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冷凝香

    姜衣璃低头看了看手里杯中清澈的液体,再抬首看了看眼前笑的明艳动人的阮七七。

阮七七自是笑的诱人的,但是那其中又包含了另外一种危险的气息。

手中的茶握在手里感到丝丝温热,不算烫人的温度却灼得姜衣璃手心沁出了一层潮意。她紧紧捏了茶杯,瞧着阮七七的眼里多出了试探,却不知是猜不透眼前这个人,还是仅仅只是看不清眼前茶烟袅绕的面容。

“怎么,姐姐不肯喝?”阮七七的笑里带了依稀难辨的嘲弄,却又被娇艳的声线掩盖,藏的滴水不露。“难道,姐姐不肯买妹妹的情么?”

姜衣璃闻言,只是掀了眼帘睨了她一眼,随后放了茶盏在桌上,笑道:“妹妹的情,我自是要领的。只是,在我喝之前,想要先敬妹妹你一杯。”说着,姜衣璃不动声色地将茶盏推到了阮七七的面前。“若说赔礼,该是我先向妹妹赔不是才对。你有孕在身,而我却未能尽到姐姐该尽的责任,怎么说,都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有错在先。”

说着,姜衣璃嘴角的笑意柔和动人,犹如风吹柳絮,漫天飞扬。“所以,还望妹妹你先原谅姐姐。”

阮七七看着姜衣璃不消几句话间,就将茶盏转手推到了自己的面前,睁眼瞥了姜衣璃一眼,心底却欷[不已。

之前在告别林悦然的时候,就听林悦然提醒自己要万万小心,千万不要对姜衣璃大意,不然就会一招错引致满盘皆输。她那时虽然挂了心,但是却仍然心存一疑,觉得林悦然的说辞里有夸大其词的嫌疑。但是如今当真与姜衣璃站在两端面对面的较量,还未来得及心生堤防,就已经身置下游,被她争到了主动权。

幸好。

阮七七想着低叹了口气。幸好林悦然在来时已经料到自己会在较量里落在下风,所以才告诉了自己万无一失的好法子。她嘴角微抿,浮出一丝笑意,随后她佯作叹息的伸手接过了杯盏,低头看着杯里被惊出的涟漪,道:“果真姐姐是信不过妹妹,生怕妹妹在茶里动手脚么?”说着,阮七七一双眸子闪着纯善无害的光芒,此时正带着伤心失望的看着姜衣璃。“姐姐这般堤防我,真是让妹妹好生失望。也罢也罢,倘若姐姐当真不信我,那么我也就没有再逗留的必要。”

说罢,阮七七揭了燃着香的香炉盖子,伸手将茶倒进了灼热的炉内。她放下茶杯,盖上炉盖,背过了身子不看姜衣璃。

“你我是做不成的朋友的,你其实比我更明白。”姜衣璃说着,随着阮七七之后站起了身。“不论我最终爱的是墨欢还是逸砚,我们都会成为对手,都是站在对立的两方互不相让。因为不论是逸砚还是墨欢,你都想要据为已有,都想要将他们霸占在你的身边,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好看的言情小说

阮七七张着嘴无言以对,仿若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姜衣璃的话总是淡淡的刺进阮七七最柔软疼痛的地方。明明话出口总是很淡薄,但是带给她的疼痛却犹如刀刺进心骨,刺得她鲜血淋漓,无处可藏。“况且,你也并不想与我做朋友。”姜衣璃说话间,已经直直走到了门前,她顿下脚步,随后回头看了阮七七一眼。“我也同样不想。”

言尽于此,姜衣璃说话就伸手推开了门扉,道:“妹妹累了吧,还是早先回去歇着吧。我这儿冷清阴凉,怕是妹妹的身子受不了这般气息。”

“姐姐果然坦白。”阮七七缓缓走到了门前,与姜衣璃对望,啧啧笑道:“既然话都说得通透了,我的确也没有什么好逗留的了。那么,姐姐也早些休息,妹妹我就先告辞了。”

阮七七说着就转身越过姜衣璃,往门外走去,由赶来的春竹搀扶着离去。一路转过了走廊的末角,阮七七才停下了脚步,一张脸垂的很低,隐在暗处的面容瞧不真切。

姜衣璃,你既然如此难堪与我,那么今日,定要让你尝尝这般滋味!

