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番外)

    姜嗌俑鲆雇恚棵肯肫鹉悖叶蓟嵘鲆还珊蘩础

却不知,是该恨你,还是恨自己。

倘若没有遇见你,倘若遇见的不是风流多情的你,倘若我没有对你一见情深,那么现如今的我,就算再深陷青楼身为歌伎,也比现在这副模样好吧。

可是,倘若倘若,世上哪来的倘若?

菱花镜里望自己,如何端瞧都是一副落寞的神色,当年的江南歌伎,早已是前生往事,再无迹可寻。

裙角突地被人拉住,低头去看,才瞧见璃儿不知何时醒来翻下了床,正拉着我的裙角望着我,一双眼睛澄净浑圆,不谙世事。“娘,娘...”璃儿的一声声呼唤清脆而稚嫩,唤回了我所有的思绪。

我赶紧弯身抱起她,柔软的身躯娇小地依在我的怀里,她还那么小,走路都还不算稳当,也不知是如何翻身下了床走到我身边的。而我,竟然能一人怔神想着心事全然没有察觉,想来,我真不是一个称职的娘。

“爹呢?”璃儿从我怀里钻出小小的脑袋来,拉着我的衣襟,正满心期待的望着我。“娘,爹爹呢?”

我无言以对,不知道该如何宽慰她,也不能告诉她她自己的爹正在得宠的六姨太的房里,或许根本不会记起她的存在。我无法回答她,是因为我这个当娘的失败,才害得她一出生就没有见过她的爹几次。爹在她的心里只是一个名词,一个模糊的概念,她也许根本不知道她的爹是什么样子什么性格。

想到这,我不禁鼻头微酸,只能忍着泪意,笑着回答:“爹爹忙,没空。好璃儿,娘陪你上床睡觉可好?”

“嗯...”怀里传来的,是璃儿埋在我的衣襟里,闷闷的声音。我知道她的失望不满,也知道我每次同样的理由已经不能宽慰她想要见到爹爹的心情,可是我除了这么说,还能怎么样?

哄着璃儿入了睡,望着她童真的睡颜,难免心生羡慕,孩子就是孩子,多么好,没有烦恼,没有忧伤,所有的失望不满,都能瞬间遗忘。

‘怦怦’。

门扉作响,惊醒我所有的思绪,我赶紧起身,手心大抵是料到了来人是谁,竟已经微微起了潮意。

不出所料,推开门,就见一张如花面庞走进来,反手关上门,对着我笑得狡黠。

“姐姐还没入睡么?”六姨太晚乔横身挤进我与门扉之前,正贴着我的身子,撇头瞧了眼璃儿,继续道:“璃儿睡了么?呀,那咱们说话可得小声些。”

我与她紧身贴着,这样的距离叫我害羞,我不好意思地退了一步,走回桌前坐好,不去看她。“你怎么来了?老爷今晚不是在你那儿么?你这样偷溜出来真是太胡闹了。”

“他没趣得紧,哪里值得我陪。”晚乔说着,不避嫌地凑到了我的面前,那张带着满满笑意的眼睛对上了我的,叫我无处可躲。“而我么...只陪我想要陪的人。比如,姐姐你。”

晚乔的那张脸越凑越近,逼得我无法呼吸,我只能推开她,偏开头不去正视她的脸。

“你疯了,你可知道说出这些话,若是老爷知道了后果是什么么?还有...”想起昨日院里发生的事,我不自觉地抚了抚唇,脸上微微感到股股热意涌上来。“我是姐姐你是妹妹,我是看与你投缘,才教你抚琴唱曲,但是你怎么能...怎么能做出那样越矩的事。”

我说话,就只能紧咬着唇,不再说话。

其实我想问的,不过只是为何她要与我这样亲近,或者,我真正想问的是,为何昨日的午后院子里,她要突如其来地低头吻我。

这本不该...本不该是两个女子做的事情。

可是,真正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了。

“扑哧。”晚乔闻言,却只是在我耳畔低声一笑。“姐姐其实是想问,我昨日下午为何要吻你,是么?”晚乔说着,凑到了我的眼前,那双盛着盈盈春水的眼盯住我,那么灼烈,甚至不准我逃开亦或是有一星半点的分神。“姐姐,我要走了。离开姜家,回到我该去的地方,姐姐愿意跟我走么?”

