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月寒凉

    沉默其实也是一种伤害。

姜衣璃看着沈墨欢依旧保持着之前为她松开绳索的姿势,不言不语,心底一阵阵的疼,脑子里翻江倒海,最后反反复复停在脑子里的,也不过是沈墨欢之前的那一声叹息,那叹息里的那一层深意。

沈墨欢就蹲在自己的面前,离她不消半米的距离,以一种她从未见过的方式面对她的疑问。那是一种内疚而无奈的姿态,一层又一层深深地缠绕在沈墨欢的身上。

姜衣璃蹙着眉凝视着沈墨欢,却发现视线渐渐地模糊。她多想伸手拉过那个总是在她面前自信而骄傲的女子,唤回她的霸气和傲然,告诉她不要这样,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不该你来忏悔。

可是她什么也说不出。姜衣璃只是紧紧地咬着唇,被心头那一股失去生母的悲伤瞬间击垮,最后软倒在冰冷僵硬的地上。

直到良久的沉默后,沈墨欢抬起头来替她擦拭脸庞,她才恍惚发现,自己的脸庞早已被泪水浸湿冰冷到麻木。

她凝着一双朦胧的眼望住沈墨欢,却见沈墨欢也是抿着唇一言不发,姜衣璃喉头滑动许久,才找回自己的音调,慢慢地问道:“我娘葬在了哪里?”

“就在村子外面的半山上...”沈墨欢说着,一双明亮而璀璨的眼睛此时也被折了大半的光芒,她只是久久地凝视着姜衣璃,许久才道:“衣璃,有些事情并不如你想的那样,可是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真相,因为...”她凝视了囚禁姜衣璃的暗房一眼,隐了所有的话,最后只是淡淡地转过了话题,“可是你要相信我,不论是什么事情,你都要相信我。”

bqgxsydw.com

沈墨欢的那双眼睛会说话,姜衣璃想。或许说的不仅仅是一句话,而是一种信念,叫人只要单单凝视她的那双眼睛,就能生出无限的平静和坚定来。

我相信你。

姜衣璃想告诉沈墨欢,甚至想要伸起手来触摸沈墨欢的脸庞,可是话只含在了嘴里,手也凝在半空,却再也没有了下文。

她看见沈墨欢的身后忽闪过昏黄的灯光,随后那片火光越来越亮,并且朝着她们的方向快速的聚齐。她睁大了眼,二话不说伸手揽过了沈墨欢,两个在怀抱的瞬间转了个方向,叫沈墨欢清晰地看到她之前背对着暗房时所看不到的景象。

由远及近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待得沈墨欢拽着姜衣璃站起身时,那簇火光已经逼到了暗房外。明闪闪的火把将整个空洞的暗室照的通红,而沈墨欢和姜衣璃,就是所有火光的聚集点。

“沈墨欢,是我之前太高看了你,还是你以往太小瞧了我?”阮夫人就站在那些个持火把站立的侍女的后面,灯光照得她的面色发亮,却掩不去神色里的那抹阴戾狠毒之气。“居然敢只身闯进我的地盘,我到底是该夸你胆识过人还是有勇无谋呢?”

沈墨欢打量着门外的一片通明,心底一点点的收紧,她撇嘴一笑,并不回答阮夫人的话,只用目光余角打量着身后的房间,默默将姜衣璃往自己的背后移动几分。

要往大门逃走,是不太可能了。当下只能从这座暗房的唯一一扇窗口逃出去,若是她一个人逃走,那么这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现如今还必须加上姜衣璃,那么这一切就都成了空想。

想着,沈墨欢刚要说话,却感觉到阮夫人的身后一阵动静越来越清晰,随后就看见有人焦急地拨开一群持火把站着的侍女,跑到了阮夫人的眼前。直到近到了眼前,姜衣璃才发觉,这个面色匆忙的人却是林悦然。

“夫人,不好了,你叫我带云萝过来,可是我到的时候发现牢房里早已瞧不见云萝的身影,就连看押的侍女都被打晕了过去。”

林悦然说着,阮夫人刚一偏身朝她的方向转去,就见沈墨欢揽住姜衣璃,顺着之前林悦然慌忙跑来推开的空当,一个疾步穿了过去,携着姜衣璃往暗房外跃了出去。

变化仿若只是一瞬间的。沈墨欢的脚程很快,待阮夫人转过身时,沈墨欢已经带着姜衣璃行到了数十米外,门外的月光顺着开启的大门透进来,照在沈墨欢的身影上,将她们的身影包裹进银白色的月光里,辩不清晰来。

