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妻妾争

    三日后,沈家交了大笔的赎金给仙雀坊的妈妈,赎回了卖身契,阮七七便从此还了自由身,跟仙雀坊再无瓜葛。

黄昏,阮七七便从后门进了沈家。

没有大红的喜轿,没有大红的喜服,只有匆匆打扮过的妆容,稍作精贵的衣裳,跨过了火盆,挥去了过去漂泊的身份,从此她便只是沈府的二少夫人。

随着管家的带领,阮七七走进了沈老居住的震霆轩。

抬眼,就看见一脸急切喜悦地迎上前的沈逸砚,两人相视一笑,随即阮七七便被沈逸砚带着,走到了正堂居中坐着的沈家二老面前,右手侧位还坐着正室姜衣璃和小姑子沈墨欢。

按着这里纳侧室的礼俗,阮七七走到沈家二老身前,恭敬地跪下,接过一旁侍女递来的茶水,先是俯首双手奉上举到沈老面前,低头道:“公公请喝茶。”待得沈老接过茶盏,她又同样地奉给沈母。“婆婆请喝茶。”

见二人随意喝了一口算作回应,阮七七这才微微抬起可头直起身,由下人搀扶着站了起来。沈母放下茶盏,招手唤她走进,和蔼笑着说道:“七七,你进了沈家的门,从今往后你就是沈家的人了。作为妻子,最重要的就是要伺候好自己的丈夫,安守本分,矜矜业业,这是作为人妻最首要的责任。”说着,她望了一眼坐在一旁安静不言的姜衣璃,这才回过头来继续道,“在沈家,衣璃是大,你是小,虽然身份上有悬殊差别,但是我希望你们二人往后能和睦相处,共同侍奉好自己的丈夫,不争不抢,持姐妹之情相待。明白么?”

阮七七闻言,立即连声应道:“七七明白,七七定会遵照公公婆婆的教诲。”说罢,阮七七娇笑着转过身子,走到姜衣璃身边,接过一旁下人候着的茶盏,递给姜衣璃,笑得乖巧:“七七初进门,还有很多规矩不明白,以后还望少夫人多多包涵照顾了。”然后便低了头,送上了茶盏。“夫人喝茶。”

姜衣璃为不可闻地轻应一声,随后默默地接过茶盏,低头抿了一小口,似是没有注意到阮七七含笑望向自己的那抹视线,她不紧不慢地放下了茶杯,才温婉地笑道:“妹妹客气了,你我二人往后便是姐妹,无需如此多礼。”说着,她起身扶起阮七七,“婆婆之前已经说过了,我没有什么要多加交代,你谨记婆婆的话就是了。”

“少夫人可是提醒七七要与夫人您和睦相处?”阮七七直了身,笑望着面前一脸素淡的姜衣璃,似是真的不解般歪头问道。“还是夫人话里另有他意?”

阮七七的话听上去单纯无鹜,但是这番话私下隐晦的挑衅,姜衣璃不傻,一听就能明白。可是姜衣璃却依旧微笑着不语,她缓缓地收回了扶起阮七七的那只手,好似听不明白阮七七话里明枪暗棒的刁难,淡笑着回以阮七七一抹温婉素凉的眼神,半响才回道:“七七多想了,我并没有别的意思。日后你也无须唤我夫人,听着难免显得生疏。”说着,她眉眼笑若弯月,皎洁纯善,“方前婆婆就说了,希望你我二人以姐妹相待,七七没忘吧?”笑言间,阮七七也察觉到姜衣璃不露声色的笑意,暗自收敛了锋芒,笑得含蓄婉约。“婆婆的谨遵教诲,七七自是不敢忘。”

“那好。之前婆婆就嘱咐过,我是大,你是小,所以日后你唤我姐姐就好,听着也没那么生疏,亲密许多。”姜衣璃顿了顿,看着阮七七一瞬间闻言黯淡下去的面色,微笑询问道,“七七觉得如何?”

