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美人怨

    经过与沈墨欢的一番缠绵,加上旅途劳顿,姜衣璃这一觉睡的实,直直睡到傍晚才醒来。

醒来时门外人声隐约,就算隔着门扉,姜衣璃还是能听到几丝调笑打闹声传来。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姜衣璃坐起了身,巡视了几眼周围,首先吸引她的就是她身下的这铺床,尺寸之宽大,足足有之前她的两张床那么宽。可是空旷的床上,只有她一人的身影,不见沈墨欢的影子。

从床侧翻身下了床,姜衣璃走到遮挡的珠帘旁,伸手拨开一串流苏珠帘,走出了卧榻。

走出了卧榻之内,姜衣璃才发觉这间房的宽大,她从里屋走出来,就足足走了十几步,还没有走到尽头。站在宽敞的卧房里,姜衣璃的瞌睡才算是完全转醒了,她走到桌前坐下,兀自倒了杯茶润润嗓子。

刚喝了口茶,就听得门扉吱呀一响,姜衣璃抬头就看见沈墨欢走进来,背着月光,朝着自己这边靠过来。

“醒了?”沈墨欢俯下身子来,姜衣璃就抬手将自己只喝了一口的茶递到沈墨欢的嘴边,沈墨欢心领神会,顺势就依着姜衣璃的手饮了一口茶。“饿了么?见你这一觉睡得沉,我就没叫醒你。”

姜衣璃不说话,只是朝着沈墨欢挨近一分,鼻端轻轻地嗅了嗅,随后抬眼看着沈墨欢道:“哪儿来的胭脂香味?”说着,清澈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紧沈墨欢,“我家墨儿好姿色,可从来不喜这些妆饰的,那这身上的味道,是打哪儿来的?”

沈墨欢闻言,微微直了身,两手作投降状,笑道:“我可没有趁你睡着的时候胡来,你可不要多想。”沈墨欢说着,撇嘴笑得促狭。“就算我有那个色胆色心,你也不想想我之前服侍你到昏昏欲睡,哪还有那闲力气出门偷腥。”

取悦你也是需要体力跟技巧的好不好。

最后一句话沈墨欢当然不会傻到说出来,姜衣璃的脸皮多薄她不是不知道,说出来指不定姜衣璃今晚一生气,就不理不睬她了。

“是么?”姜衣璃也不多说,只是眼神轻轻浅浅地朝着沈墨欢探去一眼,最后半疑半狐的收了视线。

“是真的,我可以作证哦。”

说话间,就听得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缱绻地从门外绕进来。

沈墨欢听到声音,嘴微微一抿,随后直了身靠到了桌沿边。越过沈墨欢离开的身子,姜衣璃看见一个身着彩衣的女子从门外娉婷地走过来,身姿妖娆,风情万种。她说着,走到沈墨欢的身边,身子朝着沈墨欢一挨,眼神迷离的往沈墨欢身上一瞥,随后才望向了姜衣璃这边。

“她一下午都呆在小筑内,半步都没有离开呢。”那女子说着,右手拾起自己左手的衣袖,凑到了姜衣璃的鼻子边,道:“姑娘闻到的胭脂香,兴许就是我身上的这股子味道,不信姑娘你闻闻。”

头一次见有姑娘会扯了自己的袖子往别人身上凑,姜衣璃头微微一偏,有些措手不及,但是撇开头的瞬间,却依稀闻见了一股子胭脂香,的的确确如她所说,跟沈墨欢身上的香味大抵相同。

“红鸢,这可不是存嫣楼,收起你那套腔词。”沈墨欢一边伸手拦了红鸢的手继续往姜衣璃那边探,一边调戏着开口。声音带着笑意,依旧是温软圆润的,就连说出来的话,都听不出半分的不悦来。“怎么又随随便便跑进我的房里来了?”

