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劝君别

    姜衣璃被云萝剑上的寒光刺得一闭眼,再睁眼时,却只看到沈墨欢的背影一个疾驰挡在自己的身前,快到她一丝都没有察觉到。

云萝的剑本是狠狠地往前一送,却不想送出去的剑明明带了凌厉一发不可收拾的力道,却在半途中一滞,停在了原处,动弹不得。

云萝抬眼去看,就见沈墨欢一手揽了姜衣璃往后,带到了自己的身后,一手以两指夹住了云萝的剑,阻止了犀利的剑势。

“墨儿,不要动气。”姜衣璃见沈墨欢蹙了眉,就伸手握过了沈墨欢夹着剑的那只手,对着沈墨欢摇了摇头,这才走到了云萝的身前,丝毫不惧她手里寒光茫茫的剑,微微一笑,道:“不知云萝姑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云萝见姜衣璃同意随自己私下说话,便收了剑,说道:“那就请姜姑娘随我来。”说着,就转身先离开了内堂。

姜衣璃正想要离开,却被沈墨欢拉住,见沈墨欢要出言制止,姜衣璃对着沈墨欢笑着摆了摆首,叫她不要担心,亦不要阻挠。

“放心,我自有分寸。”姜衣璃说着,轻推开沈墨欢拉住她手臂的手,随着云萝离去了。

走出了内堂外,云萝转进了走廊内,再走了几步,见离得内堂远了,就停下了步子,靠着走廊的柱子,转过脸看着姜衣璃。

云萝的眼神里带着不悦的情绪,更多的是一种负气,但是姜衣璃只是淡着神色,云萝不说话,她便也不开口打破僵局。

“姜姑娘,我性子直接,说话不懂得拐弯抹角,希望你不要介意。”云萝说着,直起了身,继续说道:“我曾经以为,迷得了墨欢的女子,该是比红鸢更美丽,比嫣霞更温柔,比柳棠更精明,比凉玉更体贴的人,比若离更聪明的人。可是如今见到了姜姑娘,恕我直言,我的确是想不明白,墨欢为什么就能对姜姑娘死心塌地了呢?”

的确,要是论姿色论谋略论聪慧,姜衣璃都属上者,可是要是掺和在非欢小筑里面,一切看起来就都有些平平了。

姜衣璃心里也明白,但是她与沈墨欢之间的感情,她心里自是明白的,自也不会因为云萝的几句话,就心生质疑或是卑微。

所以,姜衣璃只是对着云萝微微一笑,这抹笑淡却深刻,叫云萝都有一瞬间的怔神。“云萝姑娘说的那些,我都没有。”

“那姜姑娘上述我说的都没有,便就是有我这般的武功咯?”云萝说着微微挑了挑眉,顺势就拔出了剑,直指向姜衣璃的眉眼间。“不知姜姑娘可赏脸,跟云萝比试个高下?”

云萝说着,却见姜衣璃竟低低地笑了一声,伸手移开了她指向自己眼前的剑。云萝讶异于姜衣璃不合时宜的笑声,眼睁睁看着姜衣璃挪开自己的剑,就也忘了动弹。

“在云萝姑娘的眼里,墨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姜衣璃的眼眸清澈见底,闪着明亮的光芒,笑容也如春风拂面,温柔动人。“难道云萝姑娘觉得墨儿是个需要人保护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么?云萝姑娘对墨儿的了解和认识就仅限于此么?”

云萝哑然,几分酒意也醒了大半,她怔愣片刻,随即才摇首道:“不,姜姑娘别忘了,墨欢的身份是什么,她过的是怎样如履薄冰的日子。”说着,云萝望着姜衣璃,眼里多了几分认真,而非负气或指责。“说白了,我就是觉得姜姑娘这样的女子,陪在墨欢身边,是一种负累。”

“云萝姑娘不要误会,我与你说那些,并不是要解释我对于墨儿的价值,也并非是想得到你的认可。”姜衣璃说这话时,正好有微风轻拂过她的面颊,云萝瞧着她的笑容沐浴在微风里,似是万物都要俱静下来。“我跟墨儿之间的感情,其实并不需要别人明白,你不认可我没有关系,但是我只是想要提醒云萝姑娘一件事。我知道你处处针对于我,其实不过是担心之前墨欢对于你的疼爱会因为我而有所减少,担心她不再是那个疼爱你包容你的沈墨欢,我说的对么,云萝姑娘?”

姜衣璃的眼眸含着一抹善意的笑,说着望住了云萝,那双眼睛似是能洞悉一切,叫云萝不觉的哑口无声,不知所言。

“其实云萝姑娘真的不必担心这些,我与墨儿之间的感情,与云萝对墨儿的感情,并非出自同一种。所以自也不必担心,会因为横生出来的我而减少什么。沈墨欢还是沈墨欢,依她的为人,对你之前如何现在也该是如何,不会有任何改变。”

姜衣璃一开始就看定了,云萝对于沈墨欢的感情,不是情也并非是爱,不过只是一种单纯的占有和习惯。一旦看见有别的人出现在沈墨欢的身边,就会本能的害怕那个人会抢走自己之前拥有的那种对待,所以她处处与姜衣璃作对,想要博得沈墨欢的注意。

说白了,也不过只是一种孩子天性,就像是自己的玩具,只能带给自己快乐,不允许别人与自己共享那些美好。

还是太小。

说得太多,依她目前的认知,也必定不会明白。

云萝的确是不明白姜衣璃说的那些话,但是有一点她是明白的,姜衣璃字字句句说的都是沈墨欢,她对于沈墨欢的那些心意,旁人无须多言,一眼就能明了。

“姜姑娘不说我也明白怎么做,我跟墨欢之前这么多年的情谊,岂是你能轻易改变的。”

姜衣璃依旧淡淡的笑,眼里无限的平静,不曾因为云萝的话而有所改变。“那既然云萝姑娘都明白,那为什么今天还要找我来这里?”