送走了阮七七,姜衣璃关上了门,转身走回桌前,低头看着桌上那枚茶盏,默然发怔。

居然未曾料想,阮七七竟然这般轻易就放过自己,转身离去了。

拈起杯身,姜衣璃指尖轻轻转动着杯子,低眉端看着杯沿,默不作声。她看着杯底残留的几滴茶液,凑到鼻尖嗅了嗅,却除了茶液的清香,再也闻不出其他的味道来。

不似是下了毒的样子。

如此断定着,姜衣璃便也不再深究其中的细节,她站起了身,走到桌前,依旧拾起之前搁置在桌前的那本书,静静翻开起来。

姜衣璃看得入神,渐渐就遗忘了时光。不知过了许久,她突感面颊生热,握着书的手一阵潮湿,松手之时,才发觉之前握着书的地方都生了汗液,沁进书本里,润皱了书本的纸张。

脑子也渐渐有些发沉,姜衣璃骤然抬了抬头,竟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她摇了摇脑袋,却感到那股子晕眩更加深深的缠绕上来。察觉到不对劲,姜衣璃伸手颤颤巍巍的扶着桌沿站起了身,身心一触及桌边,却突然一阵瘙痒之感传来,她猛地收回了手,一个不稳就摔回了椅子上。

有些艰难地张着口呼吸着,姜衣璃只觉周身犹如火燎一般,烧得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动的狂乱起来。她弯下了身,企图控制自己快要跳脱出胸口的心跳,伸手捂住胸口的瞬间,却又感觉被一阵难以言喻的窒息感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愉悦重重包围,叫姜衣璃险些惊呼出声来。

到底,到底怎么了。

她捂着胸口,感受着跳动的狂乱,身子弯垂之下脑子一昏,就朝着椅子下栽倒下去。

身子猛地下坠,姜衣璃情急之下伸手握住了桌边的一隅,才勉强缓了缓下坠的速度,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少夫人,少夫人你怎么了?”

惊响引得在门外的莹竹慌忙敲门惊呼,莹竹敲了许久,却一直不见门内的姜衣璃回话,她一阵着急,也顾不得许多,径自推了门就冲了进去。

入门就看见满桌原本收拾整齐的笔墨纸砚被打翻掀翻在地,莹竹惊呼一声,赶紧走上前去,就看见狼藉之中的姜衣璃扶着桌脚站起身来,满脸晕红,娇艳的模样竟叫人忘了她之前的狼狈。

“少...少夫人。”莹竹愕然回过神来,赶紧伸手去扶姜衣璃,却被她一把推开。“不要碰我。”说着,姜衣璃软弱无力伸手甩开莹竹的搀扶,背靠着桌边,冷声道:“出去,不要进来。”

莹竹看着姜衣璃冷言冷语的模样,心里生骇,但是瞧着姜衣璃满脸冷汗,面色酡红,又忍不住关切道:“少夫人,你怕是得了病,还是赶紧叫大夫来瞧瞧吧。”

“不,不用了。”姜衣璃沉声拒绝着,随后转过身背着莹竹,道:“赶紧出去,在门外守着,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莹竹不知所措地踟蹰不前,不敢逗留却又更不放心这般留下姜衣璃离去,只好呆在原地焦急徘徊。直到姜衣璃察觉到莹竹没有动弹,回头冷漠地望去一眼,莹竹才赶紧应了一声,转过头快步离去。

挥斥了莹竹,姜衣璃这才扶着眼前一路的桌物缓缓往前移动走去,一路磕磕碰碰,许久才支着摇摇欲坠的身子,走到了床前,几欲摔倒般的跌回了床榻之上。

胸口起伏越发的剧烈,但是姜衣璃却觉得呼吸到肺里的空气越发的稀薄,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依旧觉得心扉颤抖,感觉到窒息感犹如眼前的黑暗降临。姜衣璃伸手举到眼前,艰难地抬眼看着手指间溢出的光线,感觉到身子骨头间酥麻的感觉蔓延至全身各个关节,麻痒的叫她止不住地低声□□伴着呼吸浮动起来。

阮七七,倒真是小看了你。

姜衣璃无力再支撑手肘,手腕坠落,搁置在额前,挡住了眼前所有的光线。她蜷缩起了身子,犹如蚁蚀的感觉叫她低喘连连,陌生的颤栗蔓延全身,她竟然眼角湿润,尝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或许该说,是自己忘记了林悦然的存在。终究,还是自己对阮七七最后心慈手软了,居然纹丝不动的放走了阮七七,当真不该这般大意的。

居然忘了,自己从小受到的教令。

对别人手软,就是对自己残忍。

当真,是一点也不假。

她想着,自嘲的一笑,牵扯嘴角的时候,却感觉到四周犹如火燎般的蔓延,她扯了扯衣领,试图让这样的感觉消失。可惜这感觉犹如梦魇缠绕不去,轻微的扭动身子,亦或是一个动弹,都会引得更旺的火焰降临。

火燎的感觉令姜衣璃口干舌燥,但是她最后竟瘫软在床上,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也许宁愿被一杯毒酒催断肠,也总好过受这样的苦吧。

姜衣璃伸手紧紧揪着衣领,只觉得那衣领犹如妖怪一般,正在渐渐的缠紧自己,绕的越来越深。

这药性会有多强,姜衣璃不是不懂,但是往日所见的情景,没想到竟会与自己亲身经历之时产生如此大的区别。她汗水淌湿了床榻,只得闭上眼重重的喘息。或许当真宁可在这一刻死去,也不愿被什么人占有。

占有?