红鸢见沈墨欢阻拦,也就不再嬉笑,只是闻言耸了耸肩道:“这可不赖我,还不是姐妹们半天没见着你的这位好嫂嫂,所以特地叫我来找找。”说着,红鸾本就绝艳的面庞露出促狭的一笑,对着姜衣璃眨了眨眼。“没想到,一进来就撞见一出好戏。”

姜衣璃闻言,面色一臊,这一出好戏指的是什么,她自是不可能不明白,想起之前自己的那一番质问,也不觉的微微垂了头,觉得有些窘迫。

“咱们红鸢姐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好戏没唱过,居然也会稀奇我的这一出?”沈墨欢不似姜衣璃害臊,她只是走到姜衣璃的身边,挡住了红鸢打探姜衣璃的视线,伸手牵起了姜衣璃,朝着屋外走去。

红鸢静不出声打量着这一切,眼睑微眯,直到见到沈墨欢领着姜衣璃快出了门槛,她才起身随出去。

“你这小没心肝的,如今竟然也会袒护人了,这可真是件了不得的大事。”拐过长长的走廊,红鸢随在她们身后,有一句没一句的调侃沈墨欢,道:“想当初我们姐妹几个跟随你抛头露面,也没见你对谁心疼。”

沈墨欢闻言但笑不语,她看着人声传来的内堂,笑着叫快了些许的步伐。

离若最先发现她们三人的身影,随后内堂的其余几人也注视到离若的视线,纷纷朝着三人这边望过来。

姜衣璃之前一路跟着沈墨欢走过来,只觉得越朝着内堂走,人声越是鼎沸,如今真走到了内堂,才发现这里的热闹远超于她的想象之外。

内堂除了她们三人,还站着六个人,除去之前姜衣璃见过的离若、柳棠和嫣霞,还有三个面孔陌生至极,想必都是跟红鸢一样,是之后才赶回庄内的。

只见堂上几人长得都极其端正,唇红齿白,身姿娉婷,都是人中之凤。只不过同样美丽的面庞上,每个人的模样神情都大不相同,却又同含着各自不同的韵味,就算是第一次见面,姜衣璃也能区分出每个人的不同来。

正默默打量着那对于姜衣璃来说陌生的三人,却见其中一个女子见到沈墨欢眉眼一展,随即带着笑颜朝着沈墨欢这边扑过来,一下子就蹦到了沈墨欢的眼前,笑道:“墨欢,这一次你怎么出门了那么久,叫我好想你啊。”她兴高采烈的说着,说罢这才注意到沈墨欢身侧安静的姜衣璃,疑惑地歪头看着沈墨欢,道:“这...”

“哎,云萝,瞧你这没眼力的,这还看不出来。”红鸢靠着内堂的门扉,笑着插进来,道:“这不就是之前离若回来时提起的,墨欢的那位好嫂嫂么?”

云萝之前还性高彩烈的神情随即冷了一半,她嘟着嘴闷闷地应了一声,随后抬了下巴打量着姜衣璃,想说什么,却又咽进了肚子里。

“好了,既然姐妹们都聚齐了,那么就叫嫣霞去把那坛子千年佳酿取出来吧。”

姜衣璃循声望去,就见一直坐在内堂里的蓝衣女子站起了身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嫣霞听了那女子的话,倒也没多犹豫,就点了点头淡笑着转身出了内堂去。

“还是凉玉你最懂我的心思了,我就等着你们说这话呢。”离若见嫣霞离开去取酒,这才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之前的无精打采都一扫而空。

嫣霞很快就端了那坛子好酒上桌,离若自然是第一个欢呼着揭开酒坛子的人,她率先揭了酒盖子,扑面而来的酒香险些叫她醉倒过去。她忍着馋意,一一替旁边的人斟上了酒。

离若率先就与云萝碰了杯,随后就直直嚷嚷着要跟沈墨欢敬酒,可是沈墨欢记挂姜衣璃还没有用晚膳,也就无心附和身边姐妹的起哄。

沈墨欢正想着叫嫣霞去准备晚膳给姜衣璃,就见一旁的凉玉已经端来了晚膳,送到了姜衣璃的身边来。

“料想姜姑娘还没有用膳,我之前就叫嫣霞特地热了一份饭菜给姜姑娘。”

