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气不止

    姜母大多时候都很安静。

沈墨欢早上起来就看见姜母坐在床边,直到早饭过后,回来之时仍见她坐在原处,似是从未动弹过。姜衣璃亲自下厨煮了粥,一口一口地喂姜母吃下,姜母倒也配合。只是偶尔望去姜衣璃的眼里,总是写着生疏。

似是不记得自己的女儿了,似是什么都忘了。

可是沈墨欢能看得出姜母眼里写着牵挂,只是不知是为了谁。

喂过姜母,姜衣璃收拾妥当,才拉着沈墨欢坐回桌前,心事重重地看着她,面带担忧。

“你打算怎么办?我爹一大早就出门打理生意了,这一去恐怕夜晚才能回来,我之前出门留了心,我爹在我们的苑子外面多安插了好多人手,怕是有所觉外面的事情,这一下子进的来,可就不好出去了。万一,他再去你爹那一核实,咱们的事就要穿帮了。”姜衣璃说着,握住了沈墨欢的手。“我不怕他知晓我们的事,也不怕他看不起我们。我就是怕他到时知道了,定是不会容下我们的,而且加上夫人的一阻挠,我们的处境就危险了。”

沈墨欢沉吟了下,认同地点了点头。“我爹是肯定不会多说的,他的性格我了解,就算他再怎么气我昨日的那番做法,也不会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事来。问题就在于,阮夫人那边不可能不察觉,动手是迟早的事,我们只能逼你爹在我们跟阮夫人之间做出选择来。”

“不可能的。”姜衣璃摇了摇头,“我爹的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他当初既能把我当做棋子送去沈家,就是早已将我的生死置之度外了的。如今又怎么可能为了我,背叛夫人,与她对着干呢?”

沈墨欢闻言,只是低低一笑。“你一个人若是不行,那么加上我呢?”说着,沈墨欢轻点了姜衣璃的鼻,笑得几分狡黠。“别忘了,你爹说到底,只不过是商人,而最能诱惑商人的,不外乎是金钱利益。若只是钱的问题,那就好说了。”

“你打算怎么做?”

沈墨欢微眯着眼,望着姜衣璃但笑不语,那模样叫姜衣璃看着忍不住想上前去打她几下。

“放心,我说过的,咱们有救兵。暂时就先在姜府住下吧,我还想多看看你生活的地方呢?”说着,她才收了笑,道:“至于阮夫人那,暂时还没有闲工夫搭理我们。之前寻仇的仇家她还没有找到,为防七七再受害,她一定会亲自去除掉那枚眼中钉为先。”

见沈墨欢说得在理,姜衣璃也就不再多言,毕竟她心里也清楚,依沈墨欢的轻功,带着自己离开是简单,但是加上她的娘,就不太可能了。所以,姜衣璃也只能相信沈墨欢的判断,相信她能带着自己与姜母脱离姜家。

而不多说,不多问,是姜衣璃对待沈墨欢信任的表达方式。

直到傍晚晚膳之前,姜┎帕熳抛约业娜龆踊氐礁铩e扇巳デ肓松蚰冻隼粗保业娜硕家丫朐诹朔棺乐希缴蚰冻隼矗畔铝钌喜恕

沈墨欢之前就听姜衣璃简单说起过姜家的情况,如今从姜┛家雷抛吕矗泊蟮帜芩愠鏊堑纳矸堇础0ぷ沤┳笥叶模隙ㄊ墙┑乃姆恳烫k婧笫撬母龆影创巫耄傧旅姹闶墙铝w妥约骸

五姨太,也就是姜衣璃的娘疯了,自是不可能同桌吃饭的。而六姨太死了之后,据说姜┚驮僖裁荒晒烫砸蛔雷勇窒吕矗米耄挥挡患贰

姜家的大太太倒也显得端庄贤淑,颇有几分自家娘亲的模样,只是她眉眼里带着一种威严和冷漠,叫人难以亲近。不过转眼想想也是,这一大家子人,那么多姨太太,不端出个正房的架子来,在这偌大的姜府,哪还有自己的容身之位。