晚乔的鼻息轻轻落在我的脸上,那样温暖的降临,牵出我心里一股巨大的震动。我只能死死地望住她,看她笑眼星眸,不见丝毫平日的戏谑玩笑,只余一股坚定的目光闪烁。

那么深重的一双眼。

“姐姐,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在江南坊里,曾有个夜夜为你捧场的小少爷。”晚乔嘴角弯出一抹笑,带着些得逞的意味。“那个人就是我,不过兴许那时姐姐该是不记得的吧?毕竟每天为姐姐捧场的公子哥那么多,怎么会记得我。可是姐姐,我一直记得你,一直都记得呦,从江南,再寻到滨城,这一条路,走的真有些艰难。”晚乔说着,不顾我讶异不止的表情,身子往前微微一倾,额就抵上了我的额。“所以姐姐明白了吧?要不是当年我顽皮偷溜出家门,初下江南,遇见了姐姐,或许我早就玩够回家了。可是我那会儿就喜欢姐姐,所以从江南一路寻你而来,花了这么些年,才终于有了表白的机会。”

我惊愕到不行,耳边反反复复都是晚乔的那句‘喜欢’,每响起一次,心脏就跟着剧烈的跳动一次,几乎要跳出我的心房。

今晚仿佛就是个梦,梦里全部都是晚乔的笑,晚乔的话,晚乔的身影,占据了我的全部。可是,这梦又是那么的真实和不可思议。居然有一位女子,几乎踏遍了言朝的半边天,寻我而来,而这个人,如今就站在我的眼前,是叫了我多年姐姐的人。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太不可思议。

可是晚乔还不等我抗议,不等我提问,她就已经双手捧住我的脸颊,吻上了我。

“姐姐,别哭。”晚乔带着怜惜的话哄着我,我伸手,才发现我竟已不知何时泪流满面。狼狈地拭着泪,却见晚乔握住我的手,阻了我的行动,低头吻住我的泪珠。“姐姐,我不瞒你,我家在边疆,我爹在那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我这些年一直瞒着他在外面,早就触了他的忌讳,现在我不得不要回家了。可是我这么跟那姜老爷说,他定是不肯的,所以我必须用些极端的手法逃离这里。你等我,等我回去跟我爹协商好,回来接你,好么?”

我不说话,只是望着她,望住她的如花容颜,望住她的青丝长发,泪水止不住的落下,不受自己控制。

我知道这或许是我人生最疯狂的事,但是我没办法让自己的眼睛不去看她,看这个突然闯进我的世界的人,看这个占据我身边那么些年的人,看这个竟不知何时夺走我新房的人。

最后,在她的笑颜里,缓缓地缓缓地,点了点头。

消息传来的很快,第二天,就从管家那听说晚乔突然病逝的消息。所有姨房的太太们都假惺惺的掩面哭泣起来,我冷眼旁观,见她们手掩的面容下,都是暗自窃喜的笑意。

老爷最宠爱的六姨太死了,眼中钉居然不用自己动手就除掉了,在她们眼里,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窃喜的事?

我只是坐在梳妆台前,一遍一遍地梳着头发,满心只想着,计划的第一步,出奇的顺利。

晚乔死了,我看得出老爷是真的很伤心,整日整夜的只顾着忙活生意,再也不管其他。我偶尔遇见他,会瞧见他日渐消瘦的背影,那时候就会怔在原地呆呆的想起晚乔来,想她究竟是何方神圣,突如其来的来,再毫无预兆的离去,一切就像梦一般不真实。

