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六姨娘

    绣城与滨城本就是临城,所以,沈墨欢驱车不到两个时辰,就到了姜家大宅。

下了马车,沈墨欢走到马车前,伸手接了姜衣璃下马,却见姜衣璃下了马后并不急着走上前,只是怔站在原地,望着姜府的发呆。

“怎么了?”沈墨欢握住姜衣璃的手紧了紧,唤回了姜衣璃的深思,笑道:“之前一直想见你娘,怎地走到门前却反倒犹豫了?”

姜衣璃闻言,有些不安地瞧了沈墨欢一眼,随后垂下了头。“太久没有回来,再站到这里,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其实姜衣璃还有一段回忆没有告诉沈墨欢,倒不是怕沈墨欢会轻瞧她或是怎么样,而是在她心里,那是难以启齿的经历。

在她爹当初决定送她入沈家之前,她曾去到过阮夫人身边一段日子。那段日子,真真是改变了姜衣璃一生的转折点。倘若说,遇见沈墨欢,改变的是她一生的际遇,那么,遇见阮夫人,就改变了她之前的所有世界。

那是她没有经历过的世界,或许在这之前的那么多年,呆在姜家习惯了井底之蛙的日子。在不知情下出了府,还来不及胆怯来不及害怕,就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

她遇见了阮夫人,明白了很多之前连想都不曾会想到的事情,她教她女人该懂的一切,教她对男人面含魅惑心藏防备,教她书上不会提及的男女之欢。最后,阮夫人一声令下,她就被推进了妓院,从最初的懵懂无知,到最后的冷眼旁观男女情爱欢场。直到再也没有任何事或物,能引起她的害怕引起她的惧意,澄净的眼里再无半点波澜。

也是在那段日子里,她才真正开始明白自己的处境自己的地位。她不过只是枚棋子,在她爹姜┦掷锸牵搅巳罘蛉苏饫镆彩恰2宦鬯绾尾桓嗜绾文压哺谋洳涣苏飧鍪率怠s辛苏庋木跷颍搅俗詈罂醋抛约呵鬃员凰牡徒尥蚣业拇蠛煜步卫铮挂膊辉倬醯帽А7凑还亲鱿芬怀。绕鹬暗哪嵌稳兆樱夥瓿∽飨诽嫠俗雒街拢谙衷诘乃裕还窃偌虻ゲ还娜挝瘛

却不想,遇见了沈墨欢。

一步一步,走到了如今。

回忆起来晃眼而过,也只有她明白,这许多决定积累起来的今日,是她当初花了多少勇气才走过来的。每一下,都是那么惊心动魄难得不易。

“我在呢。”沈墨欢牵起姜衣璃,朝着姜府走去。“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姜衣璃闻言顿了顿脚步,见沈墨欢压根算不得宽阔坚实的背影,此刻望在她的眼里,竟觉得那纤细的肩背能有保护自己包容自己的心胸宽阔,心里没有半分的害怕。

此刻天色已经黑了,沈墨欢和姜衣璃走到姜府宅前,敲了几下门环,才听得有管家的脚步声从门内匆匆地赶来。

只听得‘咔吱’一声,门从内被人拉开,姜衣璃一眼就瞧见门内站着的姜管家。管家见到姜衣璃先是一怔,随后才缓过神来,匆匆喊了声“小姐”,也顾不得望上沈墨欢一眼,就匆匆跑进了内堂里去。

姜衣璃倒是习以为常跨进了门槛,只是沈墨欢站在门外蹙着眉,望着管家也不顾她们二人,径自朝着内堂禀告的身影,隐隐不解。

“怎么?”姜衣璃瞧见沈墨欢没动,便也转了身望着她,银银月光下,可见姜衣璃一脸淡淡的笑颜。“你可以为这是在沈家,一进门就有管家相迎,大小姐?”

听得姜衣璃的淡淡揶揄,再望见她脸上的哂笑也是同样淡淡的,沈墨欢抹了抹鼻梁,低声喃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么?”