姜衣璃浑浑噩噩地睁开了眼,脑子里反反复复品着这两个字,嘴边吞吞吐吐,才终得已凝成一句完整的话。

墨...欢...

沈墨欢回到府时还很早,她特地早早结束了书苑的琐碎事务,赶到临街去买了城里最出名的一家糕点,想着回来给姜衣璃尝尝鲜。

一路风风火火地进了府,一如往常地走进了后院,踏进后院之时,却感到一阵比以往更甚的静谧感。

径自朝着姜衣璃的阁苑走去,就看见门外焦急地渡来渡去的莹竹,满眼通红,急得快要落泪的模样。她瞧见沈墨欢走进来,就仿若见到了救星般赶紧地扑上来,泪水哽咽地拉住了沈墨欢的衣角,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小姐,小姐,少夫人似乎不舒服,但是又不准我去叫大夫。”莹竹吸了吸鼻子,抽噎的道:“小姐,快去看看少夫人吧。”

沈墨欢瞧着莹竹不见玩笑的表情,依稀能辨出事情的严重性,她赶紧伸手将手里的糕点塞进了莹竹的怀里,一言不发地沉声走进了门扉。莹竹方想跟进去,却不料沈墨欢下一秒就关上了门,将她阻在了门外。

“衣璃。”

推开门扉,沈墨欢刚走进去,就闻见一阵馥郁的香气扑鼻而来。她敛了敛眉,见无人应答,循着那股子浓郁的香气走去,绕过屏障床幔,就看见蜷缩在床侧的姜衣璃。

沈墨欢一惊,险些止不住惊呼出口去。她赶紧走上前坐到了床边,看着床内最深住缩着的姜衣璃,伸了手,却又不敢去触碰。

姜衣璃的黑发散落,妖冶地铺在床塌之上,一路青丝缭绕,如墨般风华。她面上绕了几缕丝发,被汗水黏在脸颊之上,交错间看见肌肤肤红似梅一般红艳,眼角沾着晶莹,分不出是汗水,还是泪水。

她背对着沈墨欢,弓起的背不断的颤抖,呼吸声带着说不出的娇美甜腻,明明汗水淋漓,却又不见是痛苦的神色。沈墨欢心惊如鼓般跳动,忍不住又低声唤了声:“衣璃。”

姜衣璃闻言,这才犹如被雷劈中般颤抖着身子,颤颤巍巍地转过了身来。身子虚弱,动作都显得无力起来。她看了眼沈墨欢,身子猛地一颤,赶紧藏了脸,伸手胡乱地推着床边坐着的人。

“不要过来,出去,出去。”姜衣璃推拒着,抵抗着,挣扎着,死命地想把那人退出房去。似乎所有的难过和颤抖,都及不上被此时眼前的人瞧去自己狼狈模样一分来的难堪和难以忍受。

沈墨欢却纹丝不动,此时姜衣璃的推攘对于她而言不动不痒,她只是担忧地俯下了身,伸手握住了姜衣璃胡敲乱打的双手,两双手一相触,就感觉到姜衣璃猛地发颤,拼命的想要推开她,退开去。

“衣璃,你到底怎么了?”

沈墨欢心里着急,又不敢太过于大声地逼问,只得迫令自己尽量软下声线来,低声哄劝着姜衣璃。但是姜衣璃却不理不答,只是想要缩回手去,身子越发颤抖地厉害,心跳都似是快要跳脱出胸口。

沈墨欢俯下身去,伸手拂开姜衣璃的发丝,不顾姜衣璃的逃脱,径自打量着姜衣璃此时面色红艳动人的模样,心里觉得蹊跷,看着姜衣璃的模样,一径觉得姜衣璃虚软无力。瞧不出姜衣璃到底是怎么了,这使得沈墨欢更是焦切,手下的动作一个不注意,就下了重力,却不想这深深的一下竟惹得姜衣璃微不可闻的一声娇喘。

沈墨欢这才犹如触电般的缩了手,看着姜衣璃面容的脸色越发阴沉下去,许久才转过身去,将企图推门闯进去的莹竹拦在门外。

“莹竹,好好守在阁苑大门外,没我的吩咐,谁都不许进来。”

说着,也不待莹竹应话,就转身掩上门消失在了门扉的另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