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不速客

    姜衣璃生气了,最心急如焚的,自然莫过于沈墨欢。

一路暗暗在心里揣摩着姜衣璃的心思,沈墨欢缓缓地朝着姜母的房内渡过去。这一路,可真算得上漫长了,至少在沈墨欢的心里,就是这千般打鼓忐忑不安的滋味。

所幸姜衣璃没有关房门,沈墨欢就顺着微微敞开的门,朝着门内悄悄地探了探头,伸了半只脑袋,打探着门内的情况。

姜衣璃本是打了水替自家娘亲擦拭脸颊,看见门外悄悄而分外小心探进来的半只脑袋,瞧着沈墨欢蹑手蹑脚几分娇憨的模样,也不自觉地抿起了嘴角。

眼前这个样子,哪里还是往日嬉笑狡黠处事自若的沈墨欢,分明就像是不知做错了什么事情,而小心翼翼想要道歉讨巧的孩童。

正想着,就见沈墨欢那双灿灿的眸子就随着搜寻的视线找到了自己的身上,见自己正望着她的模样低笑,也松了之前的几分紧张,直起了身子朝着门内走进来。却也不急着走近,只是偎着门扉,看着姜衣璃熟练地替姜母打理一切。

待姜衣璃忙完端着水盆子走出来,沈墨欢才不自觉地直了直身,看着姜衣璃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直到临到跟前,她才伸手接过姜衣璃手里的水盆,揽到了自己的手里。

“我来。”沈墨欢说着,就端了水盆要往门外走,却被姜衣璃一把拉住,夺了回去。“你来什么呀,你知道要放哪儿么?”姜衣璃说完,睨了沈墨欢一眼,就转身朝着一个偏房走了开去。

沈墨欢只是摸着鼻子不再出声,心里却是着了地。

因为之前姜衣璃看向自己的那一眼,已经全然没了怒意,带着满满的娇嗔和疼惜。

不是沈墨欢真的不能做,也不是自己不能告诉沈墨欢怎么做,而是只有爱到了极致,姜衣璃才会不舍得沈墨欢做这些粗糙的杂活。就连这些琐碎的事情,也要为她做完。

有时沈墨欢也会忍不住想,自己本就是无拘无束惯了的性子,就算遇见了姜衣璃,倾了初心,大部分原因便也就是腻在姜衣璃的这份放纵里。纵容偏爱到,连她都会深觉危险的地步。

望着姜衣璃不出一会就从偏房走出来的身影,沈墨欢抿着嘴失笑。

你会把我惯坏的,衣璃。

迎着沈墨欢的目光走过来,难为了姜衣璃居然还能坦然自若,她松了微微挽起的袖子,经过门扉时,顿了顿步,朝着沈墨欢睨去一眼。

“你要站多久?外人要是不知情的,还以为是我罚的。”

沈墨欢闻言,这才心知姜衣璃已经松了口,不再与自己怄气。她嘿嘿一笑,抚着鼻子稍稍掩着自己的笑,好让自己的笑意看起来不那么张扬放肆。她微垂着头,朝着姜衣璃的身边走过去,临近姜衣璃的时候,她一个大步凑到了姜衣璃的身边,紧接着身子一偏,就挨到了姜衣璃的身上。

两手好不顾忌地揽住姜衣璃,活像只着了陆上了岸的八爪鱼。

“沈墨欢,你...你这是...”姜衣璃诧异不止,也不知是臊还是怒,是羞还是气,脸色晕红,一边惊惧地看着敞开的大门外,一边试图睁开沈墨欢的怀抱。“你怎地这般赖皮?”

笑话。沈墨欢掀了掀眼皮,不以为然地抿着嘴,双手仍丝毫不曾放松。若是不赖皮,哪能抱得你这个美人归。

“赶紧松开。”姜衣璃不想沈墨欢明明看似柔弱的双肩竟蕴含着这么霸道的力量,叫她怎地挣扎也出不来,偏地注视着门外的视线余角还能微微扫过坐在床边的姜母,更是臊得不行。“要是有下人路过,你叫她们看到了怎么想?还有,你忘了我娘还在屋里么?”