姜衣璃当然知道,甚至比谁都明白此时沈墨欢的所思所想。沈墨欢不过是在替她感到不满,感到一丝丝错愕,或许在来之前就有所想她在姜家的境遇有多惨淡,但是真到了亲身体会,却又是另一番感受了。

却见姜衣璃只是默默一笑,拉过沈墨欢走进门来,随后亲手关上了大门,道:“我都习惯了,其实说起来,自他们知道我要嫁进大府沈家的时候开始,已经好了许多了。”将两边的大门推上闭合,姜衣璃背支着门,微微喘着气,想着望去沈墨欢一眼。“就是,怕是苦了你沈大小姐了,跟着我受这趟气。”

“你这揶揄我的坏习惯,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沈墨欢没好气的睨了姜衣璃一眼,煞有不满的意味。

姜衣璃瞧见沈墨欢如此,只是站在原地,一个迳的笑。直到末了,才止住了笑,随着一脸不满的沈墨欢走进了内堂去。

甫一走进内堂,就能看得堂内姜┮丫玫焦芗业闹嶙诹颂蒙希芗艺驹谒纳砗螅饺司闶且涣车睦淠挥兴亢良浇铝Ц咝讼苍玫哪qv钡阶布宋菜娼铝e呓吹纳蚰叮┑牧成怕杂谢汉汀

“沈小姐怎么来之前不通知姜某一声,我也可早先吩咐管家准备准备。”姜┧底牛莞斯芗乙桓鲅凵芗腋辖舴愿老氯嗣巧账莶瑁婧笄肓松蚰蹲隆!吧蛐憧烨胱胱笆墙呈Ю窳耍雇蛐愣喽嗉隆!

沈墨欢心不在焉的打量了内堂几眼,随后朝着姜┑愕阃匪阕骰赜Γ雷殴芗业氖质谱诹颂孟碌囊巫由稀!敖弦槐乜推掖朔袄矗皇羌腋傅囊馑迹皇桥阕乓铝Щ乩纯赐弦徒蛉说摹!鄙蚰侗苤鼐颓幔2凰抵氐悖参刺峒敖铝П恍菀皇隆!拔锤弦嵋簧颓袄矗悄妒Ю窳耍檬俏蚁蚪弦獠皇遣哦浴!

“沈小姐客气了客气了。”姜┪叛岳狭返囊恍Γ辉俣嗨凳裁矗a弁送焐诺溃骸敖袢找丫芡砹耍铱聪氡厣蛐阋怖哿税桑蝗缇拖热バ菹惺挛颐敲魅赵偬福绾危俊

这时下人们正好送上热茶,姜衣璃接过手来,替沈墨欢斟上热茶,听到姜┱饷匆惶幔睦镆桓黾ち椋欢赝松蚰兑谎郏夹孽酒稹

沈墨欢只是伸手接过泡的滚烫的热茶,拿着杯盖刮了刮杯檐,一下一下,随后笑道:“那就全听姜老爷吩咐了。”

“好好好。”姜┳焐嫌ψ牛婧笃餐烦蚬芗遥愿赖溃骸肮芗遥辖羧ノ蛐阕急敢患渖虾玫奈苑浚┥蛐阈菹!

沈墨欢闻言,这才放了茶盏,摆手道:“不必如此麻烦了,我就住在衣璃的偏房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沈小姐难得屈就来上一次,怎么能如此委屈了沈小姐了。”

“没事,我跟衣璃情同姐妹,感情甚笃,不必如此见外。”沈墨欢说着,站起了身,止了姜┙酉吕椿瓜爰绦白璧幕埃宰乓慌缘墓芗业溃骸澳蔷屠头彻芗姨嫖沂帐笆帐耙铝y姆考淞恕!

管家听了沈墨欢的嘱托,又记起之前姜┑募岢郑训目醋沤=┣萍蚰短燃峋觯阋膊辉偌岢郑诹税谑郑溃骸澳蔷腿プ急感阍鹤优员叩囊患湮葑痈蛐悖亲。虿灰÷恕!

管家听了姜┑姆愿溃馐辈虐蚕滦睦矗阃酚ψ牛婧笞砝肴チ恕

之后,沈墨欢与姜┖鸭妇洌┧阕攀奔洌胱殴芗也畈欢喔米急竿椎保憬邢氯怂土松蚰逗徒铝Щ匚荨

告别了姜蚰逗徒铝в勺畔氯肆熳磐笤鹤呷ァ

姜衣璃嫁进沈家之后,姜母凭了姜衣璃的风光入嫁,从后院的小院子里搬回了大院,住了朝北的小苑里。姜衣璃的卧房还留着,以备回门是居住,除此之外,还留有几间卧房,管家便是挑了这其中算得上最好的一间,为沈墨欢布置了卧房。

