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自由人

    墨儿,时至今日,你可还是在怪爹,当初作出的决定?

怪么?

沈墨欢垂着头,眉眼轻挑,笑得沉默。

“我从没怪过爹,不管是当年,还是现在。”沈墨欢淡淡的笑,出口的话也不见丝毫责怪之意。“这件事都过去这么些年了,爹若不提,我都快忘了。”

沈老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沈墨欢的面庞,直到此刻,他才拈了茶杯低头喝了口茶,默默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这些年来,我都了解。你一直都清楚,爹最疼的不是你大哥,而是你。”可是,沈老放了茶盏,目光带着几丝怜惜,却很快敛于眼底。“而正因为你心里清楚爹最疼的是你,所以你才会对爹当年的决定更加不解和难以接受。我明白,你的心思,爹怎么会不明白呢?”

fantuankanshu.com

你怪我明明最疼你,却在抉择的关口,将你推进急流之中。

你怨我当初怜惜你,却没有挽留住你,让你走进危险之中。

“太尉当初一心想要的便是你,倘若我真的交出你哥哥,依太尉的性子,定是不会罢手的。”沈老说着,起了身走到沈墨欢身前,叹道:“其实这些道理你都懂,只是就算你懂,你也仍是难免会心生隔阂。可是,你再如何心里有气,也不该做出今日这样的事来。”

沈墨欢这时才明白沈老的意思,她目色沉淡的望着沈老,笑道:“爹以为,我今日做出这样世俗不允的事来,是因为我心里有气?”说着,她还不待沈老回答,就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今日决定要带衣璃走,不是为了赌气。相反,是我经过了深思熟虑做的决定。爹赞成也好,反对也罢,我今日都要带衣璃离开。”

“墨儿,你当真要带着姜衣璃离开,你可知道你这么做,会招来多少人的侧目和争议?”

“我不在乎。”沈墨欢依旧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不管什么样的后果跟未来,我跟衣璃两人承担。”

沈老见沈墨欢心意已决,心里着急,他坐回座位前,捏着茶杯的盖子开了又合。

“不行,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决不允许你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沈墨欢回头望了望身后,微微吸了一口气,随后才回头道:“爹若是当真不同意,那么,就莫怪墨儿无礼了。”

沈墨欢说着,单单留给沈老一个微笑,随后待得沈老再去寻她之时,就见门口一个人影掠过,迅速掩进了门外的暮色之中。

“来人,来人,给我拦住小姐,不要让她离开府里。”沈老这时才明白沈墨欢须臾间,已经窜出门外的事实,他心头一慌,赶紧站起身唤人去追。

管家这时才察觉到动静匆匆赶来,却见原本在屋内的沈老和沈墨欢,此时只余下沈老一人。他朝着沈老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通红的落阳之下,沈墨欢就站在庭院中央。侍卫们纷纷俩俩朝着沈墨欢的位置逼近,临到沈墨欢眼前,就见沈墨欢仿若施了魔术一般,突地脚尖踮地一跃而起,嗖地一声,就窜到了后院去。

“还愣着做什么,追啊,快追啊!别让小姐跑出府了!”

沈老见管家眼见沈墨欢居然会‘飞’一般,长大了嘴愣在原地,直到他这么一喊,才喊回了管家的魂来。

沈管家在沈府几十年,服侍了沈老大半辈子,也算是个见过几分世面的人。以前只听过说有人会轻功之类的武功,飞天入地,却从来不知,眼见着长大的大小姐,竟然也会这样稀奇的功夫。他一边招手命人循着沈墨欢的影子往后院赶,一边在心里啧啧称奇。

这大小姐,当真不是个平凡人。

响动声随着沈墨欢的到来,逐渐扩散到了后院之中去。

姜衣璃本就偎着门边,目光朝着沈老的书房打望,如今察觉到惊动,几乎是第一眼就望见了沈墨欢的踪影。只见沈墨欢仿若嬉戏一般,轻点地面,时而跃起时而落地,害得身后不惜武功更不谙轻功的下人们一阵穷追不舍,累的气喘吁吁。

沈墨欢正巧这时才望见了姜衣璃,刚朝着姜衣璃这走来了一步,就看见沈管家带了另一些人绕了走廊远路包抄而来,将沈墨欢以圆心而围出了个圆,将她困在了圈里。

“墨儿,小心啊!”姜衣璃瞧见情势转眼就不利起来,情急之下,赶紧跨出了房门,走到了走廊来。

平静的府里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原本已经回房歇息的沈逸砚和阮七七都听闻到了声响,朝着后院的花园里赶来。沈母正巧回到书房,就得知沈墨欢闹出这样一出子戏来,也赶紧搀扶着沈老赶过来。