听到姜衣璃真的有些恼了,沈墨欢这才松了力气,但是身子仍是贴着姜衣璃的后背,借着高出姜衣璃稍许的优势,带着笑意的唇就凑到了姜衣璃的耳边。“衣璃,不要再生我的气了。七七也好,钧晟也罢,就算再加上你那莫名其妙来插上一脚的大哥,都不曾来的比你更令我在意。”沈墨欢说着,可以明显感觉到姜衣璃的身子僵滞下来,不再挣扎。她松了手,双手顺着姜衣璃顺势垂下的手落在了一起,交叉在两人紧贴的身子间。“我这二十年,漂泊自由惯了,没想过被什么人拘束,也没把什么人真正放在心上。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沈墨欢虽然平日里温柔细语,低言巧语说的不少,但是要想逼她说出些什么真心话来,却是很难得的事。却不曾想,自己今日这一顿积了不少时日的醋,竟能听到沈墨欢说出这么一段真心肺腑的话来。

“你自由不羁惯了,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姜衣璃喉头发酸,却淌不出泪来,因为满心满脑,都是沈墨欢那番话带出的悸动。她微微的垂着头,伸手摩挲着沈墨欢的手指上尖尖的指腹。“我不曾想要拘束你,也不愿意去束缚你的双翅,只要你心里留有我的位置,我就不在乎你的性子如何漂泊不定。可是,我显然高估了我自己,至少我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宽容大度。我见不得七七霸占你,见不得张钧晟对你纵容溺爱,见不得不论你走到哪儿都有人对你暗道好意,见不得...”姜衣璃说这话时,微微地蹙了眉,似乎感到懊恼不已。“我明明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人才是,怎地一遇见你,就变得这样小心眼放不开了。”

姜衣璃的烦恼听在沈墨欢的眼里无疑是最甜蜜的恼骚,她不动声色的笑,生怕被敏锐的姜衣璃察觉。偷偷乐了半晌,才轻道:“这反应很正常,没什么好在意的。”说着,沈墨欢这才瞧见偎在床榻上的姜母,纵使她再无赖,也开始有些不好意思了。

yawenku.com

松开姜衣璃,沈墨欢刚待要说什么,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响,她回过身去,就见姜家的管家匆匆往这边赶回来。

“沈小姐,老爷请您和小姐过去书房一叙。”管家行了行礼,匆匆说道,手也顺势在书房的方向指了指。

沈墨欢与姜衣璃回望一眼,才问道:“没说是什么事么?”

“回沈小姐,老爷并没有交代。”

按理说这姜老爷这时候该是出门了才是,居然能放下家里的生意特地等着见上她们俩一面,这就着实是有些蹊跷了。

姜┑氖榉拷铝6老故羌堑玫模运惹沧吡斯芗遥婧蟛判派蚰兑坏览戳耸榉俊

书房门前,管家替二人开了门,她俩前脚一进了门,后脚就听见管家掩了门。

姜┳谑榉空蒙希蚰逗徒铝Ы矗推鹕硇Φ溃骸吧蛐悖獗咔搿!彼蛋眨┱獠牌房戳搜垡慌缘慕铝В愿赖溃骸耙铝В炖刺嫔蛐阏灞琛!

姜衣璃低应了声,随后走到茶桌前随手翻起一个杯子,抓了把茶叶,就着桌上烧开的热水沏了一壶茶,端到了沈墨欢的面前。

沈墨欢接过了姜衣璃的热茶,刚掀开盖子,一股子清新的茶味就扑鼻而来。她拈着杯盖刮了刮杯檐,抬首望着姜溃骸安恢弦氐厍胛颐枪矗撬胶问拢俊

“呵呵,昨日沈小姐深夜到来,我没来得及好好跟沈小姐谈上几句,怠慢了沈小姐。”

“姜老爷实在是太客气了,墨欢是晚辈,哪有要姜老爷赔礼的道理。再说,这次也是我考虑不周,该是我给姜老爷添了麻烦才是。”

“哎?”姜┪叛苑帕耸掷锏牟枵担诹税谑值溃骸吧蛐阊灾亓恕n铱矗热簧蛐憷戳宋医蝗缇驮谡舛嘧溉眨珊茫俊

沈墨欢闻言,轻轻一笑,不置可否地道:“其实就算姜老爷今日不找我,我也正想着要来找姜老爷。”

“哦?”姜┎幻獠镆欤溃骸笆裁词拢俊

沈墨欢不急着回答,只是站起了身,走到姜┥砗笄a私铝В呋刈约旱淖磺啊!耙铝Щ乖谏蚣抑保鸵恢奔枪易盼逡烫哉庖淮挝也呕崽氐嘏阕呕乩刺酵2还颐且彩鞘焙蚋美肟恕!

