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挑衅人

    姜衣璃面色沉淡,望住林悦然满含笑意的眼睛,不自觉地偏首看了眼沈墨欢。

似是想要瞧出些什么,又似是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偏首,一种惯然的姿势。

沈墨欢的脸上的表情淡到瞧不出变化,只是在姜衣璃还踯躇不前没有行动的时候,已经拉了姜衣璃的手,牵着她朝着林悦然站定的前院走去。

“沈小姐,少夫人。”林悦然的笑很平常,不似怀有敌意的犀利,但是却也绝没有丝毫善意的温和。有的,只是一种妖冶到刺眼的光芒流转于眼底。她朝着两人点头招呼着,声音娇柔欲滴,丝丝柔软中掺着化不开的娇媚。“我刚刚去探了探二少夫人,这不,刚说完话正准备要离去呢。”

她笑着,三言两句间,轻巧地带过来意。

晨间还见过的人,本以为以后都可以尽量避免再见,却不想此刻便又出现在了眼前。姜衣璃虽然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是碍于眼前的沈墨欢在,只是一言不语地点点头算作回应。心底里的心思一瞬间转化过千百回,最后却只是瞧着眼前不期而至的林悦然,望着她面上浮现的笑意,不自觉地隐隐浮现出一种危险的警惕和敌意。

林悦然是聪明人,当然明白姜衣璃此时的沉默为哪般。只是若说早上面对自己的她是坦然而冷静的,那么,现在在自己眼前的她,坦然和冷静的不过只是外表。而内心的思绪,怕是比谁都更为忐忑复杂吧?

这么想着,她顿觉有趣起来,竟也开始佯作不识趣的站在原地,即使干站着沉默也没有要动身离去的意思。

林悦然不打算走,但是站在一旁的沈墨欢却不见得真那么大方和好说话了。她对林悦然本就存着一分警惕,此时林悦然大大方方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她当然不能佯作若无其事。走上前几步,沈墨欢随着林悦然的笑弯了嘴角,带着几丝慵懒几丝娇媚。“小嫂嫂能有林姑娘的关心,真是她的福气啊。”

“瞧沈小姐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我跟二少夫人曾同出一个师门,彼此相伴习琴多年,更是无话不谈的姐妹,关心她也是应该的。”林悦然说起客套话来,也不见丝毫的生疏。应答间,林悦然瞥眼望定沈墨欢,笑意放肆得几乎像是在挑衅。“倒是我刚听七七的丫鬟不小心说起,沈小姐最近常常带着少夫人出门,都有许久的时日没去看过她了。”说着,她媚眼如丝,扫过并肩站在自己对面的二人,掩嘴咯咯的笑起来。“两个都是沈小姐的嫂嫂,可不能偏袒了谁冷落了另外一个不是?”

这话听上去妥当,但是听在沈墨欢和姜衣璃的耳里,就难免有些刺耳了。林悦然指的是什么,又在暗自责怪沈墨欢什么,两人心里自然也明白的很。只是姜衣璃张了张嘴,瞧着林悦然一径微笑的表情,最后还是淡然沉默下来。

其实她知道林悦然这么做的企图,而她之所以没有阻止,只不过是因为她跟林悦然一样,就如她所问起的,在她跟阮七七之间,到底沈墨欢在意自己,会比阮七七多了多少。

或者她更想知道,对于林悦然亦或是自己的背景身世,沈墨欢究竟是知道多少。毕竟单单只从沈墨欢那双看上去淡漠凉薄的眼里,温善柔软的笑意里,压根没有一丝的痕迹可循。

1200ksw.net

也有很多的时候,姜衣璃会有一种荒诞的冲动。在沈墨欢的温柔拥抱中,在她的低喃软语中,甚至在她一个温存的眼神里或是醉人的吻里,她都会想要直接拦在沈墨欢的身前,对着她坦白自己的一切,卸下那些辛苦遮掩的伪装。但是这样的想法,稍纵即逝的也不过只是单单的一个念头而已。她纵使有这样的冲动和想法,但是她更明白有些事太过于急切,会给她们彼此带去的伤害和距离。

所以,大抵上心里生出的这些试探的想法,就是在这样矛盾的冲突下,横生出来,又在她的理智之下,被无情的扼杀于脑里。

“这话听上去倒像是在指责?”姜衣璃的思绪还飘在半空,而耳畔却已经响起沈墨欢的笑言。循着声音转回头,就能望见沈墨欢一双眼里凝着慢慢的笑意,带着些许的狡黠,更多的是一种张扬毫不遮掩的风华流转,与林悦然的笑意相对,没有一丝要躲闪的意欲。“怎么我们沈家自家的内事,也轮到外人关心了?”