其余三个姨太太都有些颇为相似的味道,大抵是住在一起久了,闲下无人之时也处得圆润了。各个都精心打扮涂脂抹粉,虽还有几分风韵犹存,但是都已经掩不住岁月的侵袭,连妆饰都显得庸俗起来。

而这四个儿子么,就真的是有些不同了。

沈墨欢在上菜的空当,喝了口茶,不动声色的一个个打量过去。

听姜衣璃说,大房至今没有子嗣,姜家大少爷和三少爷都是三房所生,而二少爷是四房所生,这最小的四少爷,反倒是二姨太的儿子。

大少爷看起来已是而立之年,乍看上去倒是一表人才,衣冠楚楚的模样。除了最初沈墨欢入座的点头招呼,其余的时间里都只是对着姜┑姆较颍坪跹垢挥邪炎约悍旁谘劾铩

沈墨欢想着耸了耸肩,自己的确是没有什么好让人在意的,所以也就从他的身上扫到了旁边的二少爷那里去。

比起大少爷一本正经的模样,二少爷长的倒是俊俏多了,光凭着他的样貌,就能看出谁是四姨太。母子二人长得很相像,大抵是借了自家娘亲的好模样,二少爷坐在大少爷身旁,霎时光芒就被截了大半去。那双桃花眼仿佛会勾人,沈墨欢自认自己打量得异常低调,但是仍然被二少爷捕捉到,并且回以自己低低一笑,叫沈墨欢喝在嘴里的茶险些噎到喉咙。

loubiqu.net

暗自撇了撇嘴,收起一身被二少爷激出来的鸡皮疙瘩,沈墨欢也没有心思打量,只是略略看了姜家三少爷和四少爷几眼。

三少爷跟大少爷还是很像的,只是比起大少爷,更加显得呆板木讷,一餐下来,只顾自己埋头吃饭,就算旁边的兄弟跟他搭话,他的回答也极其简略。沈墨欢砸了咂舌,对于这沉默寡言的三少爷起了一股子敬而远之的态度。

四少爷还很小,怕是比姜衣璃还要小一些。单从稚嫩的面孔上瞧不出什么来,看着他,沈墨欢就仿佛看到了当年十五六岁的自己。由于他离自己最近,仅仅只隔了一个姜衣璃,所以沈墨欢席间几次打量,除了看到一付稚气未脱之外,顶多就是看出姜衣璃对这个四少爷心生几丝偏爱。

许是比自己小的缘故,四少爷与姜衣璃也没什么隔阂,席间一直唤姜衣璃姐姐,姜衣璃也替着他夹了几次菜。这算是沈墨欢在姜家除了姜母外,唯一见到的一个姜衣璃颇为亲近的人。

所以沈墨欢瞧见两人姐弟感情不错,心情也变得好起来。沈家只有他们兄妹二人,她没有弟妹,因此心下一直好奇别人家有弟妹的感觉是怎样的。因此她也学了姜衣璃的样子,夹了一筷子菜给小少爷,不料那小少爷只单单朝着沈墨欢看去一眼,瞧见她笑靥嫣嫣的模样,瞬间垂下了头去,脸色刷得红了一片。

不仅叫沈墨欢纳闷不已,还逗得姜衣璃低笑不止。

吃过饭,沈墨欢和姜┧盗思妇淇吞谆埃铝Ь徒杌肓舜牵熳派蚰痘亓诵≡贰

一路上姜衣璃挂念自己娘亲是否有乖乖用膳,所以脚步愈加轻快起来,但是沈墨欢却只是随着姜衣璃牵拽,一路晃晃悠悠地走着,全然不顾姜衣璃回过来投给她的几丝不满。

姜衣璃虽有心加快脚程,但是奈何沈墨欢一路上就是有法子叫她快不起来,所以她索性最后放弃坚持,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沈墨欢。刚想要发问,就见沈墨欢也停了下来,倚着过道的石门边,回头望去。

