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爱与否

    沉默冰滞的时光里,沈墨欢松开了姜衣璃的肩,似是想要掩饰住自己的别样情绪,她转过了身去。

“哈,我想也是。”

沈墨欢嘴角弯一抹笑,说出口的话语就像是以往的散漫和温存,但是她垂头打量着窗沿的眼里,深暗不见底。

姜衣璃不敢转身,只是微不可闻的低应一声,轻微到连她自己几乎都难以听见。

姜衣璃原以为自己方才的那句否认的话后会换来多大的沉默,但是却不想沈墨欢只是微微地松开了她,最后轻笑着点开了话题。只是姜衣璃却不知,这沈墨欢说的这最后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是她也无心再去想,究竟沈家二老唤沈墨欢去做了什么,她又为何会问起那些话,她都不去想。人的一生有漫长的时光,但是于她而言,能够像现在这样站在沈墨欢眼前的日子,已经渐成奢望。

想着,姜衣璃只是随着沈墨欢的起身站了起来,转身走到沈墨欢的身前。她犹豫着伸手轻拨开沈墨欢额前散落的发丝,露出她一张素淡不带半点妆饰的脸庞,白皙素雅的,五官犹如工匠精心雕刻过一般完美。

“如果以后有机会,我真想带你去见见我娘。”姜衣璃淡淡地说着,出口才觉得心里有些酸软到发疼,心里再明白不过,这愿望就算说出口了,都不过是个奢望。“想告诉她,你就是我爱上的人。”尽管是个女子,仍然值得我托付一身。

只是,如果真有机会的话。

沈墨欢轻握住了姜衣璃的手,举到了唇前轻轻吻了吻,眼神复杂地看了姜衣璃片刻,才动唇说道:“好啊,我也想去见见她老人家。”可是衣璃,你若是无法对我坦白,我们哪也到不了。

沈墨欢心底的话不说出口,只是笑着松了姜衣璃的手,道:“待会该用晚膳了,你先回屋换身衣裳,若是让别人瞧见你在我这,难免生出些许闲言碎语来。”说着,沈墨欢就已经走到了门边,替姜衣璃开了门。

“嗯。”姜衣璃低应,心底微微地疼,却什么也说不出。

谨慎,冷静的口吻,让人不可避免的觉得悲哀。

你看,即使身为堂堂沈家大小姐,有的时候,在沈家里却还是必须小心谨慎,谨慎到不能越雷池哪怕一步。

姜衣璃垂下了之前弯起的笑弧,低着头,越过沈墨欢,就要走出门去。却不想,就在她刚准备要跨过门阶,走出去的瞬间,沈墨欢栖身压下她,将她抵在了门扉之上,门扉借着两人的重力怦地一声重又紧紧阖上。

“有些话,看来是真的不说不成。”沈墨欢狠狠地压住姜衣璃,双手将姜衣璃略微挣扎的手箍进怀里,眼睛直视着姜衣璃的眼。

此刻印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双怎样的眼啊!

姜衣璃怔忪地盯着沈墨欢那双眼,要不是眼前紧紧拥住自己的人温软的触感太强烈,她几乎就要以为眼前的不是那以往温软的女子,而是一个强硬到叫人害怕的男子。

那双眼睛炙热的,滚烫的,坚定强势的,叫她忍不住想要凑上前去轻吻。

“好像一直不太肯坦白,所以就一直没有说得出口。衣璃,你知道我对你是怎样的感情么?”沈墨欢说话的时候,眼睛慢慢的却柔软了下来,望进姜衣璃的眼里,就像是一股子暖流慢慢地侵袭进心扉里。“夏冰置堂,冬观芍药,雪水香茶,秋江见荷,只要是你想得到的,就算是倾尽我所有,我都会为你一一实现。”就算我手无男子之力,身无男子之志,但是对于你,我不会输于任何一个男子。