“这都是怎么了?爹,到底出什么事了?”沈逸砚松开阮七七,匆匆赶过来,望住沈老,不解而焦急。“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沈老重重地以拐杖击地,喝令一行人噤声,道:“这件事谁都不要问不要插手,墨儿,你也不要再胡闹了,赶紧给我过来。”

“过去又能如何,爹看来是不能允许我带着衣璃离开的,那么,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沈墨欢摆手拒绝了沈老的命令,转身看了姜衣璃一眼,倏地身子一跃,从包围住她的一行侍卫头顶越过,落地的时候就已经停在了姜衣璃的身边。

眨眼间的距离,姜衣璃就看见沈墨欢飞起再跃下就来到了她的面前,她眼里的震惊担忧还未落定,只能睁着一双眼睛不解地望住沈墨欢,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只是仿佛可以预定,沈墨欢接下来不过要做什么,都几乎是要令她心跳停止的事。

“墨儿!”

姜衣璃刚想发问,就听得身后沈老发怒的一声喝令,随后就见沈墨欢嘴角微微抿出抹笑来,随后一把拉过姜衣璃揽进怀里去。姜衣璃只觉得思维已经跟不上心跳,她只感觉到胸口一阵一阵急促而强烈的震动,前一秒才落进沈墨欢的怀里,下一秒就已经感觉到脚尖离了地,整个人都飘在了空中,失去了重心。

“抱进我了,可别松手哦!”

姜衣璃惊魂未定,双脚仿若踩在云层里,她微微踢蹬了两下脚,就听到沈墨欢覆在耳边的一阵私语。这不像是好心叮嘱警告,反倒像是一种戏笑。

底下沈家的一行人的呼唤仿佛听不见了,姜衣璃看到屋顶就在自己的眼前,沈墨欢落在屋檐上,扶着她站好。她偏头,就能看到沈家门外的大街上人来人往,众人纷纷赶路,却未曾注意到此时屋檐上的这一抹绝佳的奇景。

两个女子就站在屋顶之上,携着身后的大片落霞,通红的背影里,是一双娉婷的身影,几乎要夺尽世间的光华。

姜衣璃不往下看还好,一看到下面缩小了好几倍的人影,脚底就有些发麻发软,不小心踩歪了一块瓦片,险些摔下去。

“墨儿,上面危险,快下来。”沈母一边试图平息沈老的怒气,一边终是不放心,朝着沈墨欢的屋檐走进几步,劝慰道:“快下来,我的墨儿啊,你要吓死娘么?”

沈墨欢看着沈母,不说话,只是望向了沈老,道:“爹,待日后大哥跟七七的孩子周岁之时,我再带着衣璃回来向你请罪了。”说着,沈墨欢看了眼沈老、沈母还有沈逸砚和阮七七,最后转过了身去。

“要走咯。”

沈墨欢重又伸手拥住了姜衣璃,还不待姜衣璃点头回答,就揽着她从屋檐一跃而下,落在了沈家门口停着的马车前。搀着刚落地还有些站不稳的姜衣璃进了马车,沈墨欢放了轿帘,遂又回头看了沈家的大门一眼,这才驾车离去。

沈老见沈墨欢带着姜衣璃活生生从眼前逃走,气的拐棍直击地面,叹气不语。沈母搀着沈老,一边低声劝慰,一边望着沈墨欢和姜衣璃离去的方向发神,不知所想。沈逸砚一时还摸不清状况,却也知道事态严重,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只有阮七七,瞧着这一幕,面色渐渐苍白下去,最后抵着走廊的红柱垂头不语。

墨欢,你终地,还是带着她走了。

这一去,当真能在孩子满月前回来么?

姜衣璃最初还有些不知所以惊魂未定,直到沈墨欢的车架出了沈家门前的大街,才恍惚回神。她坐起身来,掀开帘子,手搭住沈墨欢的肩,这时才想到:“墨儿,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回姜家。”沈墨欢驾着马车,随后想了想才继续回头道:“绣城到姜家也不过一个多时辰的路,趁还没惊动更多人之前,到姜家接回你娘来。”

姜衣璃闻言,先是点了点头,随后仍不放心地道:“我们就这么走了,你爹娘...”

“爹娘还有我大哥照顾呢?况且此时情况危急,没有时间好好征得他们的同意了,待眼前棘手的事情都解决了,我再带着你回去。”

姜衣璃这才收了收担忧,半是怀疑半是肯定地道:“你都考虑过了,是不是?”

“你猜呢?”沈墨欢回头对着姜衣璃不置可否地一笑,引得姜衣璃好一阵气堵。

她钻回轿子里,不再跟沈墨欢斗嘴,只是轻掀了马车窗外的轿帘,看着窗外,心里不禁叹息。

当初嫁进沈府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而如今,竟已经走出了沈府,随着自己的爱人离开。

换做之前,当真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而自己,真真是出了沈府,不能再回头了。

只是,她不悔。从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