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风满楼

    离若回来的时候已是夜深。身边却没有云萝的身影。

只是单单带回了一句话,云萝决意要先行回去,她劝不住,就任她去了。

第二日,红鸢和凉玉吃过早膳,也匆匆起身回去。她们有她们的事要做,离开这几日,已经是极限。沈墨欢明白,所以自是没有多加挽留,只是简单吩咐几句,就看着二人各自坐上马车,离开了山庄。

庄内难得的热闹之后,又很快回复到一片宁静之中去。

沈墨欢离开的这些时日,虽然大多事务都移交给离若处理,如今她回来了,离若必须将这近一年的事务一一告知。所以,虽然姜衣璃与沈墨欢共处一起,但是能见到的时间,与当初在沈府之时,根本不能相比。

她总是早早的看着沈墨欢起身离开,然后便是一天的忙碌,直到傍晚用膳才能见到。

最初的时候,姜衣璃会带着茶点亲自端去沈墨欢的房内。但是她见到的,就是离若摊开一卷一卷的文案,一边说着一边递到沈墨欢的面前,详细述说着一些事宜。姜衣璃不懂得非欢小筑的事情,也不明白江湖的行行条条,自当听不懂她们提起的人或事,她只能站着听一会,随后默默地离开。

渐渐地,就不再去打扰了。

柳棠每日要点算的账务很多,除了一日三餐,基本就难得见上她。姜衣璃总是见她呆在账房内,拨划着算盘,一坐就是一日。

还好嫣霞每日都呆在庄内,不过明显不如另外三人忙,亲自选购食材布置菜单后,就会交给膳房。随后就会来到姜衣璃的房里,陪她聊上一阵子。相处过一段时间,姜衣璃与嫣霞性情相合,且都爱弹琴下棋,渐渐地,两人就处得相熟起来。

不过嫣霞也还是忙的,能陪姜衣璃的时间也不多,更何况嫣霞每月还要花上几日时间去镇上添置生活用品和新鲜蔬菜事物。这段时间里,姜衣璃就呆在书房里,看看书奏奏琴,或者去院里晒晒太阳。

她本就喜静,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后,也不觉得无聊。

这日,姜衣璃在院内晒着太阳饱饱地睡了一个午觉,起来正准备回屋,就见沈墨欢从书房的方向走过来。

站在原地疑惑地看着沈墨欢走近,停在自己身边,她淡淡地一笑,问道:“怎么今天这么早?”说着看了看天,不过才是下午时分,沈墨欢这时候能抽空出来,的确是难得。

“这几个月,也忙得差不多了,今天把事情吩咐好,没事了就来看看你在做什么。”沈墨欢说着,从背后拥住姜衣璃,赖在她身上不肯离开。

算算时日,自从她们回来,沈墨欢一忙就忙了快三个月。

沈墨欢的重量完全压在了姜衣璃的身上,姜衣璃双手撑着身前的桌子,任由沈墨欢抱住自己。她微微偏头,看着沈墨欢落在自己胸前的发丝,柔软地低问:“累了么?要不要回屋休息一会?”

“衣璃,庄外的桂花已经开了,明天要不要出去赏花?”

“你有空?”姜衣璃欣喜地转过身,就看见沈墨欢一双明亮的眸子灿灿地望住自己,只见她闻言微微一笑,似是花开千尺,也胜不过此时沈墨欢的那抹微笑。“接下来大致有一段日子闲下来,正好有空。”

饭团探书

“明日就去么?”姜衣璃与沈墨欢的脸颊相距无几,鼻尖似乎相抵到一起,她眼里含着浓浓的期待,笑问道:“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去?”

沈墨欢的额头抵住了姜衣璃的,她弯着唇角,笑得温雅。“什么时候都可以,随你。”

有了沈墨欢的承诺,姜衣璃大早就起了身,下床穿戴整齐。

她今日特地挽了头发,用簪子束住,在脑后面梳成一个别致的发髻。随后,又从衣柜里的一堆新衣里翻出她最喜爱的一件樱色的粉衣,换好之后,她重又坐回梳妆台前,挑了胭脂盒子,伸手轻点了胭脂,点在白皙的面颊上。

手里正忙活着,就见眼前的镜子里,沈墨欢的身影已经停在了自己的身后。察觉姜衣璃的视线,沈墨欢双手叠在胸前,笑得温和无害。

“怎么就起了?我还想着让你再多睡会。”想起自己之前的一系列举动,姜衣璃微微地垂了头,不觉地有些羞怯起来。

“你早早就起了身,我哪里还忍心睡下去。”沈墨欢说着,伸出食指轻挑起姜衣璃的下巴,将她的头抬起来。随后随后挑了胭脂和在手上,匀匀地点在姜衣璃的脸上。“我家璃儿这么期待,可不是随时都见得到的。”

沈墨欢边说着,边替姜衣璃抹匀了胭脂,随后拿出眉笔,扳正姜衣璃的身子,替她画眉。

画过眉,沈墨欢换过衣服,就带着姜衣璃出了屋子。

出了屋子,刚走进内堂,就看见大门之外,离若急急走进来。

“墨欢,出事了。”

沈墨欢今日本来心情见好,此刻见离若几步走进来,对着自己微微皱了眉,她就心知有事不妙。

“我刚刚收到消息,说是云萝一个月前失踪了,下落不明。”

云萝失踪了?