“这不是二少爷么?”沈墨欢投去懒懒的一眼,姜衣璃随着沈墨欢的视线往回望,就见姜家的二少爷一直跟着她们来到了后院。“可真巧啊。”

姜家二少爷闻言,只是但笑不语,待走到了她们身边,才道:“沈小姐好眼力,我一向自认脚程不重,还是被你敲出来了。”说着,姜家二少爷做了个揖,笑得有礼。“还望沈小姐被误会,我不过是看之前在饭席上沈小姐走得匆忙,还没来得及跟你好好打声招呼。所以特此前来,跟沈小姐赔个不是。”

“如此,”沈墨欢眯着眼从下往上打量了一遍姜家二少爷,才笑道:“那如今这般我与二少爷可算是认识了?”

“叫二少爷难免生疏了,在下单名一个桓,沈小姐以后就叫我姜桓就好。”

沈墨欢低声‘哦’了一声,带着轻悠的尾音,随后她直了身子,笑道:“二少爷还未娶亲吧?”瞧见姜桓迫不及待的点头,沈墨欢眯起了眼。“咱们男未婚女未嫁,这样亲近难免引人口舌,以后还是避讳些好。”

姜桓本来垂涎沈墨欢的美色,之前又巧撞见沈墨欢饭桌上的一番直视打探,所以才前来套套近乎。却不想这沈家小姐唇舌犀利,几句话就将自己推到了千里之外,拒于门外。脸上却还是笑着的,仿若做出这一切的人,压根就不是她。

“沈小姐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是过来跟沈小姐打个招呼。好了,那么我就不打扰沈小姐跟衣璃休息了。”说着,姜桓又做了个揖,随后就转身离开了。

待得姜桓转出了花园,沈墨欢才松了口气回过头去,姜衣璃也随着沈墨欢转了身,替着她整理之前靠在门洞边上弄皱的衣裙。

“姜家最厉害的便是我爹,而我爹的四个儿子里,处事最老练利落的就数我这二哥了。”姜衣璃边整理边低声说道,随后不满地睨了沈墨欢一眼。“我这二哥这么多年虽在滨城风流出了名,但是还没有纳过一房妻,我看他兴许是对你有意思了。你可不要以为今天这么糊弄就过去了,他这些年见识的女人那么多,依我看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沈墨欢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道:“那又怎么?我若是不领情,谁还能有本事强迫我么?”

“我看未必。”姜衣璃说着,抬头盯着沈墨欢,眼里透着一丝丝不悦。“之前的七七,然后的张钧晟,现如今就连我哥都被你迷得七荤八素的。沈小姐可真是好姿色,我真是羡慕都来不及。”

沈墨欢被姜衣璃一顿训,一时间闹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半响才回道:“衣璃,你这是生的哪门子气?”

“生我自己的气!”姜衣璃松了沈墨欢的衣襟,不满地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我哪有资格说他们呐,我自己不也是其中的一个么?”

沈墨欢瞧着姜衣璃生气的模样,无奈又忍俊不禁地摸了摸鼻梁,笑道:“我的好衣璃,你这是生的哪门子气?我什么都没做呢?”

“那你还想做什么?”姜衣璃怒瞪了沈墨欢一眼,叫沈墨欢赶紧闭了嘴不再说话。

瞧见沈墨欢不说话,姜衣璃又盯了她好一阵子,最后才转身朝着姜母的房里走去。

“衣璃,你去哪儿?”

听见沈墨欢的话,姜衣璃这才顿了脚步,偏了偏头道:“你沈小姐去做你想做的那些子事,管我做什么?”

说着就不再理会沈墨欢,径自进了姜母的房间。

徒留一头雾水的沈墨欢呆站在原地,也不禁忍不住掀了掀眼皮望着天苦笑。

老天爷呐,你这都是闹的哪一出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