管家侯在沈墨欢的房内,交代了丫鬟们好生伺候,就躬身退下了。

瞧见管家退下,沈墨欢知姜衣璃心急着去见姜母,便也遣走了几名丫鬟,陪着姜衣璃来到了姜母的房内。

赶到姜母房前之时,几名丫鬟许是刚刚伺候姜母梳洗,正端着水盆退出来,瞧见姜衣璃,几名丫鬟错愕地互相对望一眼,随后纷纷行礼道:“小姐。”行完礼,这才望向了沈墨欢,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来人是谁,愣在远处不知道该唤不该唤,更不知道要唤什么。

“行了,都退下吧。”姜衣璃一眼就能瞧出她们的心思,只是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令她们退下,随后偏身进了屋去。

沈墨欢走进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桌椅摆设,并没有瞧见姜母和姜衣璃的身影。她随后朝着卧房伸出走去,在床塌边上,寻到了姜衣璃和姜母的身影。

来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姜母的模样,但是如今这么一瞧,却是完全出乎了沈墨欢的想象。

不知是不是真的疯傻了的人都是抛却了所有的烦恼的,姜母看上去还依旧很年轻,面容也不见丝毫衰老的迹象,乍看下去,不知情的人还会错以为这是一对姐妹,而不是母女。

只是姜母真的如姜衣璃所言,美丽一如往昔。

姜衣璃已是美丽出众,而姜母看起来,比姜衣璃更甚一筹。

这么想着,沈墨欢心底也禁不住欷[,可想当年的姜母是如此美貌无双,而这样的一位妙人儿,却可惜了姜老爷的一番糟蹋。

当年她娘的历史,无论如何,沈墨欢也不会再让姜衣璃去尝。

心里感概不已,却见姜母瞧见了沈墨欢,突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随后朝着沈墨欢这边走过来。姜衣璃始料未及,还来不及去拉姜母,就见姜母已经跑下了床,朝着沈墨欢这边跑了过来,连鞋都顾不得穿。

“晚乔,晚乔。”只听得姜母口中痴痴地唤着谁的名字,就朝着沈墨欢身边扑来,可惜床前的桌椅阻了姜母的脚步,姜母心急顾不得去管,就这么在快要接近沈墨欢的身边之时,受了桌椅的磕绊,就这么狠狠地摔了下去。

眼见姜母就势要摔下去,姜衣璃只来得及倒吸一口气,就看得沈墨欢身影忽然一闪,再眨眼之时,就看见沈墨欢千钧一发之时接住了姜母,将她放在了椅子上。

“娘。”姜衣璃惊慌失措,心几乎都要跳到了喉咙口,瞧见姜母安然无事,连松口气的功夫都来不及,就急急忙忙跑上前,拉住姜母伸手就要去拽沈墨欢衣服的手,将较小的姜母抱在怀里,一字一语反复道:“她不是晚乔,她不是,娘你不要这样。”

沈墨欢微微退了一步,不想阻碍了姜衣璃的行动,随后她只是坐在了不远处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这边的一切。姜母听到姜衣璃的话,似懂非懂地看了姜衣璃几眼,许是被姜衣璃眼里不含杂质的眼睛打动,她死死地瞧了几眼沈墨欢,这才放下了心里的念头。

慢慢等到姜母平静下来,不再吵闹,姜衣璃这才哄着姜母来到床边,哄劝了许久,才将姜母安抚睡着了。

瞧着姜衣璃做这一切得心应手的模样,沈墨欢一直坐在远处,虽有心帮忙,却又怕自己的插入又引起姜母情绪的反复,只能无所事事的坐在一边静候。

直到此刻姜母睡着,她才轻手轻脚走上前,替姜衣璃斟了杯茶,却什么都没有说。

姜衣璃喝了口茶,叹息了声,才望着眼前的沈墨欢,低道:“可是吓到你了?”

“倒是还好。”沈墨欢说着,替姜母放下了床幔,这才坐到了姜衣璃身边,想了想,才道:“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你娘之前口中说的‘晚乔’是谁?我瞧她仿若连你都不记得了,却独独记得这个人。”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姜衣璃闻言,淡了嘴边的笑弧,望了沈墨欢许久,才淡淡道:“晚乔,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位‘六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