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碧水殇

    姜衣璃低头,看着被自己握在手里的自由,心头却并没有一丝喜悦的意味。

只身坐在凉亭里,想起往日身边总有沈墨欢的陪伴,今日这样的清闲,竟是许久都未曾遇见的场景。她拢了拢肩,觉得背脊有些生冷,轻声叹息,她将那张休书收进袖子里,不再去看。

过了秋分时节,荷塘里的荷花都开始衰败。想起最初来时荷塘里还是一片平淡,如今都已到了花开至败的时候了。姜衣璃不是惜花之人,她明白,之所以会有今日这番惆怅感伤,不过是因为她开始有了不舍。

小书亭

留恋,不过因着那一人。

捏紧了膝处的裙襟,姜衣璃闭眼不愿再去想,再睁眼时,却透过湖里依稀的倒影看得身后悄然惊现一枚身影,姜衣璃回头去看,就见得背光的逆影之下,阮七七一身彩衣,正注视着自己。

姜衣璃盯着阮七七近在眼前的身影,却并没有急着起身,而是微微的抿了抿唇。之前阮七七唤沈墨欢过去的场景她还记得分明,如今阮七七又突现在自己眼前,莫不是她察觉了什么,亦或是沈墨欢对着阮七七耳语了什么。

不论是何种猜想得到证实,都不是一件能另姜衣璃开心的事情。

“妹妹找我有事?”姜衣璃站起了身,打量了眼阮七七身后站着的春竹,清淡的开口。

阮七七注意到姜衣璃的眼神落点,于是挥了挥手命春竹离去。直到确定春竹已经走出了一定距离,她才坐到了石玉桌前,眸子往上睨了姜衣璃一眼,随后说道:“你跟墨欢两人闹性子了?”

阮七七问的直接,姜衣璃却并不回答。她只是微微松了口气,心里的猜想得到了否定,看来墨儿并没有跟阮七七说什么。

她们的事,她并没有告诉阮七七。这无形中,就等同于给予了姜衣璃一颗定心丸,让她明白自己跟阮七七的差距显而易见。尽管她明白,这些于现在的她们而言,已经没有了实际的意义。

可是她抑制不住那股子喜悦。

“这是我跟墨儿的事,不劳烦妹妹操心了。”姜衣璃笑着拨开话题,这本就不是一件能跟别人轻言道尽和说出来的事情。“所以妹妹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这儿风大,凉着了并不好。”

姜衣璃说得明白,可是阮七七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只是盯着姜衣璃,似是要在她脸上探出个洞来。“既然你跟墨欢都不提,那么我可以不问。只是姜衣璃,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阮七七站起了身,走进了姜衣璃半步,与她的视线持平。“墨欢选择了你,那么你就不能伤害她。我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可是你当初既然给予了墨欢回应,就请你带给她快乐,别叫她流露出那种悲伤的神情。否则,我绝不会轻饶你。”

阮七七的话说的坚定,不带一点犹豫和迟疑,听不去不像是作假。可是,这番话却叫姜衣璃惊诧。

眼前的阮七七已有八个月多的身孕,站起来的时候都已经有些艰难。她的身子纤细,似乎对于腹中的负担有些负荷不来,可是她的模样依旧美丽,许是有了孩子的缘故,竟有了些当母亲后的平和,不再如以往带刺的玫瑰般尖锐。

“你还在爱她?”姜衣璃盯着阮七七的脸庞,若有所思间,嘴里的话就自然而然的脱出了喉。

闻言,阮七七只是抚着自己的肚子,低下的视线里写满了平静的忧伤。“她是毒,沾了就戒不掉了。我想我这一辈子,都只学得会爱她,而学不会忘掉她。”

不是不恨姜衣璃的,恨,也做过傻事想要报复。可是最后到头来她都觉得没了意义,她已经输掉了自己最想要的人,那么再做些徒劳的事,又有什么意义?这些时日呆在家里,每每抚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都会这样想。或许也谈不上失去和得到,因为沈墨欢于她不过是幻影,她从来都只是看着,但是却从未曾真正触碰过真实的她。一开始就没有得到过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在走了多年自己选择的道路后,仇视别人拥有她呢?