凉玉说着,就看见沈墨欢投来的感激的一眼,她会心一笑,摆手表示不必在意。

一桌子酒局下来,姜衣璃处得时间久了,也就慢慢地从她们的只言片语里,大致明白了非欢小筑里为首的这七个人,往日的习性和各自的地位。

简而言之,嫣霞是非欢小筑的管家,负责日常的一切事宜,处理庄内的琐事。而柳棠则主要负责非欢小筑的账目开销收支,以及负责每个人的花费工钱。红鸢负责培养打量情报探子,为掩饰其身份目的,也为了更易搜集情报消息笼络官员,在都城洛城开设最繁华的烟花之地存嫣楼,常年在此处收集情报,转到离若的手里,由离若交由沈墨欢。离若便是负责将消息转到沈墨欢的耳里,再从沈墨欢的嘴里发放消息命令于各地,暗暗操纵整个非欢小筑的运行。凉玉常年呆在暗处,不断培养新血,制造打量杀手或者出色的探子,送到云萝和红鸾的手里。而云萝,随时听候沈墨欢的命令,率领自己的杀手部队,制造出一出又一出惊动江湖的暗杀事件。

却是谁也不曾会想到,非欢小筑这个组织,是太尉张濂一手组织扶持起来的,归属于他的最大最有利的羽翼。

姜衣璃想着,就见觥筹交错声中,云萝已经站起了身,举了酒杯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原本闹哄哄的一桌子人,如今却都安静了下来,纷纷看着云萝的举动,不知道她打的是哪门子算盘。

“姜姑娘,这一杯我敬你。”云萝说着,双手举了酒杯,正直直地盯着姜衣璃。“我视墨欢如自己的亲姐姐,你既是墨欢的嫂嫂,便也是我的嫂嫂,这一杯,是我敬嫂嫂你的。”

姜衣璃不知云萝是有意还是无意,偏生处处都提起嫂嫂这个词,而从她嘴里说出来,却偏又跟之前红鸢嘴里的感觉完全不相同。红鸢或许是带着一种戏谑揶揄,但是明眼人一听就知,那些词里都没有带着真意。但是云萝不同,如今她一字一句里的嫂嫂,都像是一把剑,仿佛故意要揭开姜衣璃跟沈墨欢之间的那些禁忌,那些不愿提及的避讳。

可是姜衣璃看了眼四周,循着众人眼中的注视和诧异,拿起自己眼前的酒杯,对着云萝微微一笑。“若云萝姑娘执意如此唤我,那我也称姑娘一声妹妹。妹妹实在不必多礼,我既然会随墨儿来到这里,那么心里自也没有将自己再看作是墨儿的嫂嫂,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我跟墨儿的关系,我们清楚,相信姐妹们也都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妹妹实在无须看着墨儿的份上唤我一声姐姐,墨儿都不把我当做嫂嫂看待,那妹妹就自然不用执着于这些。”

姜衣璃这番话说的温淡,处处留了情分,既不把话说死,也不把话说含糊,句句都答在了关键上,倘若云萝不是存心挑事,那么这番话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再追究的地方。她说完,迎了众人的目光,率先仰脖将杯里的酒饮尽。

喝过了酒,姜衣璃朝着云萝微微一点头,随后坐回了座位上。云萝也仰首干了酒,随后看着姜衣璃,开口道:“姐姐,我有话想要单独跟你说。”

“今天很晚了,有什么事,还是明天再说吧。”姜衣璃还没说话,就见沈墨欢已经半个身子置在了姜衣璃的身前,替着姜衣璃拒绝道:“我累了,想要先跟衣璃回房休息了,你们尽兴而归,不要被我们扫了兴致。”

沈墨欢说着,拉了姜衣璃就要走,却不想云萝率先拦住了她们的脚步,坚持着不肯放人。

“我就要今晚这一刻说,墨欢,你当真不肯依我么?”云萝说着,目光死死地看住沈墨欢,眼里依稀带着晶莹的光芒。“我跟随你的日子最久,从来你都怜惜我最小最疼我,怎地如今有了你的好嫂嫂,我就连跟她单独说几句话都说不得了?”

云萝这一闹,其余在座的众人也都坐不住了,原本看热闹的置身事外的不当回事的都纷纷起了身,劝着云萝不要再胡闹。可惜云萝兴许是积分酒劲上了心,硬是蛮横不肯听,甩开一众人的阻拦,逼问道:“我就单独跟她说几句话,沈墨欢你也不放心么?”

“云萝,你醉了。”沈墨欢蹙眉看着云萝气的咧咧歪歪的身子,默默扔下一句话,就带着姜衣璃继续离开。“等你明日清醒了,再来找我。”

却不想,沈墨欢的这一番话引得云萝愤怒不止,她怦地摔了酒杯,右手一个疾驰抽出了配在腰间的利剑,抵到了姜衣璃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