可是她带走的,却是我跟老爷的心。

我本以为计划会很顺利,晚乔答应我三月之内就会回来,可是事发到现在,已经过了半年之久,还是没有她的斑点消息。

就在姜府人人已经慢慢接受晚乔死去消息的时候,我却开始变得焦急起来。

一日日掰着指头等待,一日日的从天亮到傍晚,一日日的从期盼到落空。我开始每日循环往复的等待,似乎已经不记得是为了什么而等待,只是等着,等着,一日又一日。

直到某一日,府上迎来了一位青衫男子。

他见到我,也不说话,只是紧紧抿着唇,许久才道:“我是替晚乔来找你的。她有几句话,要我交代你。”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一串水晶项链,塞到我的手里。

这串链子我记得,是晚乔一直佩戴在身上的,只是不知道,为何落到了他的手里。我迟疑地接过链子,从那名男子沉重的面色中,一直悬着的心隐隐地开始下沉,下沉。

“晚乔说她对不起你,叫你不必再等她了。”青衫男子说着,眼眶竟不自觉的红了下去。“她本该是我的未婚妻,可是她见到她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要回来接你回去。他爹自是不肯的,百般反对,还提前为我跟她举办了婚礼。晚乔的性子,你是知道的,她不肯的事,她认定的事,任何人都改变不了。所以,在婚礼的前夜,她偷偷溜出了府,只是可惜她爹早有预料,当场拦住了她。他们父女为了你争执不下,最后竟动起了手,她爹气急攻心,一个不留心,就错手伤了晚乔。晚乔心口受了伤,无力回天,已经在一个多月前去世了...”

耳边仿若晴空地一记霹雳降临,轰隆作响,全身都僵在了当地,动弹不得。

而眼前那个青衫男子的话还在继续。

“晚乔死前,曾声声嘱托我,叫我一定要拿着这串项链来找你。她爹对她心有歉疚,在最后终于松口答应她,若是见到这串链子,不论你提出什么条件,都会满足你。”他说着,转身往外走去,不顾我僵硬在全场。临到门口,他才仿佛想起什么,回身道:“她爹是天煞教的教主叶天煞,你若是去了边疆,随意问起谁,都会告诉你天煞教的地址的。”

可惜,他说什么,我已经听不见了。我只是紧紧地握着项链,呆站在原地,四周仿佛都旋转起来,我的四周突然就安静下去,最后腿一软,就倒了下去。

直到,什么都不知道...

◆◆◆◆◆◆

临近傍晚时分,姜┑姆棵疟还芗仪孟臁

“老爷老爷,五姨太...疯了!”

姜┲皇侨嘧哦睿淅涞鼗邮置芗彝讼隆

管家还略有犹豫地站了一瞬,随后见姜┨壤涞抛钪仗玖颂酒叱隽朔棵拧9厣狭嗣牛趴上y匾x艘⊥贰

这姜家,究竟是怎么了。

半年前,最漂亮的六姨太死了。不想现在,最温婉贤惠的五姨太,也疯了。

听到房门掩上的声音,姜┎糯幼白叱隼矗瓶楣竦陌挡悖炊兀涂醇楣衤又屑浞挚冻鲆桓被窭础

画中浅浅微笑的人不是旁人,正是晚乔。

“晚乔,我素知你姓叶,却从未想,你竟是天煞教叶天煞的女儿。晚乔,你究竟还瞒了我什么?”之前青衫男子的话还清晰浮现在耳边,若不是他留个心去偷听,是不是就一辈子也不知道她的身世和诡计。“我对你不好么?晚乔,这么些年,我对你不够好么?难道你真的那么残忍,这么些年,明地里与我演出一幕幕好戏来,背地里,却想着带我的妻妾离开?”

天煞教。叶天煞。

姜┪首牛蛋档纳钌罾佑“兹盏哪欠埃莺莸匚战袅巳贰

待我姜┤蘸笥辛巳ㄊ浦螅t忝桥獬ノ艺庑┠晔艿降奈耆瑁捕t忝呛煤盟闼悖砬撬赖牟幻鞑话椎恼獗收耍

爱阅书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