“墨儿,你赶紧走,不要管我。”姜衣璃眼见这座暗房的牢门已经就在眼前,于是试图挣开沈墨欢揽在她腰间的手,想叫她松开自己。“我留在这里也没有关系,夫人她暂时还不会企图要杀了我,反而是你一直顾着我,最后就连你自己都难以逃出去。”

姜衣璃说着的时候,沈墨欢已经带着她走出了牢房,两人刚迈出大门,就看到眼前之前无人看守的后门已经围了一圈的侍女,各个手持着长剑,正对着她们二人的方向。

沈墨欢暗暗揽紧了姜衣璃的腰,眼睛直视着前方的侍女不敢分神,头却朝着姜衣璃的耳边低低凑过来,笑道:“你看,就算我打算放开你自己走,阮夫人也没打算轻易放过我。”

况且,就算沈墨欢当初真有这样的想法,可是如今见到姜衣璃处在这般水深火热的环境中,之前那样天真的想法就早已抛却天边了。

这样的情势,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姜衣璃独自在这里。

“怎么样,沈墨欢?如今,你还不肯放下姜衣璃独自离开么?我相信,要是凭你沈墨欢的本事,要独自离开,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阮夫人说着,就见她从暗房的大门内缓缓走出来,不徐不慢的模样,就连声音都透着股自信满满的懒散。“你这样又是何必呢?我一开始就没打算伤你,我想要的只是我天煞教的叛徒,你只要乖乖交出她来,我保证不会再动你们非欢小筑一分一毫。”

姜衣璃转过头去,本想要劝沈墨欢松手放开自己,却不想偏头的瞬间,却感觉沈墨欢随着阮夫人的话,一点一点的加重了手里的力道,紧紧地揽住姜衣璃,不准她有一丁一点的逃开。姜衣璃诧异的凝视着沈墨欢近在咫尺的面庞,却见她只是微勾着嘴角,笑道:“抱歉啊夫人,你的承诺我一个字也不信。”沈墨欢说着,朝着身后退了一步,却明显可以感觉到之前围站着的一圈侍女明显有了警觉,背后倏地随着自己的移动浮起了一层杀意。“就像你不信我这次离开会真的善罢甘休一样,我也同样不信你能真的放我离开,这样的骗言对我沈墨欢没有用。”

“呵呵呵,沈墨欢,你真的是有趣的紧。”阮夫人笑着,掩不去风华的脸上因着这一笑而蓬荜生辉起来,却不想下一秒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的笑颜突地变得阴戾起来。“那么,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就不要怪我没有给你机会了!”

阮夫人说着,右手一挥,只感觉地面的月光一晃,旁边的阁楼上,一排待命的侍女已经拉开了弓箭,箭箭都对着沈墨欢跟姜衣璃的方向。

“墨儿,你快走,不要顾我了!”一排的弓箭磨得锋利的箭头借着月光,明亮刺眼的几乎叫人睁不开眼睛,姜衣璃心里生出一股寒意来,使劲推攘着沈墨欢的手,不顾一切的想要把沈墨欢推出弓箭的射程范围外。“我们这样与夫人僵持下去是不会有结果的,继续这样只会让我们两个都葬身于此,既然如此,你先走,快走!”

见姜衣璃已经在慌乱中挣开了沈墨欢的手,朝着反方向跑去,阮夫人心里一急,赶紧挥手道:“放箭!”

此话一落,沈墨欢只听得刷刷刷的声音从背后耳边擦过,风被剑势打乱,急速的朝着两人的方向射过来。沈墨欢躲避着身边密如雨的箭头,眼睛快速的找寻着姜衣璃的视线,却见一只羽箭似是带了流星般的速度,正直直地朝着姜衣璃的背后射去。

躲开已经是来不及,沈墨欢只能从姜衣璃身后抱住她,两人顺势往下趴倒,却仍然躲不过箭的速度。那只箭顺着两人倒下的放下射去,沈墨欢低下的瞬间,箭擦着沈墨欢的背划去,在沈墨欢的背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口子。

姜衣璃只感觉一瞬间天地倒转,再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沈墨欢护在她的身上,随着她的动弹而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唤住她道:“不要动。”