说来说去,她不过是羡慕。羡慕,也嫉妒。嫉妒,所以才会去恨。羡慕姜衣璃能拥有,嫉妒沈墨欢的眷顾,同时也在恨着自己得不到。因为得不到,所以才想着报复,虽然最终都换不来什么结果。可是,她也不曾后悔。

只是,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沈墨欢,阮七七就觉得自己再也做不动什么了。就这样也挺好,倘若你觉得姜衣璃能给你,倘若你真的爱她,那么就坦然接受这个事实,也总比一辈子活在嫉妒仇恨里强。

这么想,她就能觉得好过很多。说到底,她不过是为自己找到条更能接受的方式,毕竟她其实比谁都明白,再怎么做,也动摇不了沈墨欢什么。

“姐姐还记得我曾说过的话么?”阮七七从思绪里挣脱出来,抬眼对着姜衣璃淡然一笑。“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墨欢不是你光用几丝青睐就能留得住的人,她若是真被你伤透了心选择离开,那么你就再也留不住她了。所以望你好好珍惜,错过了她,你会后悔一辈子的。”说着,阮七七吃吃笑开来,眉宇间不再有敌视,而是一如往常的娇媚。“这个世上,只有一个沈墨欢。而自她出现后,一切都会成为过客。姐姐该是比我心里更明白才是。”

说着,阮七七就转身往亭子外走去。

姜衣璃凝眸望着阮七七离去的背影,心底并不曾因阮七七的话而感到轻松,反而愈加觉得沉重起来。胸口阻滞的郁结还没消,就听得阮七七离开的方向哗啦一声水流声响起,姜衣璃回头去看的同时,就听得阮七七一声尖叫,划破了午后宁静的荷塘。

姜衣璃循声扭头望去,就见阮七七不知怎地坐在了池塘边上,一半的脚踝沉在水里,似是受了不知名的力量,一点一点的往水里坠下去。姜衣璃心里一惊,也顾不得许多,赶紧走过去伸手去拉阮七七。这不拉还好,一走上前,就看见阮七七淌在水里的半边脚踝正被一只手拽着,往水里拖去。姜衣璃拉住阮七七的手不敢松,心底也有几分害怕,但是她沉住气,弯下身试探着去掰开那只握住阮七七的手。

听到惊呼声的春竹以为两位少夫人发生的口角,赶来的时候却见到一幅可怕的场景。只见自家主子二少夫人正坐在岸边,满脸冷汗涔涔,脸色苍白如纸。而她手里正紧紧拽着一旁扶住她的少夫人的衣袖,宛如抓住的是救命的稻草。而一旁的少夫人面色沉淡,只是眼里掩不住的有些惊慌,她正一手拉着二少夫人,一手往水里探,那只手臂伸得很长,似是水里有什么不知名的力量在驱使她往下栽去。

而这时姜衣璃听见脚步声,赶紧回头去看,瞧见春竹呆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她只得催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过来拉你们主子起来!”这一喊,才叫回了春竹的魂来,她赶紧应了一声,走上前来双手拉着阮七七起来。得到春竹的帮助,姜衣璃这时才放心松开拉住阮七七的另一只手,随着春竹的拉拽可以清晰看见拉住阮七七脚踝的那只手,她赶紧蹲下身子去掰开那只握的牢固的手,希冀能够迫使他松开对阮七七的禁锢。

孰知那只手瞧见阮七七慢慢站起了身,他只好逼于形势松了手,随后还不待姜衣璃松下口气来,就见那只手迅速转了个方向,朝着自己这边扑来。伴随着阮七七和春竹的一声尖叫,扑通的一声,姜衣璃就被那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拖进了水里去。姜衣璃本来就跪在岸边,身子不稳当,如今被这一拽,就滑到了水里去。