“我...”

云萝咬着唇,思索片刻,才叹息一声,道:“之前见姜姑娘在墨欢身边一言不语,不曾想姑娘还有如此伶俐的口齿。”云萝说着,微微的顿了顿,才接着说道:“更不曾想,姜姑娘能为墨欢做到这一步。”

“能言善道的人,只需要一个就够了。”姜衣璃微微一笑,“而且,云萝姑娘似是误会了,我说那些话,并不是为了墨儿,只是为了我自己。”

姜衣璃的这一番话,引来云萝的一阵侧目打量,许久,云萝才收了剑,道:“姜姑娘是个人物,但是,我依然无法认同姑娘你的存在,抱歉。”说着,云萝沉着脸,朝着姜衣璃微微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走廊。

望着云萝快步离去,姜衣璃驻足在走廊之内,凝望许久,才转身离开。

自从姜衣璃离开之后,沈墨欢一直呆在内堂里,其余几人本来还有些担心她放心不下姜衣璃,却不想自姜衣璃和云萝离开后,她便兀自倒了酒,细细的品着酒起来。

席间,沉默半响的红鸢支着下巴,默默打量了沈墨欢一阵,才出言戏谑道:“啧啧,眼见着云萝把人带走,怎地就不见你担心?”

“噗。”沈墨欢靠着椅背,轻轻嗤笑一声,道:“担心,怎么不担心,但是比起担心衣璃,我更担心云萝。”

红鸢闻言,不解地挑挑眉,满脸的不信。“这话说的,倘若你真的担心的是云萝,那方才怎么还不肯让她随云萝走?”

“嗨,沈墨欢这人有多霸道红鸢你又不是不知道,真亏了姜姑娘受得住她。”离若喝了一口酒,瞥了眼沈墨欢,不屑地咂嘴道。

凉玉静静听着离若说完,这才淡笑着开了口:“若真如墨欢所言,那么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平日里我们看云萝最小,都不约而同的宠着她让着她,也真是有点把她给宠坏了。这回兴许姜姑娘这一顿激,她还能改改她的性格,收起她的脾气。”

“话虽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云萝从小性子就偏激,这些年她又最喜欢缠着墨欢,如今这一闹,我真怕她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来。”嫣霞担忧地插进话来,语气里不无担心。“只望姜姑娘能够明白,不要造成两人的矛盾才好。”

柳棠一直冷淡地坐在一旁,直到这时,才端起酒杯抿了口酒,说道:“没什么好担心的,云萝也不小了,我们各自也会有各自的生活,她早些能明白过来独立起来,也是件好事。”

柳棠说完,其余人也都不再做声。

但是各自心里也都是明白的,也都希望云萝经过这次的事情能真正想明白来。毕竟,云萝将她们六人的关心和爱护都看做是一种理所当然、唯有她自己才能拥有的爱护,若是她早点明白真正的喜欢跟疼爱之间的区别,也是众人所希冀的。

所以,沈墨欢开了一个头,大家就也默默希望有个好结果,毕竟,今日的事件,谁也不会希望成为第二个沈墨欢。

吞噬小说网

沈墨欢当然也明白这些人的想法,隔岸观火,乐见其成,一群狡猾的家伙。

想着,就见内堂外一身黄衣的云萝走了进来,冷着脸走到了内堂中间,扫视了静望着她不语的六个人,随后一言不发地直直的走出了内堂,走出了庄内。

待得云萝走得远了,之前沉默的内堂突地沸腾起来,离若第一个笑起来,对着沈墨欢作拜服状,啧啧称道:“墨欢你家夫人这也太狠了,我长那么大可从没见云萝有这付模样跟表情。”

“我家衣璃就是这点最可爱。”沈墨欢抿了一口酒,曲着手指擦了擦唇边沾着的酒液,兀自笑道。

红鸢也笑着起哄,道:“对外人都这么狠,看来对墨欢你这个内人更是手下不留情了。“俗话说的好,一物降一物,看来就连沈墨欢这样滑头的人精,这下也是遇到了克星了。“这下好了,连我都想要去会会她了。”

“劝你最好别去。”沈墨欢拈了酒杯在唇边,朝着红鸢眨了眨眼。“我怕你吃亏。”

红鸢闻言,不屑地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沈墨欢喝了最后一杯酒,这才对着离若说道:“离若,你还是出去暗中跟着云萝,我怕她喝了酒,一时头脑发昏遇到什么意外。”

离若明白沈墨欢的担忧,点了点头,一个闪身就跃出了屋子,循着云萝离去的方向追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