阮七七面色一僵,立即明白这是姜衣璃在给自己的下马威,明摆着是在回应自己之前的刁难。她心微微的沉,想这姜衣璃表面看着温婉柔弱,可是骨子里却不似表面看上去那么温顺。眼前这笑得温善柔和的女子,竟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人。想着,她叠起笑意,望着姜衣璃笑道:“姐姐怎么说,便怎么是。”

“小嫂嫂刚进门,想必一路风尘也有些累了吧?”眼瞅着这场唇枪舌战有愈见激烈的势头,沈墨欢赶紧接过阮七七的话茬,走到了阮七七身边,笑得一如往常的温和无害。阮七七闻言,看着说话间已经横身置于自己与姜衣璃之间的沈墨欢,这才敛了戾气,笑得明艳。“小姑子不说还好,这一说,倒真有些乏了。”

“那逸砚,你就先行带着七七回新房梳洗一下,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吧。”沈老这时才适时地插了话,对着一旁站着的沈逸砚简单吩咐道。沈逸砚站在一旁许久,这时听得沈老说话,才回应一声,走上前去牵住了阮七七,对着沈家二老告辞道:“那我就先带着七七回屋整理一下,稍后晚膳再来给爹娘请安。”

瞧见二人退下,沈老这才回看着一旁的姜衣璃,沉声半响,似是在思量着一番话,到了最后却只是轻轻叹息一声,道:“衣璃,往后很多事,还需你多多忍让兼顾,顾虑大局,我不希望妻妾相争这样的事发生在我沈府之内,败坏门风。”沈老语重心长地说罢,看着姜衣璃,缓声询问,“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姜衣璃抬眼看了沈老一眼,随即垂下头去,声音闷闷地响起:“衣璃明白。公公放心,今日之事,日后绝不会再有。”沈老听着姜衣璃的承诺,这才缓下了些许神色,挥手道:“好了,我想歇会,你们都先退下吧。”

沈墨欢和姜衣璃闻言,双双应了一声,相携着退出了震霆轩。

走出了沈老的房间,两人一路心不在焉地走着,各怀着满腹的心事,却谁都未曾开口打破沉默。直到二人循着回路走到了分叉口,姜衣璃这才偏头看着沈墨欢,道:“小姑子也回去歇息一会吧,晚上用膳见。”说着,却见沈墨欢微蹙着眉看着自己,一脸的犹豫,欲言又止。她瞧着沈墨欢没有要走的意思,这才偏头试探性的问,“小姑子可是有话要跟我说?”

“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话要说。”沈墨欢微微一笑,笑若春风轻拂柳梢,“就是想陪嫂嫂走一段。”

沈墨欢的话说的含糊,姜衣璃却也懒得说破,想来也没什么大碍,便也不再多作推辞,和着沈墨欢慢慢地往着自己的房阁走去。待得走近了自己的房间,就看得旁边不远地阁苑里,前不久还是稀无人烟无人居住,如今却迎来了主人,几个丫鬟小厮忙里忙外的进出着,有了几丝生气。

隐隐约约瞧见沈逸砚和阮七七的身影在隔壁小院内忽隐忽现,姜衣璃只是佯作不见,走到自己的房门前,看着面前的沈墨欢,笑道:“小姑子可要进来喝杯茶?”沈墨欢闻言,刚想说话,却余角瞥见一抹身影已经循着她们的方向走了过来,她敛了未出口的话,转过身去迎着那人的到来。

“呀,这不是姐姐跟小姑子么。”阮七七巧笑一声,边说着脚下的步伐边逐渐地加快,话落的时候便已经走到了二人身前。“瞧我,之前都忙活忘了,竟忘了这里就是姐姐居住的地方。我刚来要整理的地方太多,所以借了姐姐的几名小厮去帮忙,姐姐不介意吧?”

姜衣璃闻言,只是淡淡地笑,“妹妹若是需要借去便是。”说着,她望了见阮七七身后跟着走过来的沈逸砚,复又借口道:“那妹妹先忙,我就不耽误妹妹的时间了。”说罢微微点了点头,转过身去就要进房。

“哎,姐姐别走。”谁知刚抬起步子,阮七七就不肯罢休地抢先一步拦在了姜衣璃的房门口,随即笑吟吟地道:“我来是有件事要跟姐姐商量的。”

姜衣璃看了眼身前笑靥吟吟的阮七七,又瞥眼看了看身后站着的沈墨欢和沈逸砚,随后才缓缓地回过头看着阮七七,不解地笑道:“妹妹还有何贵干?”阮七七咯咯一笑,“是这样的,姐姐,我是想着逸砚娶你不过几天,我就随之进了门,我是想问问姐姐,这晚上...”