她只感觉到一只手正带着她往下拖去,越拉越深,耳边充斥着有些刺耳的水声,一切声响都在水里放大到疼痛。耳里满满的水堵住,她张口想要呼吸,却只呛了一口的水,胸口的空气越来越少,胸闷的叫她绝望。她本能的想往上浮起,但是很快又被那只手拖拉的更深。危机时,她错愕地睁开了眼,这时才看见那只手的主人一袭黑衣,蒙着面的样子看不清楚,只能看见他那双唯一露在外面的眼里满满的杀气,叫姜衣璃感到恐惧。

而这时她发现,更加绝望的是,原来那名黑衣人的旁边,竟然还有一名同样着装打扮的黑衣人,两人朝着自己伸手过来,钳制住她的手脚,叫本就不谙水性的她更加没有了逃生的可能。

胸膛被迫吸进了塘水,姜衣璃的意识慢慢涣散,临了却听见头顶岸边碧绿色的光线里,犹如丝绸的水里突然起了一圈涟漪。还来不及想,就听得哗啦哗啦的水声朝着自己这边响起,她挣出最后一丝力气和神志去看,只一眼,就惊在了原处,忘了挣扎被束缚住的手脚。

沈墨欢此时已经朝着自己这边逼近,岸边也变得嘈杂起来,听不清是谁的哭喊声在蔓延。她只是看着已经向自己这边划来的沈墨欢,随后见她一把拉过自己,脚借着划水的空当朝着其中一名黑衣人的头部蹬去。这一下似是下了重力的,不一会儿,那名黑衣人就喘息一声松了手,赶紧捂着自己的头拨着水才能勉强保持住平衡。

看见沈墨欢拉住自己并且将她拢进怀里,姜衣璃这时才感觉到被塘水浸泡到疼痛的眼里有了热意,但是她来不及多想,只能借着沈墨欢的搀扶一边保持着平衡,一边摆动着双脚想要挣脱那人紧紧握住自己脚踝的人。可惜那人竟是怎么也不愿放手,无奈沈墨欢只能暂时松开姜衣璃,俯身往下游去,一边抵挡着那人凶狠劈来的招式,一边下力去折那人握住姜衣璃的脚踝。

几番过招之后,那人明显抵不住沈墨欢的防式,在交锋中卸了力。沈墨欢抓住空当,狠狠的朝着那人的手蹬去,那人猝不及防,吃痛只得松了手。终于摆脱了纠缠,沈墨欢看着姜衣璃明显已经开始涣散的意识,感觉自己明显也已经胸口发疼,胸腔的空气都开始稀缺,她不敢再拖延,赶紧一手搂住姜衣璃,一手往上划去。

看见头顶碧绿的湖水渐渐变得晶莹光亮起来,沈墨欢明白已经快要接近岸边,她才借由双脚蹬水往上游去,双手拖着姜衣璃的身子,把她率先举出了水面。露出水面之后,岸上便立即有人接过姜衣璃,把她拉回了岸边。

家丁拉起了姜衣璃,莹竹自方向闻声赶来到此刻终于见得自家主子平安无事,也不管不顾地抱住虚脱的姜衣璃哭起来。姜衣璃全身都乏力的很,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慢慢才能从一片白光里看到景象。

意识朦胧,就听得身旁阮七七一声哭喊,将她惊愕的拉回到现实中来。

“墨欢,墨欢!”原本瞧着两人的身子都到了水面,可是晃眼间,就看的姜衣璃浮出了岸上,而沈墨欢却一个势头狠狠地往水里重又消失了去。她只得推着身后的家丁,啜泣道:“墨欢不见了,快去,快去救她呀!墨欢...她不习水性啊!”

什么?

“墨儿!墨儿!”

姜衣璃一个惊错,她猛地直起身,双手支着岸边的岩石去看水里的情形。只见沈墨欢的身子逐又往下沉去,姜衣璃赶紧伸手想要去水里拉起沈墨欢,但是手只在水里划了半个涟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墨欢的脸庞消失在水里。

而浮现在姜衣璃眼里沈墨欢最后的那枚笑脸,叫她心惊,刺一般的疼痛起来。

别叫了...你根本就不需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