林悦然闻言,这才微微敛了笑意,道:“悦然不过只是关心自己的姐妹而已,沈小姐若是误会了悦然的心意,那可多叫人伤心啊。”

“林姑娘关心姐妹,自然是好。不过相信林姑娘一定也明白‘关心则乱’这个道理吧?”沈墨欢眉眼里带着笑,话里却是一派的素淡,叫人弄不清她此时的心情。“我自然相信林姑娘只是在关心小嫂嫂,但是凡事要是过了头,都会物极必反得不偿失。林姑娘,你觉得呢?”

沈墨欢话虽然询问着林悦然,但是林悦然心知,这话里全然没有征询自己回答的意思。她莞尔,看着沈墨欢笑得雅致的面庞,突然觉得事情一下子变得越发有趣起来。究竟沈墨欢话里暗示着自己什么,她已经不再想去深思,心里此刻反复涌出的只有一种心思。那就是在之前与沈墨欢的这段对峙之中,她竟生出一种不甘居下的心情,想要一较高下。

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手段证明,她只是突然很迫切的希望,以任何东西为证,证明她比沈墨欢强。

这么想着,林悦然的眼神不自觉地朝着姜衣璃的方向扫去一眼,嘴角浮起的笑意若有似无,却浓烈的叫姜衣璃不得不侧目投去探寻的目光。只是待姜衣璃转眼看去的时候,望见的只是林悦然的侧脸,隔着阳光,瞧不正切。

“沈小姐的话悦然记下了。”林悦然站直了身子,笑得讨巧。这么说着的同时,已经朝着二人走近,她行了个礼,才笑道:“时辰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说罢,林悦然也不再逗留,径自插过二人的中间,转身离去。只是姜衣璃分明瞧见了,最后林悦然插身而过的刹那,朝自己匆匆投来的一抹注视。可是等她注意到回神望去的时候,却只瞧见一抹娉婷的背影,再无其他。

心里顿觉一阵下沉,姜衣璃似有所觉地望着林悦然离去的背影发怔,却感觉到手掌被人柔软的牵住,揉在手心里包覆住,温暖又熟悉的触感。回头就撞向沈墨欢含笑的眼,明明之前对着林悦然的时候还带着放肆而张扬的光芒,此刻竟已全部收进眼底,只余一片平静,掺着丝丝缕缕的柔软笑意。

回握住沈墨欢的手,姜衣璃还有些恍惚,林悦然的笑意一直还在她的脑海里闪现。她心下仿若觉出什么不祥的预感来,但是望着沈墨欢的瞬间,却又全部闷在了心里。就像是一直以来,对着沈墨欢想说的话都有很多,但是到了最后,却一句也不能说出口。

随着沈墨欢往后院走去,姜衣璃一路上很安静,沈墨欢也并没有说什么,仿佛之前林悦然的那番话都在两人的心里留下的或大或小的痕迹。虽然两人都不曾说过什么,但是无言的沉默却比任何的话语都要令人觉得不安定。

穿过前院,走过姹紫嫣红的花园,踏着一低的落英往后院走去。刚走过后院的门庭,转过长廊,就能依稀看见后院的景象。

姜衣璃一直低着头,任由沈墨欢牵着自己往前走,之前那场闹剧还在脑海里盘旋,姜衣璃越是猜不透林悦然最后的那抹笑意,就越是在意。心底里的心思层层叠叠,交叉繁错,她闷头沉默地走着,就连沈墨欢停住了脚步也没有察觉。

不期然地与沈墨欢停住的身子撞在一起,姜衣璃小巧的鼻尖突地撞上沈墨欢l削的肩头,一阵普天盖以地痛意狼狈地唤回她的理智。她低呐一声,伸手揉着鼻子,泪眼朦胧地抬起头去看眼前的始作俑者。

却见沈墨欢并没有回身望她,她的目光一直停在不远处的一座供人纳凉的亭子里。好奇地偏首循着沈墨欢的目光望去,姜衣璃微微一讶,揉着鼻子的手瞬间顿了顿,忘了动作。

亭子里坐着的人已经站起了身,一袭红衣宽松地拢在身上,没有捆缚腰带的衣服显得有些笼散。她迟缓地支着桌子站起了身,一手抚着肚子,搁在腹间的手隐隐约约勾勒出肚上凸起浑圆的痕迹。而俏丽的面容上,一双眼睛热辣辣地带了怒火,正毫不避讳地直视着她们的方向。

而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阮七七。

阮七七的目光正停在沈墨欢和姜衣璃交握缠在一起的双手上,目光似是带了刀子一般,凌厉得似乎恨不能切开牵住的那一双手。她慢慢地由着丫鬟春竹的搀扶走下凉亭的三辆级阶梯,朝着不远处的二人走去。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姐姐啊。”

阮七七的声音悦耳异常,乍听上去瞧不出什么情绪,但是姜衣璃却明显听出了,阮七七这句话在对着自己说的同时,语气里带着无数的冰凉刺骨,那些犀利随着她走近的步伐,一点点的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