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状元郎

    沈墨欢看着离若手里的那只碧玉珠链,从她的位置,能清晰的看到最大的那枚珠子上面刻着的‘晚乔’二字。

眉心慢慢的蹙紧。

她本是在村外等着二人回来,却不想最后还是被离若唤道了村子里。

离若找到自己的时候,脸色就有些凝重,她心里大概猜到出了什么事,但是还是隐了心里的疑问,一路随着她走到了姜母居住的那间小苑前。

直到离若拿出从姜母那拾起的碧玉珠后,才慢慢的明白过来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不动声色地看着那串珠链,最后视线转到了姜衣璃的身上。

姜衣璃一直脸上都是淡淡的神情,直到此刻沈墨欢的注视,她才回过头来,对着沈墨欢微微地点了点头。

“我想,整件事情或许只有我娘才知道答案,不过依我娘现在的情况怕是不能给我们答案了。”姜衣璃说着,眼睛微微的下垂,望住那串碧玉珠子,缓缓的继续道:“不过,从刚才离若姑娘告诉我的关于前天煞教女儿叶晚乔的去世年份来看,六姨娘...毫无疑问就是那位叶晚乔了。”

只是过去了那么多年,姜衣璃的确是已经对那位六姨娘印象不深了。

“时候不早了,该动身启程了。”

沈墨欢闻言也不多说亦不多问,只是接过离若手里的碧玉珠子,还到了姜母的手里。只见姜母见到碧玉珠子,赶紧伸手揽进了怀里,生怕别人再抢了去。

“墨欢,你难道不知道拥有这枚碧玉珠子代表着什么么?”离若蹙着眉,横身拦住了沈墨欢。“你当真就这样算了么?别忘了,如今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一个杀手头子,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代表着什么,我相信无需我多说你也能明白。一个寻仇的仇家就能引得阮夫人分/身不得,你想想死在你手下的人有多少,寻仇而来的仇家又有多少,你能躲得了一个,还能躲得了全部么?”

沈墨欢看着离若,半晌,才缓缓地叹了口气,道:“姜老爷不是个糊涂人,他不会不明白冒死透露我的身份会招致的后果。而且离若,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希望我借叶晚乔的身份来压制阮夫人。”沈墨欢说着,淡淡地摇了摇头。“我答应你,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一定会这么做。可是现如今,其实并没有到这个地步亦没有这样的需要,不是么?”

“但愿你这次的决定是对的。”离若与沈墨欢僵持许久,最后终是败下阵来。“你就算自己一心寻死,但是可别连累了非欢小筑里的姐妹们遭殃。”

沈墨欢见离若卸了原本的坚持,不再阻拦,她这才摸了摸鼻子,笑道:“放心,之前那么多次,我有哪一次叫你们吃亏了么?”

“那是之前你运气好,沈墨欢,不要以为你次次运气都那么好。”离若不满地回嘴,然后忿忿地睨了沈墨欢一眼,最后转身先出了屋子。

其实离若不是不明白,沈墨欢这次这么做的理由。她不过是不想将姜母卷入这场是非中,不想利用她来遏制阮夫人。归根究底,是因了姜衣璃的缘故,所以做起事来也婆婆妈妈,碍手碍脚起来。

不再是以前那个无羁无绊的沈墨欢了。

姜衣璃瞧见沈墨欢与离若争执难下,最后闹得不欢而散,心里也有些歉疚。她走到沈墨欢的身边,望着离若离去的背影,淡道:“离若姑娘也是担心你,不想你为了我跟我娘,最后害了自己害了无辜的人。她并没有说错。”

“我知道。”沈墨欢见姜衣璃面带愧色,笑着点了点姜衣璃的鼻子,道:“你放心,离若这丫头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待会就没事了。你也无须将她之前的话放在心上,她一向心直口快,其实都是无心之言。”

姜衣璃点了点头,最后不再多说,随着沈墨欢走出了小苑,坐上了马车离去。

二人上了马车后,若离一路驾着马车,很快就出了滨城周围,朝着非欢小筑的方向驶去。

马车驶进盐城时,已是傍晚。

沈墨欢一行人瞧见天色已晚,天黑赶路着实不安全,况且一路颠簸,她们早已疲惫不堪,所以一行人当即决定在盐城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

却不想马车刚驶进城,就感觉到人声鼎沸,异常的热闹喧哗。姜衣璃掀了车帘往外看,看到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人海茫茫,几乎要瞬间将她们这一角给淹没掉。

离若驾着马车进不去,无奈只好自行跳下了马,抓过一个凑热闹的百姓,劈头就问:“这是在做什么?”

“小姐是从外地来的吧?今天是城上书香世家万公子高中状元取得功名回乡之日,城中百年才得一个状元郎,人人都赶着去万家道贺领喜礼呢。”

沈墨欢闻言,随着姜衣璃掀开的帘子往外看去,只见城中张灯结彩,乍眼看去,还以为是在举行什么大型的庆典节日。

“不如,咱们也去看一看吧?”离若向来是爱热闹的人,如今见到这般场景,第一个按捺不住。“反正天黑了也赶不了路了,不如就驾着马车去看看,顺便再找个客栈住下来,墨欢,可好?”