阮七七说道此处拖长了音,恰时的停住了话,就等着姜衣璃借口。姜衣璃闻言却是微微垂了头,默默地咬了咬下唇,半响才从又抬起头来,笑道:“新房之夜还是不能耽搁的,再说妹妹是小,姐姐多多迁就忍让也是应当的,这事无须商量了。”阮七七听着姜衣璃的话,凑过身来,看着姜衣璃,笑得含糊不明,“这话要是外人听了,八成是要误解姐姐好深的心思,话里总是有意无意地提醒姐姐是大,我是小。”

姜衣璃却是轻笑一声:“妹妹真是误会我了,要是妹妹没这层心思芥蒂,怎么会老往这上面想姐姐呢?”阮七七闻言只是一个劲儿的笑,她将视线转向了沈墨欢的身上,佯作好奇地问,“小姑子怎么跟着姐姐一起过来了?”

“当然是来看看我这刚进门的小嫂嫂的。”沈墨欢岔过了话题,轻轻带过阮七七的疑问,笑得几丝慵懒,瞧不出一丝一毫的认真。阮七七却毫不在意沈墨欢的油嘴滑舌,只是一径地笑,“你呀,就是嘴甜,油嘴滑舌的,没一句真心话。”嘴上这么说着,但是显然对于沈墨欢之前的那番话,极其受用。

姜衣璃怔在原地半响,才看似漫不经心地望着沈墨欢的方向扫去一眼,心里隐隐地一沉。

原来说是陪着自己走一遭,却不过是句无心的借口,不过是想来看望新过门的旧友。

这般猜着,姜衣璃的心越发的凉,只觉得站在这三人之中,越显得不被待见受到了排挤。就像是坐在场子下的看戏人,看的是别人的欢声笑语,尝到的却是自己心下的无助心酸。

想着,姜衣璃勉强地弯起嘴角,却不知是笑自己的傻,还是笑自己的无助,她失神地慢慢抬起脚步,推开门,朝着自己的房间内走去。

站在一旁的阮七七瞧见姜衣璃这般失神的模样,刚想唤住她不依不饶,却还未张口就被身旁的沈墨欢拉住了手腕,手上的力道出于一时情急使了全力,但是阮七七愕然回过头去看到的,却是与沈墨欢手上的劲道完全不同的柔浅笑意。“怎么?不请我到你跟哥哥的新别院看看?”说话间,余光瞅见来不及唤住的姜衣璃已经进了房,由着身后的莹竹关上了房门。

“墨欢可是存心偏心姜衣璃,故意拉住我的?”阮七七微撅着嘴,回过神不甘心地看着沈墨欢。

沈墨欢闻言,却只是轻轻松了阮七七的手,笑得几分无心几分无奈,“我若是不跟你说话,你便会像上次那般说我只顾着跟嫂嫂说话,忽略了你。我现在跟你说话,你又嫌我是故意帮着嫂嫂。”说着,轻笑一声,蹙着眉颇为无奈地看着眼前的阮七七,“我的好姐姐,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满意?”

阮七七被沈墨欢一席话噎住,只觉得她说的也是道理,却总是觉着不对,无奈眼下一时词穷,便也随着沈墨欢这般罢休,没再多加反驳。

沈墨欢见阮七七不说话,赶紧对着一旁的沈逸砚使了个眼神,沈逸砚立即会意,上前拉过阮七七,道:“好了,人都走了,还站在这看什么。还有很多事未做呢,回去吧。”阮七七还陷在之前的神思之中,只是无心地应了一声,便拉起沈墨欢,随着沈逸砚往她的苑子走去。

沈墨欢亦步亦趋地随着阮七七往前走,却无意地瞥了一眼姜衣璃紧闭的门扉,脚步微微一顿,直到阮七七察觉回身看向自己,才立即追上前去,随着沈逸砚的方向跟去。

156n.com