这句话说完,姜衣璃和姜┒疾辉级牡刮艘豢诹蛊

这些话沈墨欢之前并未跟姜衣璃提及过,虽然她明白她们迟早都是要离开的,但是不曾想沈墨欢离开的方式,居然是这么直白而大胆的。想着,她不免有些担忧地看了沉声不语的姜┮谎郏睦锊唤105卮蚱鹆斯摹

姜┑氖种肝1020ザ剖窃诔烈鳎炙剖窍胍由蚰兜牧成隙聪こ鲂┦裁础p砭茫盼1014恍Γ溃骸吧蛐阏饣笆鞘裁匆馑迹也皇呛苊靼住!彼底牛┩蛄私铝В绦溃骸耙铝В阒郎蛐闼档氖鞘裁疵矗俊

“不必问衣璃了,我说的什么意思,姜老爷这么精明,不可能不明白。”沈墨欢似是横了心,又似是运筹帷幄,只见她说话半点不含糊,坦白地道出了来意。“倘若姜老爷真的不明白,那么我也不介意把话挑明了说。衣璃已经不再是沈家的媳妇,也不再是我大哥的妻子,她今后已是自由身。算算这么些时日,她也为姜老爷做了不少事,姜老爷再留着衣璃对你来说也没了什么意义。”沈墨欢说着,顿了一顿,见姜┏了疾挥锏哪q旖且涑鲆荒ㄎ12Α!敖弦巧馊耍錾庖岳取n颐遣环撂柑柑跫弦绾尾趴戏帕艘铝Ц逡烫俊

姜┪叛裕皇切ψ磐n蚰叮溃骸吧蛐悖颐挥刑戆桑靠茨阌Ω檬嵌砸铝e撞呕崴党龇讲拍且环埃仁乔宄怂乃魉敲瓷蛐惚囟靼姿岸陨蚣易龉哪切┦拢衷趺椿嵘档窖10迹残姆旁谧约荷肀吣兀俊

“这是我的事,不劳姜老爷费心。姜老爷只管开个价,放了她们母女二人既可。”

姜┎欢睾攘丝诓瑁腹嘌嚏匀疲1019辛嗣醒郏婧蠓帕瞬枵担Φ溃骸耙铝俏业呐锸俏业呐耍蛐阋晕灸愕囊痪浠埃揖突岱湃嗣矗俊

“这所谓的女儿跟女人,在姜老爷的心里是个什么分量,相信姜老爷比谁都清楚明白。再说,衣璃已经完成了姜老爷的所托之任,那么于姜老爷而言,已是没有什么价值了才是。我既然今日肯下重金带走,姜老爷又何乐而不为呢?”沈墨欢其实并不喜欢以货物之态去形容她的心肝姜衣璃,但是情势所迫,她也顾不了这么多。好在姜衣璃一直牵着沈墨欢的手,可见姜衣璃心里也是明白,所以并没有多有什么负面情绪。

“哈哈,怕是我当真开了这个价,沈小姐也不见得给得起。”姜┬睦锏乃闩逃玻锲沧懔思阜帧

他清楚,这沈家书香门第,就算生意利润再高,也不见得会愿意出这笔钱。而且,还是个已经过了气被休了的姜衣璃。

“姜老爷不妨开开开价,你还没说呢,怎地就知道我给不起?”沈墨欢淡笑着端了茶杯喝了口茶,笑得云淡风轻。

姜┯ヒ话愕捻用衅穑搜凵蚰叮旖遣恍嫉男σ飧∑穑耐怀鋈鲎掷础!叭r健r桓鲎右采俨坏谩!弊肿秩绲断鳎畹萌硕ど邸

姜衣璃一直静观不语,直到此时才动了神色,她急切下拉了拉沈墨欢的手,却见沈墨欢只是坚定地握住她,朝着她淡笑着摆了摆首。

“老爷老爷。”门外管家的声音隔着门扉由远处慢慢地传进来,逐渐清晰。“门外来了个人,说是要见老爷和沈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