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随你去

    张濂一家离开,是第二日的事了。

清晨一大早,姜衣璃就听到门外一阵吵闹喧哗。唤来了丫鬟莹竹,才知道原来是张濂张大人一家计划早饭之后离开,所以沈家老爷跟老夫人大早就起身张罗事宜,准备送行一事了。

姜衣璃闻言,这才赶紧起了身。恍然记起昨日沈老似是早有通知,叫沈家的一干人等都要早早起身张罗。她想着,赶紧抓过一旁的披衫,起身走到梳妆台前。

“莹竹,赶紧来替我绾个发髻。”招过一旁的莹竹,姜衣璃轻声喊道。

“哎。”莹竹应一声,也匆匆走过去替姜衣璃梳起了头发。

门外下人们慌慌张张经过的声音络绎不绝的响起,姜衣璃心里打着鼓,似是生怕沈家二老责怪自己晚起,又似是想起了更多。

张大人要走了,也就意味着张钧晟也要跟随着离去了。这前前后后一住就是一月有余,发生的事情真算是数也数不尽,却也终归是要走了。

言情小说吧免费阅读

真等到张钧晟要走的时候,姜衣璃才发现,其实并没有最初一直隐隐期盼的那份喜悦,也许是因为与沈墨欢早已尘埃落定,所以张钧晟于她,都已经是不存在的威胁了。她想着,抬眼看了看菱花镜里的自己,发了黄的镜面印出披了金的自己,一脸的平静,却已经有什么开始不一样了。

待得莹竹替自己梳好了发,姜衣璃换完衣服准备出门,她才恍然想起,严格意义上,她早就不算是沈家的媳妇了。毕竟几日前沈逸砚已经一纸休书,将彼此的关系两清了,如今她的急切,其实早就没有必要了。怕是,在她的心里,还是将自己算作是沈家的媳妇吧。

沈家的,沈墨欢的,媳妇。

心不在焉的想着,却见身旁的莹竹已经推开了门,还有些灰蒙蒙的天打进姜衣璃的视线里,唤回了她的思绪。领着莹竹出了门,一路上赶上下人们的行礼,她都只是笑着点头回应。待得走到内堂,就看见沈家二老坐在厅里,由着沈逸砚指挥着下人们忙活。

姜衣璃自知自己起晚了,赶紧走上前去,向着二老行了礼,所幸二老也并未多加责怪她的过失,一一点头应允。

瞧见沈逸砚一人指挥下人们动手,姜衣璃自觉干站着不好,迟疑许久,还是走上前去,替着沈逸砚帮把手,虽然自己其实也并没有帮上什么忙。但是终归比站在远处看,要自在安心许多。

忙活了一会儿,待下人们将一大早做出来的点心装进盒子里,搬上了张濂的马车,姜衣璃才抬了抬眼,去看沈家二老坐着的地方。

还是没见到沈墨欢的人影。

“怎么?累了么?”一声问候,将姜衣璃的深思拉回现实,她偏头,就看见沈逸砚面带关切,正对着自己言语。“若是累了,就回爹娘那歇息吧,这里我一人就应付得来。”

微微摇了摇头,姜衣璃继续手里的活,手里的点心一个挨着一个排好,一层一层的放置好。当姜衣璃把手里最后的活做完,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低悦的声音,不需多想,就知道那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回头看去,就能看得沈墨欢穿着一件绿色裙衫,头上干净不带一丝装饰,仅用一条丝带束发,显得脱俗中又带了那么一份潇洒和不羁的味道。姜衣璃看的怔神,就见沈墨欢已经注意到自己的目光,朝着自己微微一笑,犹如阳光明媚,三尺不绝。

眼见自己手里的活也已经做完,姜衣璃拍了拍手,朝着沈逸砚点了点头示意,随后朝着沈墨欢那边走回。甫一走到沈墨欢身边,就听见她正对着沈家二老笑言着什么,待她走进了,才明白原来是沈墨欢忘了昨日沈老的嘱咐,一觉就睡到了天亮,所以对着自家爹娘认错来着。

姜衣璃瞧着沈墨欢心不在焉道歉的表情,心里发笑,怕是压根沈墨欢就没往心里去,比起自己,她倒更不像是一个沈家人。

难为沈家二老听完沈墨欢的言辞,倒也没有生气,一向严厉的沈老也只是捋了捋自己的白须,微带责备的看了沈墨欢一眼,就不再多言语什么。而沈母见沈逸砚已经吩咐下人们忙活完毕,笑着起身吩咐管家命膳房的厨子开始做早餐。