沈墨欢这番话说的很轻,但是响在姜衣璃的耳里,甚至是跌进她的心底,都重如磐石,再无法转移挪动一分一厘。她的手微微地开始发抖,手心都渐渐凝出了细汗,喉头发颤,眼睛都酸涩起来,痴痴地张着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沈墨欢从没对她提爱,就算是那日沈墨欢强势地逼自己坦白之时,沈墨欢言及的也是自己对她的爱,而非她对自己的。而就算是时至今日,那简答的三个字她仍是未能从沈墨欢的口里听到,但是却能听见比那三个字,更加坚定而掷地有声的一番话。

得此,足矣。

她嘴唇微微地开合,但是心里想要说的太多,到了最后竟是半句也说不上来。她只好咬牙把心一横,从沈墨欢的怀里挣出了双手,一把揽过眼前沈墨欢的颈项,将她向着自己这边揽来,随后抬头就吻住了沈墨欢的唇瓣。

ranwena.net

姜衣璃的唇颤抖而微微苍白,她最初狠狠地咬住了沈墨欢的唇,逼得那原本就嫣红的唇瓣此时更是娇艳起来。听得沈墨欢低不可闻的一声喘息,她才松了口,温柔地厮磨起来。

姜衣璃突然的一吻,引得沈墨欢一阵猝不及防,身子也微微趔趄朝着姜衣璃身上压陷下去。姜衣璃反常的主动和热情叫沈墨欢惊讶,却更多的是一种兴奋,很快地,沈墨欢就伸手揽住了姜衣璃的背,将她深深抵在门扉之上,将这个吻无限的加深加长,并且火热融化起来。

就在二人吻的忘我之时,却不料身后听到之前的响声赶紧跑来的纷竹。纷竹小跑而来,一路嘴里紧张地询问道:“小姐,小姐,这是怎么了?”

姜衣璃原本醉在沈墨欢的吻里,却不想身后突地听见纷竹的询问声,她一个激灵,睁开眼瞪着眼前的沈墨欢。却不想沈墨欢眼疾手快地按下姜衣璃,将她扣在自己的肩窝上,随后低咳一声,掩不住笑地道:“没事,我不小心打翻了砚台。”

纷竹站在屋外,听到沈墨欢应答这才松了口气。正巧此时天色已暗,而屋里又并未点燃火烛,所以此刻二人站在门扉后的身影,纷竹并未发觉。她只是听完沈墨欢的回答,赶紧道:“小姐屋里怎么这么黑,要不我给你进屋点个火烛吧?”

“不就是因为黑,所以才不小心摔了砚台么?”沈墨欢对于此时纷竹的热情不满地撇了撇嘴,嘴里的谎话倒是也说的滴水不漏。“你不必进来了,我正要出门去内堂,你去院外候着,我待会就出去。”

听沈墨欢说叫她别进去,纷竹也就乖巧地点了点头,随后脆声应着,就转身走出了苑子。

听见纷竹的脚步声渐远,姜衣璃这才抬起头,羞怯地微微推来沈墨欢,自顾自整理着衣裳站直身子。

之前那番激切简直不像是她会做出的举动,因此,直到此刻回想起来,姜衣璃才觉得身子发烫,面颊含羞,简直恨不能钻到地底下去。

“我先回屋了,你也赶紧去院外吧。”

姜衣璃说着,也不等沈墨欢回答,就自顾自转身推开了门,快步离开了。

瞧着昏暗的视线里,姜衣璃面带娇羞的模样,沈墨欢心里喜欢,却也不再多加逗留姜衣璃。望着姜衣璃的身影远去,沈墨欢这才闪身出了门,朝纷竹候着的院外走去,与姜衣璃背道而去。

随着纷竹走到了内堂,就见高堂之上,除了沈家二老外,原来张大人一家也已经到了内堂,正聊着什么。见到沈墨欢走进来,沈母眼里含笑,招手唤道:“墨儿,快过来给张大人和夫人行礼。”

沈墨欢能感觉到随着沈母的叫唤,堂内的人都朝着自己这边注视过来,但是其中最叫人不舒服的,便是张钧晟望住自己的那双眼。似是含了太多的情绪,浓烈的注视着自己的感觉并不算好,但是沈墨欢只是一径地越过张钧晟,走到身家二老和张氏夫妇面前,不动声色地行了礼,随后按着辈分坐到了堂下的座位上。

“墨儿来的正好,刚才张大人正巧说要回都呢?”沈母说着,回头看了眼张夫人,笑得几分惋惜和不舍。“我还想说张大人一家难得过来一趟,想要多留他们在这住上几日呢,这不转眼就要走了。可真是舍不得呦!”