姜衣璃也不觉地皱起了眉,云萝离开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怎么会今天听到她失踪一个月的消息呢?

“一个月前的事,怎么现在才说?”沈墨欢倒还算平静,只是脸上之前的笑意早已不见踪影。

“是云萝的手下怕你怪罪云萝,所以都替她瞒了下来,直到这次任务下来,自知搪不牢,才报告上来的。”离若说着,脸上隐隐地担忧神色更甚,“她们都说云萝是突然失踪的,之前一点预兆都没有,还以为她只是这次回来心情不好,出门散了散心,不想一个月都没有半点消息。”

沈墨欢闻言,眉头皱得更紧。“这种事岂是能瞒的,她们跟随云萝这么多年,不知道她的身份么?倘若失踪,可能的后果是什么她们不懂么?”沈墨欢说着,叹了口气,道:“通知红鸢,命她赶紧去查云萝的下落。”

“我已经飞鸽传书给红鸢了,但是墨欢,你我也应该心知肚明,一个月后再去查...”离若说着,瞧了瞧沈墨欢的神色,才继续说道:“就算能查到,怕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管什么结果,挖地三尺我也要把她找出来。”

离若闻言,不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沈墨欢几眼,随后点了点头,“嗯,你放心,这事我也会跟着去查。只是...云萝的手下该这么办?现在那些人群龙无首,你打算怎么安排她们?分派到凉玉那里,还是安插进红鸢手下?”

“凉玉和红鸢的身份不能暴露,哪里塞得下那么多人?”沈墨欢思索片刻,这才说道:“再说,她们若是走了,那她们的任务谁来做?”

说着,沈墨欢望了姜衣璃一眼,面露无奈,更多的是一种愧对。她很快收回了眼,站起身来,道:“没办法了,只得由我重新接手一阵子,如今太尉的指示以下,就算没有云萝也还是得进行下去。”

“云萝的事,你还是继续跟踪云萝那边的消息,那边有我就够了。”

离若点了点头,见沈墨欢起身,又看了眼身旁一直默默听着的姜衣璃,会意地道:“那我就先按照你的意思传达命令下去,你准备准备,我在庄外等你。”

见到离若离去,沈墨欢才缓缓地回了身,看着姜衣璃,正不知怎么开口,就见姜衣璃对着她笑着摇了摇头,走到了她的身前来。轻轻地握住了沈墨欢的手,姜衣璃走上前,垂头看着沈墨欢的纤细指尖,低道:“桂花年年都有,可是云萝若是有什么事,你我都不会安心。”说着,姜衣璃抬头看着沈墨欢微张的唇,伸出食指点住,笑道:“可是事先说好了,你要替我照顾好自己,不许有危险不许逞能,也一定要救出云萝。”

沈墨欢眼里有不知名的光芒闪烁,她只是伸了手,将姜衣璃柔软的身子拥入了怀里。

想来一直都是这样,不论她做什么,姜衣璃总是可以不问理由不问条件的支持她。可是偏偏姜衣璃越是这样,就越叫她心生怜惜愧疚,总是想要对她更好更好,来回应姜衣璃的这份深情不移。

“你啊...”沈墨欢低叹了声,将姜衣璃拥得更紧。“我答应你,一定尽快回来。”

被沈墨欢拥在怀里,姜衣璃微抿了嘴角,隐下心底的丝丝担忧,在离开沈墨欢的瞬间,又重抬了嘴角,笑得依旧。

“我该走了,离若会在庄里,有事尽管吩咐她就好。”沈墨欢说着,执了姜衣璃的手贴在唇边吻了吻,随后深深地看了姜衣璃一眼,就转过了身去准备离去,却不想自己的手被姜衣璃握在手心里,怎么也抽脱不出。“衣璃?”

讶异地唤了声,却见姜衣璃垂着脸颊,并不说话,只是许久之后,才见她缓缓地摇了摇头,一点一点的松开了沈墨欢的手。

沈墨欢微微地皱紧了眉,姜衣璃如此的模样叫她如何也不忍心再往后挪动一步,她一个跨步就走回了姜衣璃的身边,脸颊垂下,就着姜衣璃低下的头吻住了她的唇,逼着她随着自己的吻一点点的抬起了头。

吻是炙热的,又是异常浓烈的,却不含一丝□□,有的只是一层深过一层的不舍和缠绵。

彼此的唇胶着,融合,却又不得不奈于呼吸的不畅而分开。就像沈墨欢就算舍不得,就算每一步都走得沉重,却也不得不离开。

再次松开姜衣璃,沈墨欢紧抿了唇不再说话,转身就大步流星般的离去,再也没有回过头去看姜衣璃一眼。

姜衣璃瘫坐在椅子上,眼睁睁看着沈墨欢慢慢地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直到再也看不见沈墨欢的身影,听不见她的脚步声。姜衣璃突地站起了身,想去追,却又在下一秒停下脚步,重又缓缓地坐回了椅子前。

额前的发丝随着风起起落落,遮住她此刻黯淡的眸子,似是不愿意被人瞧见此刻她的表情,犹如负伤的动物般无助。

她缓缓地抬起眼,迎着风站起了身。

起风了。

想着,姜衣璃走到内堂外的柱子旁,微微依靠着柱身,隐隐约约闻见了一阵清新的桂花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