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离府去

    姜┡踝挪枵担惶嘶刮粗撩徘埃吐氏忍乓徽笄宕嗟牧孱跎欤讲奖平

却不想踏进门内的,是一位出奇年轻的女子。

来人一头秀发用碧绿的丝绸高高素在脑后,露出洁白光亮的额头跟颈项,腰间别着个酒葫芦,绿衣绒靴,衣着简单而丝毫不俗陋,无一处不透着一股子雅致。那份别致从容之气似是浑然天成的,尽管她面上透着些许疲惫跟风尘仆仆的神情,但是仍旧掩不住那份风华。

她的脸上似是还带着一股子稚气,看不出大致年龄,只是从她那饱含从容而临危不乱的眼里,看得出是见过世面不慌不躁之人。她由着管家带到了大堂之内,一双浑圆的大眼睛直直地扫过姜┮谎郏婧缶鸵桓闹暗钠骄仓牧斯娜镒樱勺n蚰叮缓闷刈搅松蚰杜员叩囊巫由希婧蠖肆松蚰睹缓裙缚诘牟枵担灰

扯了衣袖抹了抹嘴角,她不置可否地对着沈墨欢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说着,她站了身,对着姜┪1019隽艘灰荆靶v肴簦欠腔缎≈娜耍朔袄矗抢唇幼约抑髯拥摹h缬忻懊林Γ雇弦喽喟!

非欢小筑?

姜┧涫巧倘耍遣2淮斫系氖虑榫驼娴囊晃匏7腔缎≈恢币诮校怀鐾芬膊怀3鱿郑皇敲看纬鱿郑囟u际怯写笫乱5l欧腔缎≈恢笔墙囊桓龃妫灰辜溽绕穑膊恢潜澈笫芰耸裁慈说幕ず剑裁慈说闹甘梗看蜗率侄己堇本鼍游从惺种薄

想着,姜┎唤蟊忱浜逛逛梗约旱母锸裁词焙蚓尤挥戳苏庋瞬坏玫目膳陆巧k蛔跃醯赝松蚰兑谎郏睦锊唤晟从肿怨说乇谱约豪渚蚕吕础

非欢小筑纵使再厉害,却也太过隐秘,致使江湖中人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所以许不过是沈墨欢吓唬自己的一个幌子,自己千不该在这时自乱了阵脚。

“姜老爷莫怕,我这次前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咱家主子略有些时日没有回去,小筑里一时群龙无首,所以才特地接咱们主子回去的。”若离说着,随后略有迟疑地看了姜┮谎郏溃骸熬褪撬剖抢吹牟磺桑》杲弦胛壹抑髯由塘恐鼻袄矗恢捎写蛉沤弦甘拢俊

姜┟欢ㄕ婕伲灾荒芟劝盗钭约豪渚蚕吕矗鄄煨问疲僮鞔蛩恪r虼耍叛灾皇切ψ抛髁俗饕荆溃骸袄肴粜憧推耍皇...”姜┧底牛蚪铝y姆较颍此圃乖鸬牡溃骸耙铝В霸醯孛惶闾峒吧蛐愕氖拢磕闱疲缃竦÷松蛐悖扇绾问呛茫俊

沈墨欢的来头,姜衣璃确也是第一次了解,所以莫说她知道了隐瞒不说,她压根对沈墨欢都不是很清楚。而且,姜衣璃瞅着眼前自来熟地坐在沈墨欢旁边椅子上的女子,也是陌生的很,见都未见过。

低着头顾不得回答姜┑奈驶埃铝e皇悄南肫穑吧蚰端剖锹杂刑峒埃皇粲谏蚣遥谱乓菜剖怯胩窘患芮校苍约核倒氖澜缋镉幸蝗翰煌矸莸呐樱氡兀飧鼋欣肴舻模褪瞧渲幸桓隽税伞

想着,虽然心里的疑惑拭去了一大半,但是瞧着这刚来的离若对着沈墨欢自动自觉状似熟悉的情景,心里隐隐觉得卡了刺,却又暗自隐下去。

“莫非姜老爷待人还分三六九等,所以才要责怪衣璃的知情不报?”沈墨欢说话向来是温和的,但是有时面对某些人或某些事就藏不住犀利起来,一针见血。“对了,姜老爷,咱们之前说道哪了?”