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被一笔带过了。

邀着张濂一家一同吃了早膳,吃过之后,张濂一家与沈家二老寒暄几句,就起了身准备动身启程。

桌上的人纷纷都站起了身准备送行,姜衣璃之前就察觉张家公子张钧晟一脸欲言又止的神情,这时见得自己即将离去,便也出声唤住了已经离席的沈墨欢,道:“墨儿,等等我。”

沈墨欢闻言,不自觉地瞥眼朝着姜衣璃看了看,瞧见姜衣璃面色平常,这才顿住了身,等着张钧晟走上来与自己平行,才继续朝着门外走去。

赶上了沈墨欢,张钧晟却一时间也并没有说话,只是与沈墨欢并肩沉默地走着。直到眼见大门就在眼前,他才低道:“这次我离开,也不知咱们下一次何时才能再见。”

“该见的时候就会见到了。”沈墨欢回答的理所当然,随后才看了张钧晟一眼,笑道:“我跟你爹契约在手,你还怕见不到我么?”

张钧晟听着沈墨欢的笑言,见她满不在乎的神色,顿了顿脚步,随后继续追上沈墨欢。“你怕是,也该要回去那边了吧?”想着那边的情况,张钧晟似乎可以料想那些人眼巴巴望着沈墨欢回去的模样。“你这次回来,本也就是打算参加你大哥的婚礼的,如今怕是已经超过预算的时间大半了吧?”

“你好像忘说了一点,”沈墨欢睨着张钧晟,停下脚步纠正道:“我来,更是为了方便你爹与我见面的。可惜那南宫流烟还不等你爹动手,就已经动身前往桑泽,生死未卜了。”

张钧晟闻言,抿了嘴,面对沈墨欢不留情面的言辞,不知道该如何作答。的确,这次沈墨欢之所以离开她的居身之所,返回沈家,不仅仅为了参加沈逸砚的婚礼,更是为了与自己的爹,太尉张濂见面。只是如今本来要派给沈墨欢的任务已经落了空,所以爹也决定不再多留,返身回都。

“你准备带着她一起回去么?”张钧晟叹了口气,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回头看了眼姜衣璃,偏头看着沈墨欢问道:“她留在沈家也是受罪,你应该会带着她一起走吧?”

沈墨欢听完,也回头瞧了一眼,正巧与姜衣璃的视线对在一起,她笑了笑,收回了视线。望向张钧晟的目光,自信而带着一种理所当然。“当然,最重要的东西,怎么能不带在身边呢?”

两人说着的时候,已经走到了马车旁,张钧晟也没有再回话,只是转身一脚上了马车,随后又回过神来意欲不明的看了沈墨欢一眼,道:“那我就先离去了,到时有事情,我再与你联络。”

“若是可以的话,真希望一辈子你都别找上我。”沈墨欢掀了掀眼皮,话懒洋洋的,人更是显出几分慵懒。

张钧晟闻言,倒也不生气,只是哈哈一笑,“墨儿,你果然这么些年来,都没有变过。”还是一样的淡漠,一样的不留情面,也一样的让他心生眷恋。张钧晟想着,难免生出几分留恋。他深深地看了沈墨欢一眼,随后叹道:“那我走了。”

沈墨欢点点头,眸子只有在这一刻才带了几分正色,朝着登上马车的张濂一家道别。

道别过后,张濂一家的马车很快驶上道路离去。沈家二老站在原处站了一会儿,就领着沈墨欢一行人进了府。

进了内堂,别过沈家二老,沈墨欢就和着姜衣璃往房间走去。一干闲杂人等终于散去,只余下沈墨欢跟姜衣璃二人,沈墨欢瞧见四下无人,就索性伸出手拉过姜衣璃的手,纳在自己的怀里,任姜衣璃如何想要抽离也挣脱不开。

“衣璃,随我到房里来,我有话想跟你说。”

想起昨日二人缠绵的模样,姜衣璃一听到房里二字,就敏感起来。她咬着嘴唇,顿住脚步,迎着沈墨欢的目光摇了摇头。

“扑哧。”似是瞧出了姜衣璃藏在娇羞模样下的心思,沈墨欢偏头看着姜衣璃,笑得桀然。“是有要事要跟你谈,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才没有...”心思都被沈墨欢窥见,姜衣璃红了脸,垂着脸低低否认了句,随后也不再反抗,随着沈墨欢进了她的房间。

进了房,沈墨欢这才松了姜衣璃的手,随后将姜衣璃按在桌前的椅子上做好,抬起姜衣璃的下巴,俯身就印上了一吻。姜衣璃猝不及防,伸手就推攘着沈墨欢,好不容易脱出空当,边拭着唇角,边低喃道:“这就是你说的正事么?”

