无华。“是。”

叹息一声,沈墨欢将手里的书生帽以及发簪还给姜衣璃,道:“这些都不需要了。”说着,姜衣璃呆呆地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还未反应过来,就见沈墨欢认命地低声道:“我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