背后是火辣辣的疼,沈墨欢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无形中迅速的吸走她的气力,她说完这句话就抿紧了唇不再说话。力气分分秒秒被耗走,沈墨欢有些吃力的偏头看着身后朝着她们方向射来的箭,只能将姜衣璃护在身下抱得更紧。

要想逃走已经不被允许了。

想着,却感觉到身后有个身影覆盖上来,影子躺在她们的身上,一个人挥出了剑,将朝着她们射来的箭一只只的斩断。沈墨欢吃力的撑起身子去看,就望见一身黄衣在月光下淌得几乎发亮,右手持剑挥舞着斩落羽箭,无形中形成一个牢固的墙壁,护住她们不叫她们受到一点伤害。

云萝...

沈墨欢在心里默默念着眼前来人的名字,最后抵不住背后一阵阵传来的穿心之疼,眼前因为失血过多而感觉到一阵黑暗,昏倒过去。

姜衣璃感觉一直护在自己身上的沈墨欢突地一沉,她似有所觉,刚想要坐起身来确认,却发现背后倏地一轻,回头看时才发现,有人已经揽过了沈墨欢,而身后如雨一般的箭星,也已经停了下来。

“姜小姐,最后的事实还是验证了我的话,不是么?”

姜衣璃闻言的同时,已经辨出了来人是谁。她站起了身,还来不及明白云萝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深深凝视着云萝紧紧拥住的沈墨欢背后的一片血红,一时间煞白了脸色。

“我说过的,你只会拖累墨欢,害她陷于这无边的灾难之中。”说着,云萝凝着姜衣璃白若纸一般的脸,继续说道:“当初你不信,可是如今呢?这就是事实。不过...”云萝说着,低头笑着摇了摇头。

就算自己当初说过的话得到了证实,可是却已经都没有意义了。沈墨欢也的确验证了姜衣璃的话,将姜衣璃所说的,都变成了事实。

沈墨欢能为了姜衣璃不顾生死前来营救,在某个方面上而言,自己已经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就算她当日的话都一言成缄,她也还是输了。

其实应该是她直到现在才明白,之前被怒火蒙了心智时的自己做出的那些混账事,或许才是这件事上真正陷沈墨欢于不义之中的罪魁祸首。

“我必须要带墨欢离开,她的伤势不轻,再逗留下去,只怕她会有危险。”云萝说着,环视了下四周,寻觅到了突破口,这才回头说道:“姜小姐抱歉,现在我不能将你同时带出去,对不起了。”

云萝说完,却见姜衣璃已经站起了身子,心疼而担忧的目光深深的扣在沈墨欢的身上,最后只是紧紧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眼里只是一片清明跟坚定,望向云萝的眼里带着一丝的哀求。“我明白。云萝,墨欢就交托予你了,你千万要护她安全出去。”说着,姜衣璃倏地转过了身子,朝着阮夫人那边走了过去。“这里就交给我,你们赶紧走。”

云萝突然觉得,这一刻的姜衣璃似乎真的是不一样了。好像是突然为了保护沈墨欢而激起的战意,又或者这份坚定和勇气是本身就存在于姜衣璃的骨子里的,她只觉得这一刻的姜衣璃,似乎是浴火重生的凤凰一般,正张开她的羽翼,努力保护着她所爱的人。即使是正走向危难当中,也有一种临危不惧的坚定。

深深地朝着姜衣璃的背影深吸了口气,云萝来不及再说其他的,因为她已经明显看见对面的楼上,之前弓箭射尽的侍女们又换了新一轮的剪,重新瞄准了她们的方向。

姜小姐,对不起了。

关于一切的一切,是我欠你一句对不起。

可是却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亲自告诉你了。

想着,云萝暗暗运气,携着昏迷中的沈墨欢跃起,朝着后门的方向奔去。

阮夫人见云萝不仅逃了出来,还亲自带着沈墨欢离去,自然不肯依。她赶忙朝着对面楼上的侍女作了个手势,可是手势还未落下,就看见姜衣璃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前,嘴角凝着一抹冰凉的笑意,衬得月光都越发的发白起来。

“夫人,如果你想要当年叶晚乔留在中原的那枚遗物的话,那么就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我知道,你已经暗暗派人找寻那枚珠链好几年的时间了。”姜衣璃说着,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嘴角微微张合,一字一句慢慢说道:“放她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