“咳咳。”沈墨欢狡黠的眼睛带了笑意,闻言只是低咳两声,狡辩道:“只是一时兴起,忍不住罢了。”

“你...你这人...”姜衣璃说着,站起了身就要走。“若是你没正事要说,那我就先回房了。”

说着,姜衣璃就折身往门外走去,却不料刚走到门边,就被沈墨欢从身后抱住,她一个不妨,就被沈墨欢抱住抵在了门上,动弹不得。

“衣璃...”沈墨欢的脸正好抵在姜衣璃的肩膀上,唇就在姜衣璃的耳边,一阵阵诱人的声线就慢慢的渡进了耳里。“衣璃,或许你也察觉到了,我本就不属于沈家,不属于这里。现在,我该准备回去了。”

姜衣璃原本还带着反抗的身子,在这一刻才顿住,她愕然地睁着迷茫的眼,一遍遍省着沈墨欢的话,半响才明白过来。她唇角颤栗,许久才干涩地问道:“你要...离开了么?”

“嗯,该回到我该回的地方了。”

沈墨欢的声音本是清亮润耳如山涧流水,动人美妙如琴弦轻挑,可是如今响在姜衣璃的耳畔,却犹如雷掣山鸣,霹雳而过。

回去。沈墨欢终于是要回去了。那自己,又该去哪里?回哪里去?

“所以,衣璃,我准备带着你一起。”沈墨欢吻着姜衣璃的耳朵,将怀里一瞬间僵直的人儿抱的更紧,声音低低的响在姜衣璃耳边,温柔的,却又坚定如立誓。“你愿意跟我离开么?”

愿意么?

姜衣璃的大脑似乎一瞬间经历了大悲大喜大惊大悦无数个情绪,最终落在一颗疯狂跳跃的心脏上,她捂着自己的心跳,转过身望着沈墨欢明亮的眼里闪烁的星光点点,一点一点,都似乎美得要蛊惑她的心智。她的嘴开开合合,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确定的小心翼翼般的问道:“你说,你要带我走?”

“嗯,带你走。”沈墨欢笑得狡黠,却又带着那么深重的温柔。“不论我去哪儿,过什么样的生活,都跟我一起。你愿意么?”

愿意么?

自是愿意的。沈墨欢于如今的姜衣璃,就已然是她的全部。只是姜衣璃不懂,她这样的女子,骗了沈墨欢那么多,害了沈家那么多,为什么沈墨欢还会愿意带着她离开。可是她不敢问,怕沈墨欢只是一时忘记了,怕自己一问就提醒了沈墨欢,提醒她自己的过错,自己曾经是个多可恶又阴险的女子。

但是嗓音依稀响起,嘴角不受控制的开合起来,姜衣璃听见自己的声音早已跳脱她的意识,慢慢的响起:“为什么?我骗了你那么多,你明明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你还要带着这样的一个人走?”

回答她的,却是沈墨欢的一声轻笑,她重新将姜衣璃纳入怀里,揉着她细软的发丝,笑道:“因为我爱你。”

“值得么?”姜衣璃的眼泪如一粒粒珍珠话落眼角,一滴滴打在沈墨欢的衣襟上,织出一幅巨大的牡丹图。“你有没有想过,我究竟值不值得?”

沈墨欢凝望着姜衣璃泫然若泣的一张脸,俯下身,吻住姜衣璃泊泊不断流出眼泪的那双眼,道:“因为是你,所以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得。”

姜衣璃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动的那么快,即使在床底之间,欢好之时,也从未这般跳动欢狂过。可是就在沈墨欢的这番话里,这几句话里,就仿佛快要负荷不过来。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淌,喉咙疼痛,似乎任何的言语都已经不能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她只是双手搭上了沈墨欢的颈项,拉过沈墨欢,主动献上自己的吻。

“墨儿...我跟你走。”

从今以后,天涯海角,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