沈墨欢手肘撑在窗沿边上,下巴支在手掌上,半带狡黠的看着离若兴奋的模样,五指轻点着脸颊,笑道:“我能说不么?”说着,就牵着姜衣璃下了马,一手牵着姜衣璃,一手拉着马车,随着离若兴高采烈奔去的地方走去。

在车上看周边的人群就已经觉得透不过气来,当真下了马车,姜衣璃才感觉到熙攘的人群是多么的汹涌。沈墨欢牵着她一路缓缓往前走,好在沈墨欢轻功不错,带着她见缝插针一样地错着人群走,总算是轻松了不少。

随着人群涌动的方向走去,很快就找到离若的背影,只见她挤在人堆里,往着酒楼二楼张望。

好不容易挤到了离若所在的方向,走到了离若的身旁,突地耳边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炸开的鞭炮碎四溅开来,人群闻声赶紧退开,生怕被鞭炮炸伤。

一阵震耳的鞭炮声后,就看到酒楼二楼站着一行人,为首的人朝着众人做了一揖,随后扬声道:“感谢各位乡亲父老特地赶来为我家小儿高中状元庆喜,今日酒楼免费开放,大家一定要吃饱喝好。待大家吃饭过后,我家小儿会亲自在楼下发放洗礼,以此感谢各位乡亲对我家小儿的寄望。”

《仙木奇缘》

“哦,我道是谁呢,原来正是那万姓状元郎的爹。儿子得了状元,难怪说话这么意气风发。”离若说着,就感觉到身后人群推挤,她也不多说,就随着人群往酒楼里面走去,还不忘对着身后的沈墨欢跟姜衣璃招手道:“哎,我先进去了,你们待会赶紧进来,要不晚了可就没位子了。”

姜衣璃被人群的一阵喧嚣声这么一顿挤,早就起了离开之意,如今看到渐渐消息在酒楼里的离若,正感到头大,就见沈墨欢已经牵着她朝着酒楼外走去。步伐渐快,慢慢脱离了拥挤的人群之中。

“我们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就让她自己去吧,我看我们就先找家客栈吃点东西订了房间,再来找她。”沈墨欢说着,已经领着姜衣璃走出了人群,朝着冷清的另一条街走去。

“就这么丢下她,要是待会失了联络可怎么办?”姜衣璃闻言眉心一蹙,出言制止了沈墨欢,道:“我们还是就在客栈外等着吧,可别把人丢了。”

沈墨欢‘扑哧’一笑,牵着顿了脚步的姜衣璃继续往前走去。“想丢,也要丢得掉才是。就算把她扔月亮上,她也能安然找回来,我可不操那份闲心。”

姜衣璃本是担心离若,但是听到沈墨欢的打趣,想想离若往日的调皮样子,就也信了沈墨欢的话,笑着随着沈墨欢离开。

果然今日的人都涌去了万老爷聘客的那家酒楼,所以其他的街道都显得冷清起来。沈墨欢跟姜衣璃寻到一家客栈,走进去时小二正朝着临街热闹的地方张望,瞧见客人,赶紧站起身,搭了毛巾在肩上,领着二人走进客栈里来。

“两位小姐是住房还是用膳?”小二领着二人在一张桌子前坐下,弯了腰殷勤的问道。

沈墨欢看了姜衣璃一眼,才答道:“小二,你先替我们上两道清淡的小菜,随后再替我们准备两间上好的客房。”说着,沈墨欢朝着客栈外停着的马车指了指,道:“麻烦再替我们的马儿喂些草。”

“哎,两位小姐稍等,我立刻就去。”

客栈里没有客人,所以上菜也就特别的快。吃过了清淡的晚膳,沈墨欢和姜衣璃歇息了片刻,沈墨欢付了客栈的订金,这才牵着姜衣璃朝着之前人群拥挤的地方走去。

这时酒楼里的人已经陆陆续续都吃过了晚膳,开始等在门外排着队领取喜礼。沈墨欢远远的一眼就看见一枚碧绿的身影在人群里尤为明显,她撇了撇嘴,好不无奈地朝着姜衣璃投去示意的一眼。

姜衣璃顺着沈墨欢的视线看去,一眼就看见了人群里蹦来窜去的离若,果真是如沈墨欢所说,好生生地在人群里,似乎连身边少了两个人,都没有察觉。

朝着离若身边走过去,走到了离若身边时,离若这才察觉沈墨欢二人的身影,不满地看了二人一眼,道:“你们去哪儿了?”

“去租客栈了。”沈墨欢简单地回答着,随后才正了正脸色,道:“领了喜礼就差不多了,可别再胡闹了。”

离若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来了那么久,好不容易能见到那状元郎的样子,不看个清楚我死也不甘心。”

离若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快要排到底儿了,不过一会儿,就轮到离若面前了。

只见那传说中的状元郎长的倒也衣冠楚楚一表人才,他拾起一包红色裹紧的喜礼,双手递到了离若的手里,对着离若淡雅一笑,“谢谢姑娘前来贺彩。”说着,微微低了低头,就伸手朝着队伍外面伸了手,示意离若退开,方便后面的人群走到前面来。

瞧见离若退开,他这才抬起了头,甫一抬头,视线不经意捕捉到随着离若一同离去的姜衣璃身上,面色一凝,随后从桌前探出身子来,伸出一只手拦住了姜衣璃。

“离衣姑娘,你可还记得在下?”

离若初闻,以为是叫错了自己的名字,不悦地蹙了蹙眉,拍开了拦在她们身前的那只手,道:“什么离衣,我叫离若。”

“不是不是,姑娘不要误会,我叫的是这位姑娘。”万状元摆手赶忙澄清,随后朝着姜衣璃看去,视线紧盯住姜衣璃,又问了一遍。“离衣姑娘,你可还记得在下?在下万谦,不知姑娘可还有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