沈墨欢这么无意的一句话,一下子就转回到了离若来之前。姜┎唤蟊骋徊睦镆部加行┳ゲ晃饶筒蛔。皇切a诵Σ淮穑胍槐式疤獯!爸暗幕疤饩偷酱私崾桑热簧蛐愀肴粜阌惺乱Γ俏揖筒欢嗳帕恕!

“哎,姜老爷,请留步。”沈墨欢见姜┳魇埔撸匀徊豢赡苋萁┒雷岳肴ニ剂考撇撸郧老日酒鹕砝棺x怂!敖弦档幕安换嵬税桑课一姑桓弦鸶茨兀醯鼐拖胱乓吡耍俊

说着,沈墨欢笑望着姜┟嫔聊难樱滞藕竺胬肴舻姆较蛏烊ァ!袄肴簦萌r礁弦!彼低辏肿怨讼肓讼耄庞植钩淞司洌霸倌弥奖视栉摇!

听了沈墨欢的吩咐,离若不屑地撇了撇嘴,最后还是照着沈墨欢的吩咐从怀里掏了一叠银票出来,交到沈墨欢的手里。“我就带了这么多,你自个数数够不够,不够我再去拿。”说着,离若就转了身四下张望,试图寻纸笔过来。

xiashuba.com

离若还在寻找,就见一旁安静不语的姜衣璃已经率先走了出去,从姜┑淖郎先x酥奖识础k婧螅醯氐莸搅松蚰兜氖掷铩i蚰督庸奖剩嘌鄣氖酉呃锲臣撬闾r送范宰潘1014恍Γ锼剖呛艘磺校扌柩杂铮谎远鳌

离若这才打定了主意朝着姜衣璃打探去。

想必,这位就是叫沈墨欢这几个月里被多了心魄的美娇娘了。只是她左看右看,实在是除了样貌较于常人出众之外,再无端量出其他特别之处。

却不想自己的眼神被姜衣璃捕捉,本来以为要换来好一通不满,不料姜衣璃只是对着自己淡淡一笑,微微的一点头,就胜过了任何语言。离若只能呆呆地望着姜衣璃的这一抹笑,半晌才回过神来。

满心只道,好一位佳人。难怪自家主子,被迷得晕头转向。

沈墨欢接过了纸笔,重又坐回椅子前,借着茶桌一笔一画写下什么,随后她掂量了下手里的一叠银票,估量着数量,随后才递给了姜!敖弦皇饫锟晒蝗r剑羰巧倭耍以俳欣肴羧ト !彼底牛堑钡萁私┑幕忱铮焓掷塘俗狼暗哪钦胖窖猓莞私!叭羰敲挥猩伲敲淳颓虢弦└雒职桑庋铝概┐哟司陀肽懔讲幌嗲妨恕!

这一系列的事情突如其来,姜┭垢剂衔醇埃缃裆蚰恫讲轿目盏倍济挥小k荒芩浪赖亩19派蚰妒掷锏哪钦胖剑蛄嗣蜃欤痔房醋派蚰恫蝗菰莼旱谋砬椋詈筇鞠14豢冢厦馗┝松砬┝俗约旱拿帧

他之前说三千两,不过是满心想要吓唬吓唬沈墨欢,削一削她之前嚣张的气焰,却不想反倒坑到了自己。

阮夫人之前提起沈家人之时,可没告诉自己,那表面看上去温润如玉的沈家大小姐,居然有这般骇人的来头。倘若他早知道,那么就必定不会有今日这么一着,也不会将自己逼近这样的死胡同里。