算算时日,这张家在沈府也住了大半个月,怎么看也该是要走了。而且,沈墨欢想着望了望身旁张钧晟的眼光,心底兀自松下口气来,这人在这儿住了这么久,终于是要走了。

想着,却见张钧晟走到了沈墨欢的眼前。她本是拈着茶杯低头抿茶,见张钧晟走过来,动作微顿,随后依旧低头喝着茶,不动声色。

“墨儿,我有话想跟你说。”张钧晟说着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又在沈墨欢悠然自得的神情下松开。“你能跟我出去走走么?”

沈墨欢闻言,这才抬头望着张钧晟,瞧了瞧身后连带着自家的爹娘在内的四个老人,瞧见这一幕都面带微笑,似是以为大事将近。只有沈墨欢头疼地咋咋舌,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随着张钧晟走出了内堂。

一路随着张钧晟走进花园,走到了花丛之中去。张钧晟一路在前面闷声走,沈墨欢就也不说话,在后面静静地跟着亦步亦趋地走着。直到见张钧晟走到了花园深处也不见停步,沈墨欢才停了脚步,朝着张钧晟唤:“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她可没有什么耐性,陪着他走得太远却是为了去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你跟你那位嫂嫂,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这些时日里,一直纠缠在张钧晟的脑海里,虽说自从那日胭脂盒之后,他们依旧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是张钧晟能见到沈墨欢的时间,并不多。除了饭桌上的短暂见面,之外的时间里,沈墨欢都有办法将自己藏在这府内,叫他见不着找不到,一日连说两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跟你有关系?”沈墨欢俯身拈下一根花茎,在指尖旋转着端看那朵转动的花朵,笑得揶揄。“钧晟,这似乎轮不到你在意。”

这轻笑般带着微微戏弄的话,似是戳伤了张钧晟不愿承认的心,他红着眼转过身,朝着沈墨欢逼近几步。“你爱她!”话出口的时候,他才知道,这已经不再是疑问句,就连他自己,都带着肯定的口吻。

“不管我爱不爱她...”沈墨欢的话逐渐冰冷下来,似是对于张钧晟这般无礼的质问,也感觉到了丝丝的愠怒。她说着,嘴角的笑意愈发浓厚而冰凉。“我都不会爱你。”这才是,你该得到的答案。其余的,皆已是与你无关。

这句话无疑是压溃张钧晟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只见他红着眼蹙着眉,迅雷不及掩耳间,将沈墨欢拥进怀里,随后将她朝着墙壁压去。沈墨欢反手想推,奈何眼前发怒的张钧晟的力气难以想象的强大,更何况男女力量本就有着差距,所以沈墨欢招架之时背脊已经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之上。

瞧着眼前张钧晟发怒的神情,沈墨欢四周望了望,奈何此处身在偏暗安静的花园一隅,压根没有行人经过。何况此时处于用膳之时,下人们都忙在了内堂。想着,沈墨欢也就止了搬救兵的念头,怕是此时自己就算喊破了嗓子,怕是也没几人能听得见。

“你爱她?”

这么想着的时候,却见张钧晟的气息逼近,嘴里反反复复依旧是这么一句话。他的双手撑在沈墨欢的耳侧,脸颊低下,与沈墨欢的持平,眼里说话的时候,蹦出的光芒似是能将沈墨欢灼化。

爱她么?

有些话,看来都还没来得及跟姜衣璃先说,就要在这里坦白了。

怎么想,都实在是有点不甘心。自己掖着藏着说不出口的话,却要在这时说出来了。重要的是,对象还不是她。

沈墨欢微微地撇开头,沉默的时光里,她眼里的光芒也慢慢地凝聚,化成一股子沉静。她只是抵着墙壁,嘴里却不自觉地弯了一抹笑,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坑长的沉默中,只见沈墨欢抬起头,沉淡的目光竟比张钧晟滚烫的注视还要来的浓烈。

“是,我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