如今,失了女儿失了夫人,失了手里的筹码,他就真的什么也捞不着了。

这么想着,抬头就看得自己的女儿由着沈墨欢牵了手,正面带温柔的看着她,毫不犹豫地任着她牵着离去。直到,所有人都散去。只剩下他自己,望着那叠满满的银票发怔。

连沈墨欢一行人什么时候离去的,都未有所觉。

任着沈墨欢牵着自己离开姜┑氖榉浚铝y男奶约露灰选k捶锤锤纯醋抛约菏掷锏哪钦牌踉迹路鹬挥姓庋拍苷嬲娜啡希约赫庖豢淌钦娴耐牙肓私牙肓私业目刂疲牙肓松盍硕甑目嗪!

沈墨欢一路牵了姜衣璃直直走回了她们的小苑,走进了里屋,她才松开姜衣璃的手,回头拿过姜衣璃手里的契约,随后对着姜衣璃淡笑道:“我们来的时候没有带来什么,所以走的时候自也不必带什么离去。你简单收拾一下即刻,带些你娘日常需要的东西,吃的喝的就不必了,我们即刻就走。”说着,沈墨欢回头看了眼一直安安分分坐在床榻之内,嘴里絮絮叨叨不知念着什么的五姨太,端看半晌,才想起什么来,赶紧从屏风下取了披衣替五姨太披上。

做完这些,回头却见姜衣璃一直站在原地,望着五姨太并不说话。沈墨欢这才悟出大抵姜衣璃不放心她与五姨太共处一室,生怕五姨太再做出昨日唐突的事来,所以一直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你去吧,我陪着娘。”沈墨欢回过头去,替着五姨太整着衣衫,不再多说。

姜衣璃被沈墨欢的一句‘娘’噎住,望着沈墨欢半晌,直到眼睛酸涩才发觉眼眶微湿,她赶紧吸了吸鼻子走出了屋子。

离若瞧见姜衣璃离去,这才忧心忡忡地走到了沈墨欢的身边,面色犹疑地打量着面前美丽的五姨太,好一阵儿才开口道:“这...”这五姨太面色呆滞,嘴里一直若有似无的低低呢喃,常人一看就知不同之处。但是离若不好说出口,只能隐了之后的话,转了话题。“我们这一路回去,路途劳顿颠簸,恐怕不能一直带着她。”

“我没打算带着衣璃的娘陪着我们劳顿赶路。”沈墨欢说着,沉思片刻才道:“离若,恐怕要麻烦你暂时找个安全的居身之所,安排几个可靠的人手,我打算先将衣璃的娘暂放在那儿,等我们那边的事处理完了,再接她过去。”

离若想了想,才点点头,道:“我明白,那我现在就去办。”离若说着,就要折身离去,却被沈墨欢疾手拉住,不放心地再次叮嘱道,“你记得,千万要确保安全。”

“我知道我知道。”离若不满的嘟囔着连连点头,最后才挣了沈墨欢的手,面带不悦地看着沈墨欢,道:“沈墨欢,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罗嗦。你说这姜衣璃是对你下了迷魂汤了还是对你使了美人计,怎地你就对她那么上心眼了呢?”

沈墨欢不睬离若的抱怨,只是转回身自顾自地道:“我记得小筑里还有一罐千年佳酿的好酒,这次回去就开了它吧。”说着,沈墨欢对着离若翩翩一笑,笑得狡黠又明媚。“离若,我知道你惦记很久了。”

离若听着沈墨欢的话,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最后拿着衣袖抹了抹嘴角,跺着脚道:“我知道了知道了,这次的事我一定给你办好,你可要记得你说过的话,回去把那罐子好酒开了啊。”

沈墨欢不答,只是替着离若推开了屋子的大门,对着她招了招手,笑道:“早去早回。”

说罢,只见一阵风声从耳边掠过,接着就能隐约听见一道铃铛声响,再抬眼去寻之时,屋里早已没有之前的那枚绿衫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